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以房養老難道是讓百姓最後一無所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海人的以房養老正式開始落實試點,瞬間引起了眾人的非議,特別是許多上海人,在得知上海將於7月1日起至2016年6月30日成為了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的試點,許多人對於這樣的政策還略顯疑惑。

面對這一全新的養老政策,需要養老的老人們,目前均持觀望態度。就在此時,而我們大家所熟知的,經濟專家郎咸平如此解讀以房養老:百姓一生圍繞房子最後一無所有。那麼郎大師何出此言呢?今天就讓我們來通過專家的點評,剖析下上海人的以房養老:

什麼叫「以房養老」?就是你這一生再也領不到錢了。我給各位打個比方,一個年輕人,他剛從學校畢業進入社會努力工作。幾年之後,他向銀行借了按揭貸款,買了個房子。

按照規定,他將每月付按揭,連續還款30年。30年後,這個房子的貸款還清,正式屬於他本人。但是很不幸的,政府在這個時候告訴你,65歲之前先不發你退休金。你如果身體還很好,就去養老院「男耕女織」;身體不好,就把房子抵押給銀行,它會給你一大筆錢,用來養老。等你死以後,房子又回到銀行手裏。到最後你會發現,你這一生就圍繞這個房子在打轉,而且是一無所有,片瓦無存。

到底我們的養老金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過去說得好好的,我在50歲後可以領養老金,但事到臨頭變成65歲才能領?我們的養老金怎麼到了如今入不敷出的地步?按照我的分析,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特殊的人口政策。我給各位提供一組資料,1959—1961年是自然災害時期,人口是負增長的。在這之後,從1963—1972年的十年間,我們鼓勵生育,使得這十年增加了2.5億的人口。其實這是很正常的好嗎?過去按照傳統觀念「養兒防老」,一對父母生好幾個小孩,等到父母年邁之後,幾個兒女共同奉養這一對老人。這樣,兒女的負擔也不是很重。

1979年之後,因為我們搞了「計劃生育」,每個家庭只能生一胎,結果我們整個社會的老年人比例從7%增加到14%,只用了26年的時間,我們目前大約有2億老年人。而讓老年人口占社會總人口的比例翻番,法國用了115年,瑞典用了85年。

連帶的深層問題是什麼?對於全社會來說,奉養一個老人的勞動力人數在逐年下降。1990年的時候,是18個勞動力養1個老人;2013年,變成5個勞動力養1個老人。

再看上海和北京的例子,這兩個城市老年人多,現在是3個勞動力養1個老人;等到了2030年,是2個勞動力養1個老人;2050年,1個勞動力就要支撐1個老人的養老。就全社會的角度來說,根本不可能養得起。現實告訴我們,特殊的人口政策給我們國家的未來,帶來了沉重的負擔。

第二個原因,我們現行運作的社保機制,根本就是一個「龐氏騙局」。1984年,我們的社會保障制度開始改革,一些地方開始引入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用機制,探索實行退休費用社會統籌。然後在1991年,國務院正式頒佈了《關於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決定》,進行社會統籌改革,什麼意思?就是國企退休職工的退休金,不再只由國家、企業承擔,改成國家、企業、個人三方共同負擔,也就是個人要在在職期間繳納養老保險。

到了1998年,我們絕大部分地區都進行了養老保險制度的轉軌,但是一個更大的問題出現了。是什麼?1998年之後參加工作的人,他們在工作期間繳納個人養老保險用來支付自己以後的退休金,這個沒有問題。但是1998年之前參加工作,1998年之後退休;還有1998年之前參加工作,而且在1998年之前退休的人,他們少交或者根本沒交過個人養老保險,那他們的養老金個人帳戶誰來埋單?

這是我們巨大的養老保險轉軌成本,有些專家叫它「隱性債務」,它有多大規模呢?根據世界銀行和我們有關部門的估算,總計至少達到3萬億元。而且這個秘而不宣的問題,我告訴各位,官方至今沒有給出明確的說法。

但從目前個人帳戶被嚴重挪用的情況來看,很可能就是由在職的各位員工來埋單,而且是20世紀60年代生的人埋自己父輩的單,20世紀80年代生的人埋自己父輩、祖輩的單,形成一個類似於「龐氏騙局」的惡性循環。

各位不要忘了,我們還有計劃生育這個問題。什麼意思?我們的社會勞動力在人口中的比例,將面臨逐漸減少的趨勢,相對應的是老人家的比例逐年上升,這就繞回到我說的第一個原因。這個局一定要破,否則等到擊鼓傳花,傳不下去的時候,就是社保爆炸的終點,它一定會引起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

第三個原因,養老多軌制。這裏面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公務員要不要交養老金?不用。我們目前有700萬公務員,他們不需要交個人養老保險,退休金全部由政府財政負擔。除此之外,我們還有龐大的事業單位編制人員,有多少人呢?據媒體報導,我們現在有126萬個事業單位,它們一共有3000多萬正式職工,另外還有900萬離退休人員,總數超過4000萬人。關於機關和事業單位的養老金改革,我們的新一屆政府表示會逐步取消養老金「雙軌制」,事業單位五年內剝離經營職能轉變成企業,結果如何我們還需要繼續觀察。

