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默克爾訪華 亞洲外交變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08日訊】【熱點互動】(1180)默克爾訪華 亞洲外交變局?:七七事變期間訪華,中共利用德國打擊日本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德國總理默克爾於週日開始了為期3天對中國的訪問,這也是她本人第7次訪問中國。有媒體指出,中德之間的黃金期似乎就要結束。在此前,上週習近平剛剛結束了對於韓國的訪問。有分析指出,這是針對日本。無獨有偶,在本週日,日本的首相安倍晉三也展開了對於太平洋三個國家的訪問。

這背後是否有深意?那麼默克爾訪華究竟有何看點?在當前的形勢下,中德之間的關係究竟如何?那麼高層之間互訪的如此頻繁,究竟對於地區的秩序有什麼樣的影響?

今天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們也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950-403-33999,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參與我們今天的節目。

今天我們請到了兩位嘉賓,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另外一位是資深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那麼趙培先生是通過Skype加入我們今天節目的討論。

可以說此時此刻默克爾仍舊在中國,還是在進行第3天的訪問。那麼默克爾選擇在這個時候訪華,這究竟是在一個什麼樣的背景下展開的?那麼中德之間的關係究竟如何?我想先聽聽天笑博士的意見。

李天笑:首先,這個時機的選擇非常蹊蹺,其中可能是有奧秘的。一個,今天正好是7月7日,也就是「七七事變」77週年。因此它跟默克爾訪華,是在6日到8日夾著7.7。

我們知道,其實最近一、兩年以來,中德的關係交往非常的密切,幾乎是一種密集型的、頻繁型的。比方說今年3月,習近平剛剛訪問過德國;而且今年秋天又有一個大型的中國政府代表團要去訪問德國。習近平訪問之後,德國的外長和另外一個高級官員也訪問了中國。你看這個期間,其實如果默克爾不到中國來的話,也沒有人感到奇怪。那麼這個時候來,很有意思,帶來了大型的一個經貿代表團,其中還包括一些官員。這是一個特點。

第二個,背景就是什麼呢?就是說這次,它現在是中德之間經濟方面的交往是越來越頻繁,中德貿易成為了中歐貿易的1/3,相當於中國和英、法、義三國的總和。這樣的話,就是說在經濟上,雙方的容量是越來越大,經濟發展也是越來越大。

但是默克爾有一個特點,就是她既講經貿,又講人權。所以她每次到中國來,都要跟這個異見人士見面,或者是到教堂裡面去,或者說是在公開場合對中共的人權問題發表一些看法等等,這是一個很大的特點。

另外的話,她還是夾著對烏克蘭問題的一種勝利的喜悅過來的。烏克蘭問題我們知道,最早是因為烏克蘭當時的總統,就是亞努科維奇,不願意簽跟歐盟的一個草簽協定,退出了。最後由於烏克蘭發生了革命,最後把他趕走了。

那這一次,烏克蘭在俄國對克里米亞問題上,占領了克里米亞以後,烏克蘭現在和格魯吉亞,還有另外一個國家(摩爾多瓦),三個國家同時在這次默克爾來之前簽訂了一個加入歐盟的聯繫國協定,那這樣的話最後就倒向了歐盟。但這件事情確實是默克爾和德國極力推動的。所以說默克爾起了很大的作用。當然還有其它一些背景和特點,這三個我覺得是比較重要的。

主持人:好,那麼我想請教一下趙培先生,您對默克爾訪華,您覺得有什麼樣的一個看點?當然,可能在這3天之中看點也非常的多,包括她非常的親民,也去吃宮保雞丁,包括自己去做宮保雞丁等等。那麼從大的方面來說,您覺得默克爾選擇這樣的時機,究竟想得到什麼?從德國的方面。中德關係,您怎麼去解讀?

