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芮成鋼的四個恥辱性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多行不義必自斃,這次,報應落到了芮成鋼頭上。7月11日被檢方代走。

如果說央視是中國新聞界**的代表,芮成鋼就是央視恥辱的突出代表。我以前曾寫文章斥責他,今天,有人說不要落井下石,我說我偏要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狗沒落水之前打,狗落水了繼續打。為了表達心中的愉悅,願意看得起芮成鋼一次,梳理一下他的幾個標誌性恥辱事件。

第一恥辱事件,也是芮成鋼的成名之作: 2007年在博客寫《請星巴克從故宮裡出去》。文章中他認為,星巴克是一個西方品牌,是一個「不登大雅之堂的飲食文化的代表符號」;是一種「文化侵略」

星巴克是當代商業文化的傑出代表。目前在中國68個城市擁有1,200多家門店和近2萬名夥伴。照芮成鋼的邏輯,中國一下子多了上千個不登大雅之堂的符號,並且有2萬中國人參與不雅。而星巴克將在中國啟動一項為期三年共計300萬美元的公益投入。

芮成鋼先對星巴克進行詆毀,然後用愛國噱頭忽悠民粹分子。可以說,芮成鋼此文,誹謗與無恥並行。無恥者在中國總能取得成功,這一次他們成功地逼走了星巴 克。星巴克撤離故宮後,據說是一家叫「故宮九卿房飲料店」的進駐了,還是賣咖啡,這個就雅了?星巴克作為一家跨國公司,沒有與故宮計較合同的執行。如果星 巴克起訴故宮單方面違約,勝率是100%。

我懷疑整個事件就是有預謀的商業欺詐,某商業公司獲得了利益,芮成鋼拿了多少好處費,不得而知。文化自卑的中國民粹取得了勝利,這是一次無比可恥的勝利。

第二個恥辱事件,是擅自代表中國和亞洲。

2009年4月7日,芮成鋼在倫敦G20上提問美國總統奧巴馬,說他第一個問題「代表中國」提問,第二個問題「代表全世界」提問。一年後,還是G20峰會,央視還是派芮成鋼去(央視死得沒人了?)。奧巴馬說最後一個問題留給韓國媒體,結果芮成鋼站起來說,我來自中國,我代表全亞洲提問。全場噓聲一片。奧巴馬說,我剛才說的很清楚,最後問題留給韓國,結果芮成鋼死死抓住話筒說:在場的亞洲記者同意我代表……

可憐的中國人,無數次被代表。央視一貫擺出代表中國人的姿勢,在大褲衩建築裡呆久了,那些記者也習慣性代表了,甚至要代表亞洲了。他們是代表我們去丟人。

第三個恥辱事件。2011年9月,在達沃斯論壇上,芮成鋼問美國駐中國大使駱家輝「坐經濟艙來參會是否有意在提醒美國欠中國錢?」 駱家輝微笑著說:乘坐經濟艙是美國公務員的習慣。

此前,駱家輝的簡樸剛剛贏得中國公民的讚賞,同時激起中國公民對中國公務員奢華消耗納稅人錢財的強烈不滿。芮成鋼自然要出面代表利益集團聲討駱家輝了,沒想到自取其辱。

第四個恥辱事件,為市委書記20萬年薪鳴不平。

2012年4月,芮成鋼質疑,稱姚明作為NBA運動員每年的收入高達四、五千萬人民幣,而揚州市委書記謝正義年收入不足20萬,大家同樣辛苦工作,為何反差如此大?

姚明的收入來自市場,別說一年5000萬,就算一年收入50億也用不著你質疑。而市委書記,他的20萬年薪是來自市場還是來自納稅人?納稅人同意給他20萬年薪這麼高了嗎?

可以發現一個規律,芮成鋼總是利用每一次機會為中國權貴代言。他利用央視與公權力勾結之後,就滿世界張貼與權貴的合影。同時利用愛國旗幟做掩護。善良的中國百姓正在明白:高調叫囂愛國的人,一般都是賊,即,我8年前就寫文章一直批判的那種賊:愛國賊。

芮成鋼的前輩白巖松說過「把一條狗放在央視也會紅」。芮成鋼不知道自己就是那條紅了的狗。如今他敗露了,這叫報應。

此次芮成鋼被帶走,據說罪名是「利用採訪資源牟利」。其實,中國大多數記者都在這麼幹。

芮成鋼是央視的恥辱,是新聞界的恥辱,是中國的恥辱。中國新聞界有一大群這樣的敗類,芮成鋼只是恥辱的代表之一。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