「坦克人」攝影師講述照片背後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6月4日訊】(新唐人記者劉旋綜合報導)今天是89「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25周年紀念日,人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男子以身軀對抗中共軍隊的坦克車隊伍,這張男兒孤身擋坦克的照片成為了1989年天安門鎮壓行動的標誌。近日,攝影記者講述了「坦克人」照片背後的故事。

《德國之聲》專訪了攝影記者傑夫·懷登(Jeff Widener)表示,6月5日的早上,也就是鎮壓過去後的一天。他從紐約的美聯社得到指示,讓他試圖拍一些軍隊佔領後天安門廣場的照片。考慮到之前一天發生的一切,這是個挺有挑戰性的任務。

傑夫·懷登稱,他當時騎著車從站崗士兵身邊混了過去。在一個美國大學生的幫助下,他偷偷地溜進了飯店,並從5樓的一個涼台上用800mm的長焦拍攝了一些挺清晰的照片。當時拍下的不僅僅是天安門廣場的照片,還有一個意外的收穫——「坦克人」。

傑夫·懷登說,他的行為簡直不可思議,完全令人震驚,所有的人都說他很有勇氣。如果他因為朋友或親戚被殺害而感到沮喪,那一刻他所想的就不是他自己。也許他只是對自己的情緒做出反應,在這種情況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會比他的損失更重要。他的命運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但有些人肯定知道。

傑夫·懷登回憶說,事後沒有人願意上街。過去幾天中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都感到害怕。6月3日那天,我的腦袋不幸被示威者投擲的一個磚塊擊中,我當時以為自己會死。

「後來一輛載滿軍人的卡車開過來,車上士兵開槍射擊時,我也害怕得要死。我像一個受驚嚇的女中學生一樣一路跑到一條衚衕里,但跑到一半,就氣喘吁吁的必須停下來一會兒。當時想:「我不行了,快要死了。」

傑夫·懷登說,這是他在那幾天所經歷的最糟糕的事情。最後,敲響了美國大使館的大門。他們終於讓他進去的時候,他不停地瑟瑟發抖,渾身搖晃。能活下來真是一個奇迹。」

「當時很快這張照片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全世界所有報紙、雜誌都大幅刊登了這張照片。」

傑夫·懷登表示,他一直都沒太把它當回事兒,直到美國在線(AOL)將它和登月以及德國興登堡號飛艇爆炸的照片一併選為全世界最著名的10張照片。當時看到後,感覺像被閃電擊中了一樣。那時候他才意識到,他真的是做了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這對於中共當局來說是一件尷尬的事情。

傑夫·懷登說,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這張照片現在仍然被禁,真很滑稽,因為全世界都知道他。只要有尋求真相的慾望,就會找到他。」

傑夫·懷登稱,「坦克人」的這張照片從某種角度來說,這是福也是禍。從私人的角度來說,它也改變了我的人生,因為這張照片讓我認識了科琳娜(Corinna)。

「坦克人」下落不明

「坦克人」究竟是誰、後來的命運如何,現如今幾乎無人知曉。相傳他叫王維林,但是這一指認沒有得到證實。

1990年,美國明星主持人芭芭拉·沃爾特斯(Barbara Walters)拿著「坦克人」的照片,追問踩著六四升職的江澤民「坦克人」的下落時,這位時任中共總書記顯得很難堪。他勉強地說,自己不認為「坦克人」被殺了。一些人認為「坦克人」被處死,另一些人則希望他全身而退了。

捕捉下那具有象徵意義一刻的照片和視頻不少,然而美聯社攝影師傑夫·懷登(Jeff Widener)從他酒店陽台拍下的照片讓「坦克人」成為了時代符號。這張照片登上世界各地的頭版, 直到今天仍被人權活動家們模仿,有時也因廣告和諷刺目的而遭惡搞。

只有在中國,這張照片並不為人熟悉。多年來,中共領導層都試圖抹掉那段記憶。媒體審查不放過任何一張影射「坦克人」的圖片。

現年57歲的攝影師懷登如今對自己的這張照片抱著矛盾的態度。有時候,他仍然會想起「坦克人」,想知道他的情況。他還說,「這有點像戰場上的無名英雄–他會一直讓我們想起自由、民主和我們保留尊嚴的權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