趙培:中德的關係,從德國方面我們可以看到默克爾這次來就想訂下更大的貿易訂單,空中客車已經賣給中國大概是120多架的空中直升機這樣的合同;而且還帶來了很多的商貿代表團。由此可見默克爾訪華,這次中共是有巨大的許諾的。

那麼這次的看點,如果是說默克爾選擇……其實這個時間點恰恰是中共所希望的,默克爾這次訪華時間點的選擇上其實有很多的問題的,因為這個時間點恰恰是中共現在正在推動一個反日的高潮的時間點,這個時間點是「七七事變」,中共的媒體包括從香港和整個造勢來看,《南華早報》就說默克爾這次訪華選擇代表了德國的一個態度,表示認同抗日戰爭的歷史。

其實這是中共有意選定這個。你如果說7月7日默克爾訪華,倒不如說默克爾不可能再拖了訪華時間,因為默克爾這個星期肯定會看德國隊在世界杯的比賽,甚至如果德國隊打入決賽,默克爾已經許諾她將會再次到現場去觀看德國隊的比賽,恰恰德國隊明天有比賽和星期六或者星期天將有比賽,默克爾作為一個超級球迷、作為一個德國的總理,她一定會去看。

那麼中共在這其中利用這點想達到一個什麼目的呢?它想達到一個替它現在反日宣傳的目的,它做了很多媒體上的工作,其實這些都是默克爾被利用的一個表現。所以中共用巨大的商業利益去換取利用默克爾的一個時機。

主持人:好。提起時機,我們也注意到「七七事變」,中共目前宣傳媒體把它作為一個非常突出的事情進行紀念和報導,這個事件是否是巧合?我不知道天笑博士您怎麼去解讀?同時我們也關注到,因為默克爾本人這次訪華可以說看點很多,也請您繼續再接著分析,其中有一點最直接是,作為默克爾本人她已經是第7次訪華了,作為默克爾本人她的外交模式是否有一些跡象可循?

李天笑:我覺得這次的看點還有一個就是她在清華大學會發表一個演說,這個演說可能包含了她本人的一些政治觀點,和她的一些想對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想說的一些話,這也是她的一個目的。

另外,我覺得中國的外交模式,原來習近平提出來一個大國、中國夢,對他國內的政策大家現在已經了解的比較多了,比方說打虎、反腐、薄熙來被判、周永康被揪可是還沒有公布,然後徐才厚被抓等等,這條線索直指江澤民、江派人馬。但是他的外交方面的路徑和軌跡不太明顯,現在比較明顯了,就說一個是通過訪韓,訪韓以後突破東南亞、美國對中國「亞太再平衡」戰略,包括日本、新加坡還有台灣,還有其他的一些國家澳大利亞等,包括印度洋的印度,這樣形成一個對中共政權的一個圍堵,實際上的圍堵,當然美國不這麼說。這個通過利用跟韓國的經貿關係,以及韓國希望中共來制約北韓的這麼一個心態,想突破這個環節。這是一個。

再一個,現在默克爾過來,默克爾實際上是歐盟中最重要的一個國家,當然有三駕馬車:英國、法國、德國,但是德國實際上他在經濟上最強,而且他的經濟形勢也很好,而且跟中國的經濟貿易量也非常大,在這種情況下,又借助默克爾在「七七事變」這個時候,正好這個時候來。

你知道二戰的時候,一個德國、一個日本;那麼現在把德國請來了,針對日本,現在中日之間有很多矛盾,而且現在安倍也正在太平洋三國,就是新西蘭、澳大利亞還有一個國家訪問,這個時候請她來,實際上你不用多說,你看,德國都來支援你日本了,它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中共現在外交模式跟原來鄧小平的時候是有所調整的,鄧小平那時候是不動,現在要有所作為。所謂的有所作為一個是對東南亞國家造成一定的威脅,另外,跟各國的矛盾、外交危機開始頻繁出現,這種情況下就需要所謂防守型的、應對型的把亞洲有南韓、歐盟、德國為首的這種戰略,一個是離間美國的亞太同盟,包括美國和韓國、美國和日本之間的關係,中間打進楔子。另外,通過跟歐盟之間的關係,在歐盟跟美國之間打進楔子,主要矛頭是對著美國的。

主持人: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您好。默克爾訪問中國大陸有很多原因,第一個是德國需要這個市場,他做的東西可以銷出去;中共需要德國的科技,可以轉移很多科技給它,中共是缺少科技。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默克爾年輕的時候從東德逃到西德去,其實她是從共產黨那裡出來的,她多多少少對共產黨還有一點同情心,所以你看她處處跟美國作對,一點點事情就跟美國鬧的要死,所以這個問題就是這樣的。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王先生講到了雙方在經濟上互相有需求的一部分,我想請教一下趙培先生,您對剛才觀眾朋友所提出的觀點您是否認同?您覺得雙方互訪中各自的目標和外交的考量又是什麼?

