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國殤——在敵占區的「抗戰八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抗戰八年」還是不見天日

在弱肉強食的午夜叢林,喪盡天良的殘酷迫害愈演愈烈,夜魔肆虐處根本就沒有公道、正義可言。一個良知未泯的作家看不得當局假「改革」之名,行敲膏吸髓之實,強加中國百姓以生存重負,自此遭到反動當局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16個春秋的燕子銜食,在8年前的今天,頓時化為烏有。

你想阻止我強取豪奪?好的,我不殺你,我要隔山打牛,令你比死還難受,虐殺你的孩子,強加他莫須有的污名,再慢慢折磨你……這般殘暴陰毒的慘劇,在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拉開序幕已整整8年了,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仍然是不敢示人的國家機密。

「不慎墜樓」或「畏罪自殺」的中學生,在正常情況下屍檢報告怎會是國家機密?它們的欲蓋彌彰,早就自我印證了廖夢君確真是死於慘絕人寰的虐殺。隨後它們的上下沆瀣一氣,肆無忌憚所展現的無所不能的控制力,不僅坐實了廖夢君是死於虐殺,而且坐實了廖夢君是死於有組織的謀殺!

靠了政治詐騙和殺人越貨起家的它們,殺人的名目和路數繁多。鼠輩投胎者有逞凶的狂野,無公開事實真相的底氣,更無自詡的光明磊落。是的,是它們,而非他們。年深歲久獸性發作的它們,早就沒有了人形,再稱之為「他們」,是對人類價值取向的不公和模糊,也是對單人旁的褻瀆……

一個品學兼優的無辜學子在子代父「過」的政治迫害中,以鮮血和生命為代價,慘烈凸顯了殺人黨、整人黨、搶人黨的極端殘暴、邪惡和無恥。一個心繫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的作家,在不知何日是盡頭的殘酷迫害中,成了獸黨亮出的又一個「震懾」標本。這哪裏還是人間?這分明就是魔窟!

它們在多行不義中賊喊捉賊,煞有介事叫囂「反恐」,可人盡皆知,它們才是這個星球上最大最殘暴的恐怖組織。它們在暮色蒼茫中做著永無止境奴役同胞的春秋大夢,不時拋出種種的「震懾」標本。你不想成為下一個廖祖笙或是下一個薛明凱,那麼在反抗前,你就最好得將自個掂量掂量。

它們在方方面面不憚公然與民為敵,讓你漸漸像我一樣,也明白了自己原來是掙扎在敵占區。中國人早前經過艱苦卓絕的8年抗戰,總算趕走了日本鬼子,然而前門拒虎,後門進狼,不知何年何月可以真正免於此獸群的禍害。原來世間有專門殘害同胞的匪寇,而且遠遠要比日寇來得更為凶狂。

「它們已經完全沒有人性了,如果有人性,也就不會是這樣一種現狀了。過去的日本鬼子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它們現在也好不到哪裏去,就差沒有當街強姦婦女了!」(見《廖祖笙:北京對雪天露宿的訪民無動於衷》)苦難的同胞啊,你「抗戰」了幾年?我「八年抗戰」,還是不見天日!

八年來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

一個小孩被打成那樣捅成那樣,還能否「不慎墜樓」或「畏罪自殺」,把鐵證端到桌面上來說話,倘若世人也能相信當局的彌天大謊,那麼我再無二話。一向極力自我標榜「光明磊落」的它們,在這起令人髮指的慘案面前,在據理力爭面前,卻神色大變:呀,這怎麼可以?這可是國家機密!

我夫婦倆親眼目睹廖夢君的遺體慘不忍睹:他不但被打得從頭頂到腳面都是傷,而且被利刃捅得刀口纍纍,而且頸上有明顯的手掐淤痕……3歲的孩子都能看明白這樣的死者無疑是死於虐殺,但警方卻要當著我的面,對我孩子的遺體進行開膛破肚,並用電鋸將其開瓢,而後再來嚴守國家機密。

為了嚴守獸群光天化日下在學校虐殺無辜學子的國家機密,「人民政府」和「人民警察」聯袂出演,百般阻攔多家媒體的記者對此慘案進行自由採訪,並且聲稱:「先別報導,要統一宣傳口徑!」幾級宣傳部或下發通令嚴禁媒體報導慘案,或幾次開會為怎麼指鹿為馬、謊言欺世而大傷腦筋。

