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昕艾:論邪惡軸心對文明世界的危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4 年7月17日,據媒體消息,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一架航班號為MH17的波音777客機,由荷蘭阿姆斯特丹飛往馬來西亞吉隆坡,途經烏克蘭領空時先與地面空管失去聯繫,而後被發現已遭導彈擊落墜毀在烏克蘭叛軍大本營頓涅茨克以東,距離俄羅斯邊界僅40公里的地方,據信該客機是遭到烏克蘭親俄叛軍發射的地對空導彈擊落的。而肇事的「山毛櫸」(BUK)地對空導彈由俄羅斯製造並提供給烏克蘭親俄叛軍。所有已知證據和信息都顯示製造此次駭人聽聞、震驚世界的人為空難的罪魁禍首乃俄羅斯普京政府。

事故發生後,正當國際社會強烈關注真相,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調查小組以及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英文簡稱為 OSCE)奔赴現場調查事故真相時,烏克蘭親俄叛軍及俄羅斯普京政府的表現令人震驚和不齒。烏克蘭親俄叛軍無理阻撓調查人員接近現場,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發言人說,「親俄的烏克蘭分離主義槍手將進入客機墜機地點的範圍控制,當調查人員準備接近客機殘骸時,其中一名槍手還向空中開槍警告。」俄羅斯方面則一味地將責任推卸給烏克蘭政府,一副死不認賬耍流氓無賴到底的邪惡大佬模樣。儘管受到輿論的壓力,烏克蘭親俄叛軍後來允許調查人員進入現場勘查,但也是在他們的嚴密監控之下。而此次事件最大受害方荷蘭及國際社會對幕後黑手俄羅斯普京政府方面似乎也有些無可奈何的架勢。

MH17出事後不久,烏克蘭親俄叛軍在社群網站發文宣稱剛剛擊落了一架烏克蘭軍機,「頓內茨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最高軍事指揮官史特雷科夫(Igor Strelkov),一開始在號稱俄國版臉書的VK.com網站貼文宣佈:「我們剛在多列士(Torez)附近擊落一架安托洛夫26型(An-26)飛機。」當發現被擊落的其實是MH17客機時,貼文旋即遭刪除,不過還是被烏克蘭東部的軍方總部截圖存留了證據。烏克蘭內政部顧問(Anton Gerashchenko) 則指責親俄叛軍發射「山毛櫸」(BUK)地對空導彈擊落馬航MH17客機後試圖撤除銷毀發射裝置,並將其連夜運往俄羅斯以期銷毀滅證。烏克蘭情報部門也於 17日公佈了其截獲的叛軍與俄羅斯方面的通話紀錄,證明叛軍為擊落飛機兇手。

俄羅斯普京政府面對各種不利的指證,不但繼續撒謊推卸責任,還爆出更多醜聞,被抓住偷偷篡改了馬航MH17客機失事維基百科詞條,並嫁禍給烏克蘭軍隊。被篡改的馬航MH17客機失事條目刊載在俄文維基百科中。原文是:「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的恐怖分子,利用俄國提供的山毛櫸飛彈擊落MH17班機。」這段文字現在被改為「MH17遭烏克蘭軍隊擊落」。英國《每日電訊報》消息稱,這個詞條的內容是19日遭不明人士篡改的。而推特賬號RuGovEdits則證實,這條被篡改的消息來自俄羅斯國營電視台「全俄羅斯國家電視廣播公司」( All-Russia State Television and Radio Broadcasting Company)的IP。顯然,俄政府試圖將責任推給烏克蘭軍方。據悉,RuGovEdits是專門追蹤俄政府網絡活動的網上平台。

我們再來瞭解一下俄羅斯的前身由共產黨掌權的專制獨裁政府蘇聯擊落民航客機的劣跡。1978年4月20日,韓國一架波音707客機被蘇聯導彈擊中,被迫降落在蘇聯西北部的湖面上,幸好沒有造成人員死亡。1983年9月1日,韓國一架KAL007號航班被蘇聯戰鬥機擊落,造成機上269人全部死亡。事發後,日本、美國等紛紛出動飛機和艦隻搜尋KAL007客機的下落。而當時知道真相的蘇聯卻佯裝不知,清理了現場銷毀了證據,並誤導了搜尋人員的工作方向,致使搜尋無果不得不暫停。之後幾天,蘇聯才承認其擊落了該架民航客機,世界輿論嘩然。