趙培:剛才觀眾朋友說的十分對的一件事情,其實對中共來講,它現在的國防科技,或者整個科技的發展,它著重於表面,也就是說它的基床是要通過德國的精密儀器加工才能夠造出來它現在的東西。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是瞄準了德國的中小企業,因此最近一段時間在德國的媒體當中頻繁報導,就是說有些德國的中小企業不想再經營下去,很多來自於中國大陸的買家把這個企業買了,因此他們也十分擔心這些屬於德國的精密技術會被中共買走。這是一個中共對德國的威脅。

在這次默克爾訪華的時候,德國的媒體也提出來德國和中共的企業在競爭方面已經是有一些很大的摩擦了。這次默克爾訪華著重於貿易上的訂單,並沒有考慮到這方面的因素,可能德國本身也沒有過深的考慮這些因素,因為這些因素將會制約著德國未來在世界上發展,它的頂尖技術將會被無限制的仿製的話,對它的品牌,對它整個效應來講,對德國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那麼對中共來講,它除了要經營,更多的要的是一個政治上的利益。我對剛才李博士的觀點有一點補充,其實中共沒有什麼外交策略,它的所謂外交策略都是為了保黨的一個外交策略。比如說李克強去英國轉了一圈,其實是為了切斷香港要求普選的外援。

那麼中共這次拉攏德國,在這個敏感時期讓德國訪華給它造一個聲勢,它其實是為了針對日本,同時拉攏韓國針對日本。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中共現在是不要中國在南海的任何利益,它可以向越南低頭,甚至未來會向菲律賓低頭,當然它要營造一個全民對日本的仇恨。緊接著是針對美國的一個仇恨。

這個東西並不能拉攏默克爾達到這個目的,它只能對國內造成這麼一種印象,讓老百姓通過仇恨這兩個國家,特別是美國背後代表的普世價值,通過挑動這種仇恨達到它維持保黨的目的,甚至通過這種仇恨的挑動,拉攏一些不知道深淺的人向中共靠攏,這是它整個亞洲,甚至全世界策略的一個重點,還是在於它要保黨。

李天笑:我剛才沒有講一點,實際上中共在外交政策的主要出發點、基點,是在於用國際社會所謂的對它的承認來得到所謂的合法性,因為它國內不存在合法性,因為它這個政權不是民選的,而且國內現在退黨人數這麼多,民怨四起、各種暴動特別多,對它沒有信心了。所以它想你美國承認我、德國承認我,韓國跟我關係不錯,這樣的話,好像是國際社會對它承認,它想取得這種合法性。這是一個。

再有一個,我對剛才王先生那一個有點不太同意。默克爾是從東德來的,她不是說因此產生了對共產黨同情心,而恰恰相反,她實際上是對共產黨的迫害、共產黨獨裁是深有體會的。因此她在德國執政以後,完全採取了跟施羅德不同的一條執政方針。就是說允許這些異議團體,每當中國領導人來的時候,她就把好的位置,總統府對面,讓給了這些抗議人士,包括法輪功,還有其它的群體。原來在施羅德的時候是沒有的。

再有一個,我覺得中共現在邀請德國來,這種關係,這種交換是什麼呢?就是說兩國的經濟雖然是一個互補性的。比方說德國出口機械產品、電子產品、精密的這種,很精巧的這種產品;中國大陸的話,它有各種原料,或者是有更大的消費品。但是這種交往現在遇到了制度性的障礙。這個制度性障礙就是什麼呢?德國的高科技產品被中共通過各種方式竊取過去了,特別是有的商業情報通過網絡以間諜方式,還有其它的這種企業的機密被拿走了。因此呢,知識產權的問題成為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這也是這一次默克爾來訪華的一個看點,就是雙方在這個方面會達成什麼樣的協議。

