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連寧:「五子登科」怎麼變成了五大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盛夏來臨,你耳熟能詳的空調廣告是「每晚只用1度電」或「中央空調不用電」。節電是因為中國人浪費嗎?不是,是電費太貴。盛夏或寒冬的用電高峰季節,每個家庭每月上百元電費是少的,每月電費占到全家開支的10%也不稀奇。0.2元/度發電成本翻番3倍4倍為供電收費,為什麼那麼高?因為自然壟斷、行政壟斷與行業壟斷有三重壟斷。

我國的水電油氣暖供應,品質全都低於美國,價格卻遠遠高於美國。水價是美國的5倍,電價是美國的1•2倍,油價高過美國,即便按照2.5元/立方米的低價,天然氣價格也是美國的3倍——鬱悶的是,我國的人均收入僅是美國的1/10。

美國的手機同網免費,夜間免費,更沒有漫遊費,我國呢?我國的網速不及美國的1/2,上網費卻是美國的4•5倍。與道路基本免費的美國相比,我國的過路費、過橋費與停車收費,更是水銀瀉地般普及的。至於國內水價昂貴卻不能飲用,另外裝淨水器或花錢買桶裝水的滿大街送水景象,更是全世界罕見的。

壟斷的價格,在各個時期,在一切場合,都是能夠達到的最高價格」(亞當•斯密語)。簡要說來,我國沿襲了2700年前創始的鹽鐵專賣傳統,越是民生必需品,越是被政府從嚴從緊地管控了起來。過去的糧票、煤票、布票、肉票、糖票、豆腐票、粉條票,如今「抓大放小,有進有退」成了水電氣暖、土地+住宅、汽油+道路、學校+醫院、電話+電視+網路、銀行+保險之類。

這民生必需品越賣越貴,壟斷專賣的政府也就越來越肥,肥得不妙了。為什麼?因為這種現代版本的壟斷專賣制度,猶如諾賽克描述的那樣一幅不妙景象:「一個人獨佔了沙漠裏的唯一一眼泉水,並且可以隨心所欲地收費。」

政府、事業單位與國企三位一體,仍舊壟斷著幾乎所有的民生必需品。所有「維持生存必需的、須臾不可離開的、並且是不能替代的」(米瑟斯語)的民生必需消費,好比魚鷹被漁夫扼住了咽喉一樣,你是被食利者聯盟強迫買單的;他們的壟斷暴利,也就轉嫁為千家萬戶的昂貴生活成本了。

「金子、房子、車子、女子、孩子」,過去管這「五子」叫做「五子登科」,是每一代中國人都逃不掉的人生必考科目。如今的「卡奴、房奴、車奴、妻奴、孩奴」們,誰都知道,他們肩負的是「賺票子、買房子、養車子、供婆子、寵孩子」的五大任務。用周立波的話說,這都是些「天沒降大任於我,照樣苦我心智,勞我筋骨」的任務。這五個高難度任務,不是你只要勤勞肯幹,就能勝任,就能完成的。

為什麼?最顯而易見的就是,民生必需品被政府、事業單位、國企三位一體的食物鏈特權獨佔、食利自肥地壟斷著,導致物價一個字:漲;房子一個字:貴;空氣一個字:髒;食品一個字:毒;生病一個字:怕;讀書一個字:空;土地一個字:徵;城鎮一個字:拆;交通一個字:堵;稅費一個字:多;開支一個字:高;收入一個字:低;保障一個字:無;福利一個字:少;打工一個字,苦;生意一個字:難;沒錢一個字:慫;有權一個字:牛;官腔一個字:假;親友一個字:錢;信用一個字:缺;感情一個字:亂;負擔一個字:重;生活一個字:累!

說到底,中國人累就累在:勤勞苦幹難以致富,壟斷專賣才好致富;發明創造難以致富,特權獨佔才好致富;專業技能難以致富,投機炒作才好致富;遵紀守法難以致富,弄權貪腐才好致富;單打獨鬥難以致富,傍官傍權才好致富,自力更生難以致富,啃爹坑老才好致富,不是嗎?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