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50萬港人七一遊行爭普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十七年來香港變化在什麼地方?當然特首照當初的說法是由香港組織一個委員會有力的人士提出候選人。然後由共產黨當局決定哪一個人做港督,所以第一任港督是董建華,後來是姓曾的,現在是梁振英。這都是中國當時認為是可以控制的人。

所以在這個形勢下香港實際上這十七年來不斷地被共產黨控制,並沒有什麼50年不變一說。所以一國兩制一直在威脅中。威脅最大的就是香港有錢的人如果想在香港佔領銀行或者在企業界佔領導位置,就要共產黨點頭,不然得不到這種位置。

同時共產黨也派國營企業到香港佔領它的經濟王國,慢慢就控制在共產黨手上。所以貪污已經發生了,最近有兩家共產黨的企業總經理董事長已經被雙規了。可見香港錢已經慢慢轉移到跟共產黨有關的有勢力的人手上,所以產生了一批權貴。中共把它國內貪污的權貴搬離到香港來了。

在這個情況之下,有錢的人越有錢,沒錢的人買不起任何東西,房子就絕對不要提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貧富分化越來越厲害。這就是香港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這次對爭取普選發生這樣的興趣。

這11天可以分兩個階段,一個階段是前10天的所謂公民的公投,2017年的特首要經過普選了,投票選舉,但是怎麼樣普選又是個問題。共產黨的辦法是它要有一個提名委員會控制一切在它的控制條件之下,換句話說只能由愛國的、愛黨的、忠於共產黨的人才能夠被提名為候選人。所以為了爭取真正的普選,香港人民,有學界像香港大學教授以及學生們就起來說話了。他們要保證選出來的候選人是老百姓能接受的,這個唯一的辦法就是要談怎麼樣選出特首的問題。現在在民主黨派方面爭取民主的民眾方面人很多,意見也不同。人民提名選舉的話,香港有登記權的人有三百五十萬。這三百五十萬人中間就要有百分之一的人就是三萬五千人簽名你就可以成為候選人。所以在民主派方面有三種不同的方法、意見大體上都是如此。有的是主張完全不要提名委員會;有的是說可以有提名委員會,但提名委員會的權力是非常有限的。不能把不滿意中共的候選人踢掉,所以在這個方面他們要公投。這個公投的結果是對來投票的人。換句話說不管是投33個票中間的哪一個都是針對共產黨的控制直選。而且認為如果共產黨不不考慮他們的意見,那將來走下去就是佔中,所以這是很大的事情。

這次來公投的人居然差不多有八十萬人,儘管中共方面一再表示不承認這是非法的。實際上是非常嚴肅的。7月1號的遊行也是為這件事情。上街的人非常有耐心地等著,過中環,要到中環走一遍。這就表示他的抗議。這個人數是前後加起來超過了五十萬人以上,至少超過2003年的人數。但是是非常和平的,佔中他們也是用關愛、和平的方式來佔中表示抗議。如果共產黨不肯接受香港人的意見,那香港政府就很難做維持秩序的事情了。

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烈的反應?這次的原因就是三個星期以前中共的國務院發表了一個白皮書。這個白皮書說明中共要對香港進行更大的控制。不允許香港成為一個反共的基地種種。所以這個言辭是非常嚴厲的。這樣就激怒了香港,香港看到這個情況就曉得中共現在把它控制中國那一套嚴厲的辦法要搬到香港來。香港慢慢就沒有所謂一國兩制了,實際上就是一國一制。一制就是受共產黨統治。所以這是一個很明顯的情況。當然這50萬人的遊行也使得共產黨不能不多想想。至少香港政府有個表示,就是說人民的意見我們會加以考慮,但是香港政府聲明中,也就是7月1號的聲明加了一個尾巴,這個尾巴就是說一切還是要由一個提名委員會來嚴格控制提名人。所以如果真是這一點做到了就沒有真的讓步。所以現在的問題就是這個選舉,提名的方式最後能不能得到香港多數人的同意?至少我們現在知道香港有人對香港政府表示不滿。最近的調查對中共有不滿的已經超過52%的人數了。而且年輕人中間特別厲害。年輕人中間從20歲左右到29歲有80%的人是不滿意中共的。所以這次我們要注意香港反對的人、組織的人都是年輕人。他們喊的口號你就可以看出來,這個口號是『我們絕對不能接受共產黨一黨專政在香港施行』,特別是要提出向敢於向中共說『不』,還有更激烈的甚至說要打倒共產黨。這一次7月1號的遊行也有反意識的人被抓,說他們是在破壞秩序,又說他們非法遊行。因為他們跟警察直接衝突。

按我的估計共產黨可能還是會走強硬路線,未必像香港政府所發表的言論說要考慮老百姓的意見。如果是這樣一個情況,下面佔中會繼續發生。所以香港大學的一位教授就說如果這次遊行跟公投完全沒有效果,那我們下一步就只能走佔中跟不合作,整個社會也不合作。因為香港的媒體除了大公報、文匯報這類的官方報紙以外基本上都是同情老百姓的,所以我們看起來這件事情會不容易了斷的。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