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強:貪官「老虎」為何喜歡共用情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從一年多以前,用時「12秒」後果斷「擦槍」的雷政富書記與重慶的一干政商領導共用情婦一事被曝光後,「共用情婦」,這一當今政界的洋洋奇觀,便開始進入人們的視野。有關貪官共用情婦的消息,也開始不絕於耳。

令人驚詫的是,貪官共用情婦的級別越來越高,越來越離譜,甚至一些比較大的「老虎」,也傳出共用情婦的消息。比如,最近剛剛落馬的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就和其曾經的副手、一手提拔的接班人、原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共用情婦。比任何貪官、淫官的淫亂荒唐之舉都更加狗血的是,這名情婦竟然分別為萬慶良和陳弘平生下一子。不僅如此,據稱,這名情婦還與廣東省的多名市委主要領導比如羅蔭國有染。

坊間消息,日前剛剛落馬的比較大的「老虎」徐才厚,也爆出與「你懂的」共用情婦。

外人看來狗血噁心、荒淫無度、屬於挑戰人類道德底線之舉的共用情婦,於貪官「老虎」當事人來說,卻是再正常不過了——現實、受用、自然而然,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日常。

貪官「老虎」為何喜歡共用情婦?他們是出於何種心理以及出於何種考量?筆者以為,此不外乎以下者三。

其一,兄長小弟、上級領導、下級同事用過的女人,不論是性格個性、外貌氣質,還是身體健康程度,無疑都可稱得上是用起來放心、安心、踏實、萬無一失。

貪官「老虎」們嫖娼亂搞,不會全然沒有安全上的考量,雖身為一地之主、土皇上,或貴為卿相,但在小事、生活之事、褲襠之事上,還是要有所顧忌的。在政界廝混,在小陰溝裏翻大船的謹慎,還是有的。故安全第一,當是這些貪官「老虎」們脫下褲子、提起褲子時,嘴裏念叨最多的一句話。

怎麼安全?何以安全?經過實踐檢驗,用兄長小弟、上級領導、下級同事用過的女人,無疑是最經濟划算、最萬無一失的。原因明擺著的,大家都很小心、都很在意、都很珍惜自我。那麼,他都用過了,他們都用過了,他都經常用,他們都經常用,這還能有問題嗎?這還能出問題嗎?安全的考量之外,特色、品相、舒適度、可意度,應該都是有保證的。大小領導們這麼忙,哪裏有時間去一一驗貨、一一嘗試。故跟著兄長小弟、領導同事的感覺走,隨大流過馬路,准保不會錯。這就好比是加密後再加密,保險後再保險。雙加密、雙保險,多加密,多保險。

這恐怕已經成了當今官場但凡要用到情婦時,公認的常識、公理、潛規則。你要另闢蹊徑、獨領風騷,你真的認為吃別人嚼過的饃沒有味道,果真要吃獨食,那你的好日子就快到頭了。這個淺顯的道理,貪官、「老虎」們無一不曉。

其二,哥們弟兄共用私密物,共用私物,是加深關係、情感、形成特殊關係、生死同盟關係之必須。這就好比是經過生死考驗後,人們之間的關係牢不可破一樣。兒女親家聯姻,也是同一個道理。而早有說法,「戰場上一同扛過槍,淫窩裏一同嫖過娼」,這樣的關係方非同一般,方可以彼此信任。現在的「同一個情婦身上犁過荒,同一個女人肚子開過光」,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一個跨越、進步。

由此我們也不難難看出,腐敗官員、「老虎」之間的關係,有多齷齪、多醃臢;腐敗官員、「老虎」夠多無恥、多流氓——兄長小弟、上級領導、下級同事,需要靠一個共同的情婦來鞏固、加強利益同盟,需要和同一個女性進行性交來確認彼此的存在,需要讓同一個女人生孩子來維繫其後長久的關係!

只要是正常的人,讓其在異性面前、甚或同性面前稍有裸露,都是件羞臊、不好意思的事情,都覺得有失體面、尊嚴。令人驚歎的是,當今之貪官、「老虎」,竟然可以如此淫亂、亂倫而正常相處,且如此紐帶、如此親密、如此抱團。人類一切正常的情感、尊嚴、倫理、道德,早已被這些人拋到了卑污的腦海之外,拋到了其共同情婦的子宮深處。

人五人六,衣冠禽獸。這樣的人成為領導,成為統攝一方的決策者,社會道德倫理何以不大滑坡?正常世界何以不垮塌?人性之善何以不崩盤?

其三,如此狗血流氓、荒淫無度到令人類的基本倫理道德齒冷心寒、無處藏身的地步,實際上,還隱含著貪官、「老虎」們的一重隱秘心理——做壞事就要做大,大到不能再大,大到讓所有正常人噤聲失語的地步,讓你不敢查處、無從查處。你嫌害臊,我不嫌害臊;你嫌害臊,我就脫給你看,一脫就是個裸體,一裸就是群裸,群裸不夠,還濫交,還弄出些人類不知道的花花腸子,看誰下不來台!看誰害怕!

從某種程度上說,我們當下面臨著的,正是這樣的窘境——我們不敢坦誠如實公佈貪官、「老虎」的全部罪孽,我們不敢一五一十地把其罪愆告知世界,我們甚至不敢讓人們知道他們究竟犯下了什麼罪!

或許,我們需要反思的是,被貪官、「老虎」有形、無形地劫持、脅迫,使其部分得逞,是否就能維護一個群體的體面與尊嚴?何以程度上的公開、透明以及何種治本之道,方能根絕如許人類渣滓的上位、亂來、氾濫、繁衍?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