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九十多歲高齡了還是一土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孫猴子歷經九九八十一難,總算修得正果,實現了飛躍性的自我完善,由一個胡行亂為的潑猴,修行成了仙界的鬥戰勝佛。猴猶如此,人何以堪?設若一個群體在優勝劣汰面前,莽浪無狀,糜爛墮落,澤吻磨牙,就連自我修行的意識也沒有,那麼無疑是枉披了人皮,就連人類的表親都不如。

山那邊的土鱉已是絕跡了。匪患猖獗的深山窮谷,早前也曾是盛產土鱉的,但在物競天擇面前,山外的土鱉們全有了可貴的變異。陌上原先喊打喊殺的土鱉,已爭相金盆洗手,並多立地成佛。相傳溫文爾雅、慈眉善目出入於上流社會的紳士,其間有一些,便是由流氓、地痞逐漸演化而來的。

山這邊的夜郎村土鱉依舊,唯一的變化是由早前的土鱉哥變成了而今的土鱉爺,雖已年逾九十高齡,但還是那副為老不羞、為老不尊、為老不仁的樣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土鱉玩的是抓、殺、騙、搶的把戲,泥足深陷於窩裡橫。夜郎村內黑燈瞎火,永是一派豺狼當道、不見天日的景象。

土鱉哥當年假仁假義,以騙和搶的手段鳩佔鵲巢後,即以夜郎村的天然主宰自居,對該村實行永無止境的霸佔和壟斷,並仗著手下豢養的打手眾多,對村人肆無忌憚、無盡無休地進行抓、殺、騙、搶。曾經云淡風輕的夜郎村,自此成了惡霸掌中的一個籠子,籠中的村人受盡壓迫,人人自危。

土鱉沐猴而冠以來,尤喜橫行鄉里,在夜郎村裡整個兒就是屬螃蟹的,不只是老祖宗傳下的規矩已經不講了,就連約定俗成的村規民約,也已是完全不講了。土鱉將掠奪所得中的最大份額用於餵養鷹犬,隨後就日日光著膀子在村中欺男霸女。無德無能且行若狗彘的土鱉,僅有的本事乃逞兇。

村民甲善意勸誡土鱉:萬萬不可巧立名目壓榨鄉賢。掠奪成性的土鱉惱羞成怒,殺了村民甲的愛子,並要其為五斗米折腰;村民乙說:村裡的事該由大家作主,不能由土鱉獨斷專行。土鱉怒而打斷了村民乙的肋骨;村民丙在房子被搶後討要公道,土鱉放任手下的嘍囉將村民丙關進了地窖……

土鱉的刳胎焚夭、橫行霸道和不可理喻惹得人神共憤。土鱉自知多行不義,樹敵甚廣,於是虛張聲勢,扮作一副「強大」的樣子,以掩蓋大廈將傾的恐慌。月黑風高時,土鱉常光了膀子,提著狼牙棒,在夜郎村裡「強大」地遊走,叫嚷:「俺就不講廉恥!俺就窮凶極惡!怕了沒?怕了沒?」

可嘆一向民風淳樸、詩禮傳家、好山好水的夜郎村,在這近一個世紀的煙塵裡,就這樣被一個孽障給弄得腥風血雨,生靈塗炭,面目全非。夜郎村經此一劫,元氣大傷,已是丟失了將近一個世紀。被土鱉蹂躪於掌中、籠中的村民固然可悲,九十多歲高齡了還是一土鱉,不但可悲,而且可恥。

寫於2014年7月1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邪黨「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虐殺無辜學子的兇徒逍遙法外第2907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1208天!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互聯網,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的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