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劍:中共機密文件曝光 八千萬冤魂的呐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全球有獎徵文參賽作品「中共統治下的靈異現象」一文中,講述了一段引起當時中共元老們極其震驚的真實奇聞。

中共黨內機密檔資料顯示,國內不少地方出現一些超自然事件,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毛澤東死後,在太湖中心每到半夜淩晨開始有全國各地方言的男女冤魂喊冤,都是在中共竊國後歷次政治運動中被錯誤殺害的人呼喊冤枉。

當地政府上報後,中央命令海軍用炮艇從四面八方開向太湖呼喊中心,用輕重機槍掃射,用手雷轟炸。一切措施都無效。最後公安部用高度敏感的答錄機錄下來,把各省地方公安幹部集中在北京分別收聽,各自記錄自己地方方言冤魂所申述的冤案,據一竊聽記音的人反映,當時大家都對申訴喊冤人的申述,如何受淩辱、毒打、酷刑、殺害冤死的情景,聽得毛骨悚然,就是一些狠心腸的老公安人員當時也是淚流滿面。據查證落實,這些冤魂呼喊的案情完全屬實,就是土改、鎮反、三反五反的案例經查證都是冤案。

當時胡耀邦、趙紫陽、陳雲、習仲勳、萬里都異口同聲的說:「我們黨建政後歷次政治運動所做的一切壞事,真正達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要立即下達檔,平反一切冤假錯案!」陳雲當場拍板:「就是毛澤東欽定的胡風案件也要平,就是建政前的冤假錯案包括王實味、許繼慎、段德昌、何篤才等人的冤案也要平!」

看了中共黨內這段觸目驚心的絕密資料,如果現在還有人懷疑中共活體摘除人體器官「這個星球上從來沒有過的罪惡」的話,那麼除非這個人的人心不是肉長的!

6月30日晚,由江澤民一手提拔的「死黨」,被視為江在軍中「最愛」的徐才厚,被習近平以「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晉升職務提供幫助」和「收受賄賂」等貪腐的名義正式拿下。不過,導致徐才厚落馬真正的兩項罪名應該是:參與薄周政變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2006年3月初,證人安妮向海外大紀元媒體披露,她的前夫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工作期間曾主刀活體摘取兩千餘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

知情老軍醫也指證:蘇家屯醫院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分,位於吉林的代號為672—S的集中營,關押了超過十二萬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中共是通過軍隊系統來主導活摘器官以牟利。

繼瀋陽老軍醫之後中共軍隊另一名外科醫生也作證:2005年有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軍隊用軍艦輸出海外,與海外黑幫仲介勾結,販賣活體器官。軍隊醫院有專門辦公室偽造合法捐贈文件。2005年偽造的合法捐贈文件有6萬份。

海軍361艦艇事件在艦艇中死亡的人員除軍隊官兵還有幾十個戴著腳鐐、手銬的健康人。他們是被販賣到海外做活體器官的法輪功學員。這種人口販賣所得金錢,海軍將領包括司令員都要得到一筆錢。被判死緩的前中共海軍副司令王守業被指控貪污和挪用軍費達1億6千萬元,單從他在其北京、南京兩處寓所,查抄到人民幣現金就達5,200萬元,美元現鈔250萬。在其辦公室發現的私設小金庫帳號內,有存款5,000餘萬元。據稱王守業交代,他還以福利為名,給同僚分發近2,000餘萬元。

但當局並沒有說他這些錢是怎麼來的,究竟是盜賣軍火還是盜賣活人?王守業這些年為什麼能邊犯罪、邊升官,能衝破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反對,從少將升為中將,從總後勤部調升到海軍副司令,是誰提拔了他?誰是他的後臺?據海外媒體透露,他的直接後臺和拍檔,其實就是身居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高位、兼任江澤民辦公室主任的賈廷安和掌管軍隊將領提拔兼紀委的徐才厚。據說「王守業的錢,其實也是賈廷安的錢,沒有賈的支持,王守業敢這麼大膽嗎?而賈廷安背後,顯然就是江澤民」。

隨後,加拿大國會人權委員會前主席、外交部亞太司前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與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組,得出結論是「大規模的、違背意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著。」並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這份報告被翻譯成18種語言,後來歷經多次證據增補,第三版累計52種證據方法佐證,並出版專書——《血腥的活摘器官》。