主持人:好的。我們其實又提到了經濟。那麼很多人,包括我們觀眾朋友,剛才趙培先生也提到了,就是這次默克爾訪華其實帶著很多的大公司,以經濟為主線,以簽單為主線。我們再看一看這個經濟,那麼在默克爾出訪之前,其實德國的媒體對此有很多的評論,包括也採訪了歐盟商會的很多人,他們有一個結論,他們說在中國做生意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我不知道天笑博士您對此是否認同?您覺得經濟在目前雙方的關係下,究竟是怎樣的?

李天笑:我覺得這種說法是從他們切身經歷當中所體會到的,我覺得是有一定道理的。首先就是現在中國的經濟,原來兩位數的發展速度現在下降了。還有就是現在中國的腐敗現在遍地成型,整個的經濟處於不穩定狀態。你比方說很多銀行的壞帳現在超過了50%,還有中國的失業、貧富差距,還有退黨等等,政治、經濟的這個動盪當中,使得這個外資投資的環境是非常的不看好的。就是說政治危機分析,這個分析對於中國是不好。

還有一個,我剛才講到了,就是經過十年的中德之間的經濟交往,實際上很多的企業,德國的企業,一共大概有5,000家左右,在成都大概900家,這個情況,根據對德國企業在中國投資的調查發現,大概只有三分之一是掙錢的,三分之一是觀望的,三分之一是賠錢的。那這個情況的話,實際上是剛才講的,就是跟中國的投資環境、政治環境,特別是像竊取商業機密。德國因為是高科技產品,比方說它的環保,環保產品實際上在德國是它很主要的一個科技產品。但是就是被中國拿過去以後,反而現在向德國出口產品。這樣的話就把德國的最好最大的一家環保的企業給打挎了。

所以說這次很多的企業家,特別是中小企業家,都提出了這個問題,就是說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但是這個是沒有辦法解決的。在中國的這個環境下,這個法律是衝著這個中共政治的變化而變化的。所以它這個東西,它不是真正的法治。所以在這個情況下,竊取情報,或者是竊取商業機密這些東西,這是不可避免的。這是很主要的問題。

主持人:說起竊取商業機密的話,在默克爾成行之前,我們看到德國的情報的主管就曾經警告說,中共竊取商業的這個間諜越來越大的威脅。我不知道這種警告的話,我不知道趙培先生您怎麼看那個警告?這個竊取,剛才其實我們很多時候都在講這個,以您的這個評判來看,您覺得這個程度究竟有多大?

趙培:這個程度對歐洲人來說是一個很可怕的問題,因為根據最新洩露出來的情況都已經有竊取的問題,很多歐洲的大企業跟中共是有勾搭在一起的。比如說幫中共解決了,現在歐洲軍事公司正在幫中共解決它的坦克,能否開上高原發動電機的問題,其實很多都是歐洲公司做的。

比如說前不久最著名的,中共直10直升機的案件,其實正是加拿大的一家公司以出口民用直升機發動機為原由,把整個一套發動機出口給中共,中共拿到發動電機它依然不會做控制系統,因此要加拿大這家公司給它做一下,控制系統重新制作一份。這樣美國對加拿大這家公司有很重的罰款,這是2009年、2010年的事情。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歐洲怎麼能保持住自己的商業利益,怎麼樣能夠認清他應該跟什麼樣的伙伴做生意?這才是歐洲人應該面臨的問題。

那麼比如說這次默克爾去到了中國,那麼她在中國所有的採訪或者幹什麼,明顯是被中共操作的一個結果。因此她在北京沒有指出中共的間諜問題,反而就美德之間的間諜問題答了一個記者問,或者有一個發言,這明顯是一個被操縱的結果。這種結果可能默克爾本人也不喜歡看到。