隨後是「你們都說不得,只能我來說」的新聞通稿的出籠;是五毛的蜂擁而上,日夜指皁為白鏖戰於各大中文論壇;是當局的不斷刪博客、刪網站、刪網文;是完全非法剝奪一個苦難作家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是反覆對我夫婦倆進行非法綁架;是長期對我家非法進行斷網、斷電視……

我曾以為這般滅絕人性的迫害行為是廣東的地方行為,為了孩子的冤魂能夠得到救贖,許多時候也只能揣著明白裝糊塗。但在創劇痛深返鄉定居之後,就是想裝糊塗也裝不下去。目無王法的政法系不時跳上前台,間接使我確信:這不是地方行為,這是國家行為,是血腥政治迫害的無盡延伸!

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是多系統聯合作惡的結果。稍有知覺和判斷能力者在此事件的演繹過程中,應該都不難看出教育系統、政法系統、宣傳系統和網管系統,已是同惡相濟構成了一個怎樣的犯罪體系。其中接受非法命令者已非常之廣,來日隨便在哪個環節打開缺口,即可揪出幕後主使。

在這整個犯罪體系中,政法口的演出最為怪異、頻繁和惡劣。以打擊刑事犯罪為己任的政法系統,在令人髮指的虐殺面前,不是儘快破案,嚴懲凶徒,而是洶洶逼向受害者,在以強權壓迫的手段毀屍滅跡之後,還要將受害者列為前中央政法委的監控對象。這裡面所釋放出的信息,令人玩味。

它們殺人了,還能避重就輕長惡不悛。只因撰文評說了政客,我家曾被大群荷槍實彈的警察包圍,隨後我被強加莫須有的罪名,被「取保候審」;只因行使了作家的表達權,我多次被警方關進鐵籠;只因想賣掉房子擺脫迫害,我被陷入過黑牢……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啼盡血,向誰訴?」

敵占區的以渴服馬變相殺人

將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申冤難、就業難這樣五座大山長期沉重壓在國人的頭頂,遲遲不願解民倒懸,這還只是它們在方方面面不憚公然與民為敵,自我宣示這國度已淪為敵占區的表徵之一。它們壞掉的不只是表皮,它們壞掉的更在骨子裡。因為泯滅了人性,所以就總見其獸性的賁張。

只有敵占區才會刳胎焚夭,製造道路以目;只有敵占區才會慘無人道,對亡國奴實行「飢餓療法」;只有敵占區才會暗無天日,就連殺人的事都沒人管;只有敵占區才會三魂出竅,害怕合理合法的抗爭;只有敵占區才會抗拒社會良心,總是整學者、整作家、整記者、整律師、整藝術家……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它們,連年以「煽顛」之名整了太多人,這讓人們不能不去追問:到底甚麼是國家政權?所謂國家政權,難道就是強加百姓生存重負?就是百般掠奪百姓?就是整人無度?就是不讓人說話?就是公然和殺人犯同穿了一條連襠褲?就是破壞法治,任意給反對者羅織罪名?

為何苛政總要你活得像是負重的老牛?因為苛政畏懼於你生活輕鬆後,就有多餘的時間思考,就可能對民主心生嚮往,就可能危及它們妄想永久霸佔國家的「千秋大業」,就不利於它們對你的駕馭、驅遣和奴役……我若杜鵑啼血,曾想助你走出困境,結果不但家破人亡,還招致了以渴服馬。

以有形的利刃殺我無辜的孩子,以無形的利刃殺我兩夫婦,這8年來,它們一直就是這麼幹的!它們虐殺了我一直引以為傲的孩子,之後又駕輕就熟,對我實行「經濟上拖垮」,將一個作家逼成乞丐,再進行變相的殺人,其間所顯現的對批評的耿耿於懷和嚼穿齦血,這在全球都已是有目共睹。

長期的寫作生涯,早已讓我在鍵盤上的運指如飛中,將自己磨練成了一個落筆成文的「快槍手」。寫作不但是作家表達思想和情感的通道,也是生存的形式,是唯一的生活來源。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後,我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當局全面非法剝奪至今,這意味著阻斷了我的生活來源。

我意識到它們要逼迫我改行,但沒有改行的條件,就連要賣房遷徙都不讓。我被困於此,舉步維艱;我要出國,它們怕我寫垮「國家政權」;我外出工作,它們將我的親友騷擾得一家家雞犬不寧,此間我年邁的岳母還被「人」用竹竿給絆倒,摔至大腿骨折……這本質上和變相殺人有何分別?