第二個問題,農民工的養老金問題一直被不公平對待。按照目前的規定,如果你是城市戶籍,在城市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那你每個月按時繳納工資8%的養老金,你的公司再給你交20%,退休之後,你可以按時領到退休金。再看農民工,按照現在的規定,他們連續繳納15年養老基金可以申請退休金。但是他們從農村到城市來打工,很難做到在一個地方一待15年,中間肯定要涉及「轉保」的問題。

問題出來了,農民工在「轉保」的時候,是把交給現在所在地社保機構的錢,轉到下一個城市的社保機構。但是我前面分析的時候說過了,我們的社保個人帳戶早就失守,被挪用給當前的退休人員了。農民工要把錢從一地拿出來轉到下一地,當地政府怎麼可能爽快地把錢給你?

在2009年之前,農民工辦「轉保」是很困難的,大多數人都選擇先「退保」,再到下一地接著「續保」。但是在退保的過程裏,你只能拿回8%的個人繳納養老保險,企業交的20%拿不回來。每換一次工作地點,他們都要這麼麻煩地辦社保,所以很多農民工乾脆選擇永久「退保」,不參與了。2009年的時候,我們的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發佈了最新的政策,說要讓農民工順利「轉保」,但是每次轉的時候最多只能拿走個人和企業已繳費的60%,還是做不到全額轉走。

再看我們所謂的新型農村養老保險,也就是「新農保」。它是幹什麼用的?就是為沒參加現行基本養老保險的農村老人設計的。按照「新農保」的規定,基礎養老金定在了每人每月55塊錢,連買一盒藥都不夠。

這就是我們不斷改進的農民工養老政策,我們再來看看實際情況。我給各位提供一組資料,截至2009年,我們農村的老年人比重超過18.3%,是城市的1.69倍;城鎮老人的平均收入是農村老人的4.7倍,貧困發生率是農村老人的1/3;城市領取退休金的人群占總體老年人群的86.8%,農村的這一比例是18.7%。這些都是很現實的數字,反映了農村養老的大問題,我們的政府需要認真考慮。

我說了這麼多問題,有沒有解決方法呢?我把最近幾年各路專家學者提出的對策,總結歸納成了三個方法,我們一起來分析一下。

第一個方法,重新反思計劃生育,我們需要更多的年輕人來奉養老人。關於「二胎」政策,20世紀80年代我國政府在河北承德、湖北恩施、山西翼城還有甘肅酒泉做過試點,涉及人口800萬人。但是直到2000年以後,這四個地方的生育率都只徘徊在1.5左右,根本沒有到2,和歐洲的生育率1.4非常接近。也就是說,即使放開「二胎」,老百姓也不太願意生孩子,所以第一個解決方案可能不會產生轉機。

第二個解決方案,充實養老金。今年各位曉得我們的養老金虧空了多少錢嗎?根據《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3》的披露,2012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中的個人帳戶空賬達到2.6萬億。總體虧空多少?18萬億,20年後達到68萬億。

有人提出來,是不是可以用國有企業,特別是央企的資產,或者它們的股票,來填補養老金帳戶的空缺呢?我給各位舉個例子,截至2013年,央企的總資產是38.6萬億,我們拿出其中的47%,放到養老金帳戶,彌補18萬億的虧空。

各位不要忘了,20年後我們的養老金帳戶將要虧空68萬億元。那如果養老金拿到18萬億以後,拿它做個轉投資,買買債券,買買股票,有很好的回報的話,可以彌補20年後68萬億的窟窿。但是各位曉得18萬億每年要實現多少回報率,才能在20年後變成68萬億嗎?7%。各位看懂了嗎?你覺得在中國的股市,拿7%回報可能嗎?

再看我們政府公佈的資料,養老基金的投資回報是2%。即使央企給養老基金拿出18萬億,按照2%的年回報率,我們在20年後還會有41萬億的虧空。所以第二個方法,用國有資產彌補社保虧空也不可行。

最後一個,取消養老金「雙軌制」,停止傷害農民工利益。很多專家都提出,要公務員一起交養老金,大家都交;農民工轉移工作地點,或者回農村的時候,讓他們把個人和企業交的養老保險金全部拿走。這個方案在維護社會公平方面,絕對是正確的。在解決養老金虧空的問題上,坦白講,起到的作用恐怕不如它的社會效應。

為什麼?我要很不幸地告訴各位,不管我們全社會現在交多少養老保險金,2%的投資回報率始終都是一個制約因素,它才是造成虧空的根本原因。什麼意思?美國股市的投資回報率是8.35%,如果我們的養老基金以這個年回報率投資,假設各位30年後退休,你將拿到相當於現在薪水120%的退休金;如果按照中國現在2%的投資回報率,你只能拿到薪水的40%。

在三大方案都不可行的情況之下,我們怎麼辦呢?最新的方法叫作「以房養老」。各位朋友,你們靠自己吧!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