李天笑:我補充一點。默克爾當然有她本身的政策理念,在中國大陸她怎麼做這個事情,但是有一點,中共給她設了很多的局。比方說有意的在最主要的人權問題上不給她談,談一些比較次要的問題,然後讓她去做一些事情,這樣的話就把最主要的,比方對法輪功的問題全部掩蓋掉了,比方對西藏的問題,還有對少數民族鎮壓的問題,還有一些異見人士鎮壓的問題等等,這些問題它都掩蓋掉了。

但是就是說默克爾這個人本身也受到一些制約,她執政是一個聯合黨,基民聯和社民黨左右兩個黨共同執政的,社民黨裡面有一些左派人士,左派人士基本上跟中共的關係都很好。而且還有一個制約就是大企業,這些大企業很早進到中國,比方像大眾、西門子這些公司都撈到很多的好處,幫中共說話,人權問題上都遮遮掩掩。所以這個對默克爾的政策也起到某種影響。

但是默克爾本人,實際上我覺得她對人權問題是有認識的,而且對中共,每次來都要講人權問題,但是由於中共太狡猾,而且像默克爾這種人儘管在政治她是很精明的,說話也很有條理,但是遇到中共這種大流氓的話,很多時候她不免也要落到被騙的地步,或者說不能完全的來執行自己的政策、理念。

主持人:那麼最近其實這個政府的高層訪問的非常頻繁,不知道是否是巧合?我們知道習近平剛剛結束對韓國的訪問,那麼也有分析指這是指向日本;那麼其實此時此刻,日本的安倍晉三也正在太平洋的三個國家:新西蘭、澳大利亞和巴布亞新幾內亞進行訪問。這背後是否是巧合?究竟有什麼樣的信息?我想先請教一下趙培先生。

趙培:並不是巧合,因為從我們得到的信息來看,中共正在大學裡面挑動這種反日情緒,有可能醞釀下一步的反日高潮,中共拉攏韓國拍一些紀錄片,或者拍一些抗日的意識題材來挑動日韓之間的關係;另外,它也通過反日來拉攏台灣,來同化台灣這樣一個目的。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也好,包括李克強訪歐也好,其實它都是要對內造成一個局勢,對外也是造成一個局勢,因為各國的聯盟關係也很穩固。它對內要造成一個局勢就是說,全世界在反日,全世界在反美,我們就起來鬧。那麼其實它是要在國內挑動一個民族情緒來掩蓋它將要亡黨的一個危機,和它全黨腐敗的這麼一個問題。它其實一直圍繞著這個處境在做。它現在在國際上已經無法形成強大的影響力,因此它更多的著重於對內的宣傳。

主持人,我不知道天笑對關於高層的互訪,日本的安倍同時進行訪問有什麼樣的一個補充?同時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在上週的時候搞了一個絲綢之路經濟帶媒體合作的論壇。那麼也有分析人士指是在亞洲的後院進行布局,以制衡美國。我不知道您對此有什麼樣的解讀?

李天笑:它現在跟南韓共同搞這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這個實際上就是取得對投資這方面的銀行換血,因為它跟亞洲銀行分庭抗禮,另外也是想取得對亞洲事務的主導權,這是一個問題。

另外目前來說,習近平非常高調去參加「七七事變」的紀念,這裡面還有一個因素,實際上是受到江澤民它們這一派的人,因為他動了徐才厚,接下來是周永康,再來要指向江澤民,因此在愛國的問題上,在對日本的問題上,江澤民一直在找他渣子,所以他非常謹慎。所以說這是一個,他不得這麼做的。

再有一個,他率領所有的政治局常委去,實際上他表明一個意思,就是什麼呢?就是說這些人還是由他帶頭的,就是他能夠控制局勢,他表示這個意思。因為現在在國內的內政決定外交。就是在跟江派你死我活的這個鬥爭當中,習近平不這麼做的話,他很可能會被江派抓住把柄。因為每次胡錦濤訪問的時候,它都在攪局。所以這是一個看點。

主持人:非常感謝我們今天兩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