習近平說:「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習近平說:「要把群眾合理合法的利益訴求解決好。」李克強反覆強調要確保人民群眾「有飯吃」。然而事實如何呢?事實乃政變在有恃無恐地繼續,無法無天的別有用心者「不尿」皇上和宰相,在反向作為中耳光抽得這般響亮。

死亡威脅在你同樣如影隨形

在如此陰毒的政治迫害中,實質無需迫害者們再有更惡劣更愚蠢的舉動,我一家就已清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一直在步步逼近。不敢想像家裏的誰萬一要是大病了一場,將要如何去應對醫院張開的血盆大口……欲將我置之死地而後快的迫害者們,卻還要在見不得陽光中將其意圖再暴露一些。

我的表達權被當局非法在國內全面剝奪後,許多關注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的網友,就連我的死活都無從得知。百度被黑惡勢力露骨操弄,鍵入我的名字,在顯要位置長期搜出的是《廖祖笙還活著嗎?》,幾篇五毛寫的爛文章也一直被「重用」著,後又多了「廖祖笙死了」的搜索熱詞……

這已不是用邪惡所能概括,它顯露著在為再次殺人進行試水並做鋪墊的跡象。一介文人被瘋狂迫害至此,無異死過一回,還有甚麼在我是不能直面的?我的意志堅如磐石,給它們進一步坐實虐殺了廖夢君的機會,等它們來殺我,絕不自殺和自殘!我有任何「意外」,都一定只會是它們幹的!

血雨腥風、怨聲載道的荒野,到處是「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的怒吼。在廖夢君慘烈遇害前後,我在廣東已不只一次遭受過極其嚴重的死亡威脅,所幸都還與死神擦肩而過,苟全性命於亂世至今。人都有像流星般滑落夜空之時,只要能讓中國人早一天擺脫這無邊的黑暗,我可以視死如歸。

小女廖芊媛在如此險惡的環境下,出生在我這樣的家庭,至少在目前看來,還是生不逢時。女兒在可愛地一天天長大,給遭受過人生大痛的她母親,總算帶來了一些歡樂和安慰。我在女兒的眉宇間常看到愛子夢君年幼的影子,有時呼喚小女,會誤喊出夢君的小名,內心悄然滑過深深的痛楚。

她還如此嬌小,人世間的萬般險惡在她還一無所知。她哪裏知道在她才出生的頭兩個月裡,我家一次次被「人」神出鬼沒地拉電閘?對方是要在半夜將我逼出家門打一頓,還是要殺了我,在我無從得知。鹿走蘇台,狼煙四起。女兒啊,在這樣的非人間,你將會遭遇甚麼?我能拿甚麼保護你?

更露骨的死亡威脅來自我寫作《全黨為儈子手殉葬》之後。因了我家玻璃上驚現的那個彈孔,時隔一週,我家來了6個便衣警察,其中有勘察現場的刑警,也有市縣兩級的國保。那彈孔旁被貼下一段警方丈量其直徑的軟標尺。誰在對我家開槍?到今天為止,並無說法,我知道一定不會有說法。

暮色掩映荒野後,形形色色的死亡威脅在我並不感到陌生,在你同樣不覺得陌生,因為你也一樣在遭受著死亡威脅。你苦苦掙扎在「活不好,死不起」的的「盛世」,同樣面臨了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紅塵億辛萬苦的結果,在你而言就如同服了一回苦役。死亡威脅在你同樣如影隨形。

鬧劇式「反恐」與「反腐」

在積怨深似海、就連殺人的事都沒人管的亂莎荒圃,「反恐」與「反腐」正在拉開大架勢。不能普惠黎民的反腐,於中國即為無效反腐。當然我們還可以善意地將其理解為當局或許是在進行必要的人事調整,在為隨後的天下歸心進行熱身。而這只是假設,目前尚無明朗的事實作為判斷依據。

由是以百姓對當局的瞭解,也只能是將敲鑼打鼓的「反恐」與「反腐」,姑且當作鬧劇一般來圍觀。人是有記憶的,同時也是有判斷能力的。即便有一些所謂的「老虎」、「蒼蠅」落馬,在民怨沸騰中,仍然是無法真正取信於民,確實排除這與一朝天子一朝臣無關。「反恐」就更不好說了。