2010年,大衛‧麥塔斯與大衛‧喬高合作發表了《血腥的活摘器官》獨立調查報告。(照片來源:麥塔斯辦公室)

由於證據確鑿、鐵證如山,自2006年8月起,聯合國反酷刑調查特派專員曼弗雷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教授和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阿斯瑪•加罕戈爾(Asma Jahangir)曾多次向「反酷刑委員會」提出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指證。2008年11月21日,聯合國更直接要求中共立即組成獨立調查團,對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進行調查,並要求對參與迫害的責任人繩之以法。

2009年11月11日,明慧網發文披露,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機構。99年7月以後軍方開始按當時軍委主席江澤民在「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因此軍方從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販賣這種一本萬利的買賣,得到江默許和鼓勵。

2012年6月1日,《國際追查》發表了《關於中共軍隊、武警醫院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調查資料表明,中共軍隊醫院以「器官移植」為龍頭,帶動多學科發展的戰略,通過器官移植賺取巨額資金,為軍隊預算增加了經費,使軍隊醫院的醫療設備和規模升級。同時,也使參與的個人獲利甚豐。

美國國會人權報告/世衛組織報告,都指出中共軍方涉入非法器官移植。

……

據內部不完全統計,自1999年7月,江澤民操控整個國家機器,發動對法輪功群體滅絕性迫害以來,幾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萬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摘。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曾是江澤民在軍中的親信,他與薄熙來、周永康、曾慶紅等人的私交甚厚,除不遺餘力緊跟江澤民執行對法輪功的鎮壓政策,迫害軍隊中的法輪功學員之外,還參與軍隊系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並捲入薄、周政變。在「活摘器官」的勾當中,徐才厚負責協調軍方的力量,直接參與秘密構建器官移植活體供體庫。

早在1999年,在大連擔任市長和市委書記的薄熙來就與羅幹等政法委高官和徐才厚等軍中將領密謀,批准成立了大連最大的人體標本生產基地。除了販賣屍體和人體器官標本之外,還將屍體標本擺弄出千奇百怪的姿勢,在全世界進行巡迴展出,獲利巨大。

香港媒體今年初報導,22歲內地神秘女子趙丹娜,持雙程證赴港,涉嫌在香港通過8個戶口清洗100億港元黑錢,於去年6月被扣押。2013年12月趙丹娜被以3,000萬港元保釋,今年1月趙丹娜棄保潛逃。隨即有媒體指出,此神秘女子即是徐才厚的妻子特派的一嫡系親屬赴港為徐家洗錢,最後徐才厚女兒通過駐港部隊協助她越過香港海關逃回內地,創香港棄保潛逃最高記錄。


今年初趙丹娜持雙程證赴港,涉嫌在香港通過8個戶口清洗100億港元黑錢,於去年6月被扣押。最後由徐才厚女兒通過駐港部隊協助她越過香港海關逃回內地,創香港棄保潛逃最高記錄。(網絡圖片)

那麼,徐才厚哪來的100億港元黑錢?有消息披露,此前落馬的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涉案金額200多億,房產300餘處。總後政委劉源在掌握大量谷俊山涉貪證據後,與總後部長廖錫龍聯名上報軍委紀檢部門。軍委紀檢部門3天後就認定谷俊山「沒事」。主管軍隊紀委的正是徐才厚。顯然,谷俊山與徐才厚存在大量的利益勾結。谷俊山敢於為所欲為大肆貪腐,自然存在向賈廷安、徐才厚等江派軍中大佬大肆賄賂。當然,其中也包括軍隊系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一部分,上面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

「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自從王立軍叛逃美領館以來,薄熙來、王立軍、李東生、蘇榮、谷俊山和徐才厚等江派「血債幫」紛紛落馬,儘管中共當局至今不敢公佈他們的真實罪行。但「太湖喊冤事件」表明,要不是胡耀邦當時及時平反一切冤假錯案,替中共挽回民心,血債累累的中共暴政早就已經灰飛煙滅了。

由此可見,中國現任當權者只有立即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依法起訴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周永康等中共「血債幫」,徹底拋棄一黨獨裁專政,才是走向未來的唯一選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