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無比宏偉的蘭州移山造地工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香港《蘋果日報》7月2日消息,有三位中國學者在具有權威性的英國《自然》雜誌上發表文章,批評蘭州鏟山造城,無論在環境丶技術還是經濟層面,都缺乏周詳考慮。政府將項目批出後,由地產商全額墊支,投資以百億計。然而經驗和技術不足,令削山進度延遲,導致成本狂脹,嚴重超支。

除此之外,對環境的影響也未經過充分考慮,損失更是難以估計。由削山到搬移大量土壤,就像進行「地殼手術」,容易引致水土流失,山泥傾瀉和洪水氾濫等現象,不但破壞野生動植物的生態,更有可能加劇沙漠化。

這篇文章,寫得相當含糊,完全沒涉及「鏟山造城」超級工程的真實緣由。

早在一年多以前,《中國新聞週刊》596期的封面故事就是蘭州削山造地調查。這篇調查新聞雖然也不敢披露背後的真實故事,但提供的信息相當豐富,使人們多少能窺測其內幕。為什麼要剷平700座山頭呢?

記者首先相當公允地介紹了地方政府的說法,即:蘭州周邊山巒起伏,沒有平地,蘭州機場被迫建在距市區75公里地方;城區盆地一年四季少風,空氣污染嚴重,被稱為「從衛星地圖上消失的城市」;過去5年,甘肅省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年都是全國倒數第一,但作為省會,蘭州市區的新房價格卻高達每平方米1萬元以上,甚至不遜於西北第一大城市西安,形成經濟落後與房價畸高的巨大反差。

此外,由於人多車多,道路狹窄,交通擁堵,蘭州是全國唯一一個連出租車也限號出行的城市……等等等等。因此之故,蘭州歷任當政者都把目光瞄向附近的山頭,想把山頭推平,填出急需的建設用地。

接下來,記者並沒有直接批駁這些公開說法,而是介紹了一個大青山工程,是蘭州為一舉解決空氣污染與城市用地緊張而實施的一次「壯舉」。計劃是削出一個山口,讓東風吹走污染,同時填出一大塊建設用地。開工一年,資金出了問題,削低了27米山體,空氣污染照舊。

這個大青山工程還不是蘭州鏟山造地歷史的源頭。最早是1993年,填平了一條窄長山溝,其後就是1997年開工一年後夭折的大青山工程。2003年城關政府推出了大計劃,要填平蘭州市區北部的大浪溝,造地41平方公里,將成為亞洲最大的人造平原。3年後計劃流產,這個與政府合作的野心勃勃的房地產公司也垮了。當然政府沒垮,也不會垮,接下來繼續策劃。

大浪溝宏偉計劃不幸流產的當年,蘭州市政府立即提出一個造地200多平方公里的大計劃,政府提高一級,由區政府升到市政府,面積擴張了5倍。結果尚未開工就胎死腹中。

其後,政府汲取教訓,縮小規模,還是先回到大浪溝,面積縮小到所有計劃中最小的25平方公里,但仍然可稱為一座蘭州的新城。這一次總算開工了,數百台各種大型機械轟鳴,巨型鏟車丶碾壓機以及掛著全國各地牌照的大卡車揚起漫天黃土,將鏟下來的山頭填入100多米深的山溝。工程由一家「太平洋建設集團」包攬,負責人名叫嚴介和,據說這個工程是「『狂人』嚴介和的個性化表達」。個性化在哪裡?就是由建設方自己墊錢。所以記者忍不住說,這簡直是讓政府「空手套白狼」。有點害怕,又趕緊加了個問號。這背後的貓膩,老百姓是都懂的。政府那裡是「空手套白狼」?也投了資的,不過是沒有公開折算成貨幣的權力。

現在,蘭州的新城不少,如果你站在街頭問「新城在哪兒?」答案五花八門,當地老百姓都被搞糊塗了。但若問現在正在緊張施工的移山造地工程,他們一句話就講清了:「那不就又是一個大青山嗎?政府還不是為了賣地!」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