以當局指鹿為馬的慣有作派,以強力部門淪為負數的公信力,國人對許多事情都只能是將信將疑。某些弔詭的「恐怖襲擊」事件,是否可以真的排除別有用心者的自導自演,值得存疑。在信息公開缺乏足夠透明度的黨國,「恐怖份子」會以極端方式宣戰強權的深層緣由何在,也是不甚了了。

無有效制度就無反恐與反腐的長效機制。鬧劇式「反恐」與「反腐」,目前情形更多的還只是在淺層尋瘢索綻。治標不治本的「反恐」與「反腐」,所產生的效果會是極其有限的,甚至可能是無效的。不從根源上去解決問題,只尋求表皮上的縫縫補補,這樣的簡單勞作不可能會有時和年豐。

反恐與反腐得有這樣的常識理念:你要說人家恐怖,首先自己就不能凶神惡煞,讓別人覺得你更加恐怖;你要說人家腐敗,先須敢於公示一琴一鶴,敢於在公眾的監督中一展你的兩袖清風……若是只仰仗強權,一味發狠蠻幹,或是看人下菜,判若鴻溝,日久就可能會是越反越恐,越反越腐。

恐怖沒有雙重定義。不能說你殺別人不叫恐怖,別人殺你就叫恐怖;不能說官逼民反不叫恐怖,逼上樑山就叫恐怖;不能說你的孩子就是親媽生的,別人的孩子就是後娘養的……人心是相通的,道理是一樣的。真正消除恐怖的有效方法,是拓寬疏解民怨的渠道,讓公平和正義全面得到復甦。

「強拆部隊」一再血腥掠奪並鬧出人命,這恐怖嗎?司法淪為暴政幫凶,長期以來迫害良善,這恐怖嗎?形形色色的黑監獄廣泛存在,對有冤無處申的訪民雪上加霜,這恐怖嗎?血腥報復,以奪命電話將無辜的孩子騙進放假後的學校虐殺,這恐怖嗎?要是這都不叫恐怖,那還反的甚麼鳥恐?

陳光誠揭露當局一年用於監控他的費用是六千萬,秦永敏揭露監控他的費用是一千萬,這腐敗嗎?每年幾千億砸進「維穩」,其開支沒有任何透明度可言,這腐敗嗎?上上下下形同荒廟,就連殺人的事都沒人管,而且「開發經營」受害者,這腐敗嗎?要是這都不叫腐敗,那還反的甚麼鳥腐?

民族劣根性助長了罪惡繁衍

無休無止的血腥統治,對一個「衰亡民族」已完成了更進一步的馴化,人性的醜陋在弱肉強食的敵占區,也因此更是暴露無遺。在民族的劣根性漸趨氾濫的黑色叢林裡,在暮色漸濃中,三山五嶽不乏這樣或那樣的國殤,這是不足為怪的。何為「殤」?《小爾雅》說了:「無主之鬼之為殤。」

你以為你是公民?在到處是風兵草甲的敵占區,你不過是匪寇的假想敵,不過是家國淪陷後的一個亡國奴!你經常「我們」、「我們」地與它們套近乎,但它們不會將你當「我們」,它們只為肉食者們做主,而不會為你做主。一旦天塌地陷,你一樣無可避免地要變作敵占區的「無主之鬼」。

你不幸是此民族的一員。這是個怎樣的民族?這是魯迅筆下所說的「衰亡民族」,這是個只要今天還沒痛在自己心上就能覺得僥倖的民族,這是個踩著不幸者的肩膀大啃人血饅頭的民族,這是個鄰居能監控鄰居的民族,這是個可以漠視殘害鄉親的民族,這是個只顧「悶聲發大財」的民族……

在此民族叢林裡,當然也有一些先知先覺、不甘為奴、飛蛾撲火的勇士,但那畢竟是少數。在按下葫蘆浮起瓢的各種群體性事件中,儘管不乏洶湧並憤怒的人群,但究其起因是因為它們動了他或她盤中的奶酪,否則,這些人群平時就是沉默的大多數,就是精於算計、明哲保身的「聰明人」。

這樣的民族劣根性無疑助長了罪惡的繁衍。等著他人去當炮灰的人太多,給根骨頭就能為虎作倀的人太多,安於過好自家小日子的人太多,就無怪乎猛獸在荒野上總能對角馬群們分而食之。夜色會籠罩到現在,並不全是獸群裝備精良的緣故,而是犯罪集團VS一盤散沙,由此佔據上風的緣故。

