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包的錢被誰偷走 一書包的錢被誰拒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好人與壞人很好區別,看看他的言行就知道了。即使在道德下滑的社會中,人們只要能看清一個人的真正行為與思想,自然也就分辨出他是好人或是壞人了。我們通過兩個事例來對比一下。

一提包的錢被誰偷走?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晚六點多,在遼寧和河北交界的萬家收費站,秦皇島市的二十幾名警察劫下一輛商務車,連踢帶打綁架了車上的七名法輪功學員,搶走了他們隨身的錢包、手機等財物,開走了商務車。當時車後備箱中有法輪功學員廉寶昌剛從銀行取出來的十萬元現金,一百元一捆的十捆,用膠帶捆著,裝在一個提包裏。

現年五十四歲的廉寶昌是河北省秦皇島港務集團公司、鐵運分公司的職工。他被劫持到秦皇島市公安局一樓的審訊室。海港分局國保隊長付曉兵用巴掌打廉寶昌的頭、臉、後腦。惡警兩人一班輪流折磨他,不讓他睡覺,也不讓上廁所,這次時間長達三十個小時。一個月後,又把他從秦皇島第一看守所非法外提到市公安局審訊室。付曉兵用巴掌打他臉,用胳膊肘重擊他的後腦勺,致使他視力下降、經常頭暈。這次刑訊逼供長達二十九個小時,逼迫廉寶昌在給他編造的黑材料上簽字。

面對惡警的施暴,廉寶昌說:我修煉法輪功堂堂正正做人,沒有任何錯誤,哪條法律規定修煉法輪功是犯法?廉寶昌問及商務車上的十萬元現金時,付曉兵矢口否認,說沒看見,不知道,竭力回避這個問題。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秦皇島市海港區法院對廉寶昌非法庭審。廉寶昌當庭陳述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道德提高,使自己更好的服務社會的修煉過程。同時廉寶昌還當庭指控付曉兵等人貪污放在他車上的十萬元現金,一提包的錢。廉寶昌要求法院及檢察院辦案人員進行調查,追查十萬元現金的去向。律師辯護說:這十萬元現金如果被辦案人員利用職權貪污,這可是重罪!

一小書包的錢被誰拒絕?

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經處造價工程師周向陽,多次被非法綁架、勞教、判刑,在監獄中遭到了極其殘酷的酷刑。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陽再次被綁架,並被劫持到天津港北監獄。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上午,周向陽的父母再次專程從秦皇島市昌黎老家趕到天津港北監獄看望生命垂危的兒子,同行的還有周向陽的妻子、嫂子和姐姐。辦接見手續排隊到周向陽的母親時,獄警說:「周向陽不讓見。」 老太太問:「為什麼不讓見,哪兒規定的不讓見?什麼時候讓見?」獄警說:「上邊規定的不讓見,什麼時候讓見再通知你。」老太太說:「我已經等了一個多月了,今天必須見,不讓見你們就把我兒子放了,因為我兒子是好人。」

警察不理老太太,叫下一個人辦手續,老太太很傷心,跟他們講理也不聽,無奈,老太太穿上了白布做的大坎肩,上邊寫著:「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好人。」

這時,圍觀上來很多人,老太太對人們說:「我做母親的心都碎了,我的兒子在這裏關押已經一個多月了,生命垂危,上個月我就來這裏詢問我兒子是否在這裏,他們騙我說沒這個人,我在這兒坐了兩天兩夜也沒叫我見,我兒子信仰真、善、忍是個好人,在單位是工程師,有人給他送禮一小書包的錢,我兒子都不要。」圍觀的人有的落下同情的眼淚。有的說:「共產黨不講理,沒有講理的地方。」有的說:「好人被關押,冤枉!」還有一個人舉著胳膊高喊:「法輪大法好!」

周向陽面對一小書包的錢堅持原則,不動心,是個真正的好人。付曉兵等人不但偷走了廉寶昌的錢,還對廉寶昌進行毒打,再進行誣判,這些人就是真正的壞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