這個可憐的民族在這個星球上,雖然也已存在了幾千年,雖然也有過念念不忘的「四大發明」,但「進化」至此的結果,卻是在血腥統治下已逐步泯滅了自己的血性,失卻了人類社會抱團取暖的本能,喪失了愧對下一代該有的自責,「聰明」得大多不想以卵擊石,在敵占區爭相扛出了白旗。

一個如同倉惶遊走在非洲原野上,品性近似於角馬群的「衰亡民族」,難免要助長著罪惡的繁衍,給猛獸群以更多的驕橫。雖然狼群在數量上是少數,但它們總能霸佔了這荒野,並敢洶洶撲向角馬群。你自認是角馬群中的「聰明人」?世事無常,獠牙和利爪撲向你時,你再呼救,已經晚了。

我親見所謂的「首善之都」,張袂成陰的訪民們,是怎樣無奈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奔走和哀告於「三騙胡同」。你怎麼保證自己某天一定不會成為其中一員?前後的兩任黨魁,其父都為黑暗體制所害,都為有冤無處申痛過,可歎荒野上還是有這許多的「無主之鬼」,一天一地滿是國殤!

覆巢下你也同樣無安全可言

月暈而風,礎潤而雨。我哀悼廖夢君的同時,更是在哀悼輪迴前變得日漸猙獰的荒野。當局的劍拔弩張,杯弓蛇影,其實算不得神經短路,而是心知肚明,由已然而預想到了未然。輕輕撩開蒙在這荒野上的薄紗,原來外表華麗下,竟是個碩大無朋的覆巢,覆巢下誰都再無真意義的安全可言。

用血腥掠奪填充出來的「強大」,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橡皮怪獸,是無法充當所向披靡的變形金剛的,因那氣囊之內,瀰漫的儘是些怨氣。就連民心都沒有了,一個充氣的橡皮怪獸,還能有甚麼真正的「自信」可言?在內外交困之下,在外來侵略面前,一枚鋼針或許就能戳破「強大」的外殼。

網上說野心家的政變已發生,只是未遂而已。在怨結民心的現實面前,在「禍國殃民,荼毒天下」者的餘孽未徹底肅清之前,在鐵板一塊已是碎成四分五裂之際,怎樣防止新的野心家再冒出?怎樣抵擋餘孽們的一通亂拳打死老師傅?枝節橫生太多。高枝之上,其實也並無百分百的安全可言。

三台八座尚且沒有百分百的安全可言,布衣韋帶就更不會有百分百的安全可言。你覺得你現在的小日子過得挺滋潤?我也曾經如坐春風,也曾以為大禍臨頭距我十分遙遠;那些在血腥強拆中失去了祖傳家園和親人的被強拆戶們,也曾是滋潤過的……在獸性凌駕於人性的荒野,變故無處不在。

你有幸不是一個踩了當局痛腳的耿直作家,有幸不是一個被官商勾結者盯上了的被強拆戶,那麼,你有真意義上的安全可言嗎?在有冤無處申的年頭,在到處都形同火藥桶的荒野,在砍人、爆炸事件不時發生的恐怖季節,出門即意味著險象環生和禍福無門。有人出門後就再也沒能走回家門。

你有幸有個一官半職,有幸在這樣的體制下可以把手伸得長一些,覺得安全又得瑟,豈料「反腐」的季風吹動了,而且似乎還刮得挺猛烈。午夜夢迴,你是否覺得心驚肉跳?你想到落馬後的貪官酷吏大抵是怎樣的一種情形,或未想到,國家完全步入正軌後,有些貪官酷吏會再被更嚴苛清算。

你有幸是一個擋在暴政面前的執法者,雖然早已沒有了職業的榮光可言,但至少還覺得自己活得相對體面。但不妙的是,群情激憤的群體性事件此起彼伏,你又不能說抗命不去參與處理。警民廝殺的那場面,是否讓你惡夢連連?一旦就此「壯烈犧牲」,就是能給家人留下一筆撫恤金又如何?

無需再例舉,你就能想到:只要不是一黨獨大,只要順應民主潮流,連州跨郡即不會異化得宛若敵占區,就能人人活得更有尊嚴,就再不會是暴政下的小白鼠,就再不會無盡提心吊膽……移民潮洶湧澎湃,而你迫不得已,仍得立於危牆之下。晚風無奈,不知怎樣撫平你心頭家國淪陷的哀傷。

廖夢君的慘烈遇害重若泰山

我的前生許是水做的,以至不論有過怎樣的人生變故,皆無改今生的一腔柔腸。我在日常生活中友善待人,甚而努力去理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便是施害者也多不卑不亢友善對待。我希望我的祖國不像是敵占區,人和人之間能夠推己及人,和諧相處。但理想和現實之間,尚無完美聯姻。

在夢君的生前生後,我多次陪妻禮佛,奇怪地總抽到同樣的籤文:「鸞鳳翔毛雨淋漓,當時卻被雀兒欺。終教一日雲開達,依舊還君整翔衣。」時隔8年了,我的「整翔衣」何在,這不重要。傷心的父母為慘死的孩子討要公道,這去哪說都不過份。瘋狂株連一個孩子,這果真「光明磊落」嗎?

倚重百度和五毛的胡言亂語,以圖繼續掩蓋令人髮指的罪惡,這不會得逞。慘案發生後,指鹿為馬的新聞通稿和五毛的可惡,並未真正擾亂國人的視線。以實名為我家鳴不平者大有人在,以實名潑污水的,就自稱靠半篇文章即「影響了總理人選」的徐建新,可見群眾的眼睛還真的是雪亮的。

習近平倡導領導幹部要講廉恥。當年的權杖在握者窮凶極惡撲向一個書香門庭,於幕後操縱奪走了廖夢君的生命,還想靠了謊言再奪走其清譽,這般禽獸行徑,哪來的甚麼人性可言或廉恥可言?執政黨若與這般人渣朋比為奸,同是全黨為儈子手殉葬,還談甚麼「立黨為公」、「執政為民」?

廖夢君的慘烈遇害重若泰山。他魂飛天國,承受了不該由他承受的慘烈,起因於我這個作父親的在文字層面,堅持談論了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觸怒了既得利益集團,犯下了走筆大忌。他代我而去的同時,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在代苦難的國人而去。網友紛說,他會活在國人的心裏!

封殺不會讓真性情的文字淹沒,相反只會讓這類文字更久遠地流傳。我的大多數文字在努力為全民謀求福祉,其中有一些聲聲血、字字淚的文章,記錄的是一個時代的極度黑暗,鐵定會留存在後世,於千年之後應該也還會喚醒世人淌血的記憶。謀殺奪走了廖夢君的肉體,但奪不走他的永生。

蹩腳的構陷並不能真正抹黑一個品學兼優的孩子,因為廖夢君本就純真無瑕如同一張白紙,這不但有他的一路自豪走來為證,有他的獎狀、證書盈尺為證,有熟知其為人的有口皆碑為證……何況是知子莫如父。正義往往會遲到,但一般不會缺席。絕人之後者伏法日,就是夢君的沉冤得雪時。

我做了我該做的和能做的。「抗戰八年」不見天日,凸顯了它們的爛得徹底。反正人死不能復生,怕的甚麼獸群拖和欠?怕的甚麼廖夢君之死一年年固化成國殤?拖欠得越久,越見其邪惡,越是要付出更大的利息。夢君,我苦命的孩子,請在天國擦去你眼角的淚花。有邪黨為你陪葬,足矣!

廖夢君與你我同在,與日月光輝同在!夢君啊,我善良的孩子,一心向學、用心生活的孩子,我知道你愛心依舊,知道你的在天之靈,也一定在凝望著這片滿目瘡痍的敵占區,和苦難的同胞們同在一個脈搏裡動跳,同在一曲家國淪陷的輓歌中悲傷,同在一片黑暗的叢林裡將自己變作光子……

嗚呼,夢君,就在為父深切緬懷你之時,又見群山默哀,河川哽咽,天公垂淚!風掠過枝頭撫袖長歎:嫣然蓓蕾,不該離去,不該離去!雨拍打黑土涕泗滂沱:乳聲小兒,與他何干?與他何干?為中國百姓能夠減輕生活重負,而無辜壯烈犧牲的廖夢君同學,捐身徇義,功德無量,永垂不朽!

寫於2014年7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邪黨「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虐殺無辜學子的凶徒逍遙法外第2922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1223天!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互聯網,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的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