而一向追隨紅色老大哥腳步的小弟同樣由共產黨掌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犯過類似錯誤。1954年7月23日,英國國泰航空的一架DC-4「空中霸王」客機(Skymaster),從泰國曼谷飛往香港,途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南島三亞以東的公海上空時遭到兩架解放軍空軍拉-11戰機擊落,造成10死8傷。奇葩的是事後,中共政府拒絕並阻撓國際上對遇害主體的救援工作,威脅凡是進入其領空的其他國家飛機都會被擊落。而中共政府在此次MH17被擊落事件上極力為俄羅斯政府辯護的嘴臉也令人倍感噁心。

縱觀一系列的事實,不難看出以俄羅斯、中國、朝鮮等為代表的邪惡軸心國對文明世界的衝擊和危害有多麼大。而這種溫水煮青蛙般地危害卻長期以來被文明世界所忽視或有意規避,長此以往,對全球文明社會的人們來講真的是一種莫大的災難。

輿論向來喜歡用恐怖組織一詞來稱呼像烏克蘭親俄叛軍、哈馬斯、基地組織等這樣沒有體面的正式合法「身份」的組織,殊不知,它們跟俄羅斯、中國、朝鮮等擁有光鮮的正式合法「身份」和以「國」為單位的邪惡政權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這些名正言順的「國」才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組織,也是對文明世界正常人類的最大威脅。

有網友倡議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們都該聯合起來將嗜血的專制邪惡軸心、反人類的恐怖組織獨裁政府早日剷除,可事實卻不盡如人意。難怪有人嘆息「官府綏靖,屁民償命。自由世界,只有付出生命與自由的代價,才醒悟自由世界的維繫必須要對付獨裁世界;之前則與獨裁世界把酒言歡,和平共處,利益共享。」

的確,對邪惡的姑息,對專制獨裁的綏靖政策,目光短淺為利益所驅的世界只能是大家同受其累其害。中國的霧霾不是還能飄到影響美國西海岸麼,俄羅斯的導彈不是也能隨便擊落國際民航客機麼……當世界籠罩魔鬼的煙云,沒有人會是安全的。俄羅斯擊落民航客機事件再次警示全世界,只要像中共國、俄羅斯這樣的獨裁專制政權不除,全人類都不得安寧無安全感。人類都息息相關,專制獨裁國是世界最大恐怖主義組織,人類公敵。

網友崑崙風則怒叱「坐視敘利亞衝突,導致伊斯蘭極端勢力危及新伊拉克。默許普京主義暢行,眼看烏克蘭成為刀俎魚肉,為民航客機擊落埋下伏筆。奧黑及其盟國政客是縱容犯。套用阿倫特的說法,這就叫不作為的惡。馬航 MH17航班被烏克蘭反叛組織擊落,是國際綏靖與利益至上政策的結果。」

也有很多人認為此次MH17民航客機被擊落事件給國際社會文明世界敲響了警鐘,「歐美國家的民眾及其領導人應當明白:張伯倫、杜魯門的懦弱綏靖妥協退讓不但沒有如他們所願息事寧人,反而助長獨裁者貪婪和狂妄並因此得寸進尺,進而爆發更大的危機;張伯倫因避免觸怒法西斯而綏靖的結果是二次世界大戰,杜魯門因避免觸怒共產極權分子而綏靖的結果是死傷慘烈的朝鮮戰爭。」

逝者已去,希望他們用生命的代價能給文明世界帶來警示和更多思考,我們該如何繼續審視那些以「國」為單位,甚至合法且傲慢地行走在聯合國,企圖操縱文明世界的恐怖組織們?

荷蘭、馬來西亞、澳大利亞、烏克蘭等多國降半旗為此次事件罹難者默哀。一些莫斯科市民也自發前往荷蘭駐俄使館獻上鮮花和蠟燭並留下字條,表達對MH17航班罹難者的悼念之情,並紛紛留言:「原諒我們」;「可能的話寬恕我們」;「不是所有俄國人都是屠夫和恐怖分子」;「在我們國家還有很多熱愛人類的」……正常的人類還能保有樸素的正義之感,而那些在恐怖國家裡被洗腦的大眾卻迷失了。有網友指出:如果你認為MH17慘案的真相披露、真兇浮出,能讓崇拜普京、熱愛沙俄的中國人反省,那你很可能還不太瞭解中國人。很可能,這會使他們加倍崇敬敢於挑戰全人類的普京。

普京在中國的粉絲多不奇怪,中國人骨子裡就是崇拜暴君,崇拜所謂的鐵腕人物,即便歷史已經證明這些暴君鐵腕從未給人類帶來過幸福,他們依然會崇拜,因為潛意識裡那個暴君就是自己,「奴才翻身做了奴隸主」這才是延續了數千年不變的中國夢。

每到這種時候,都會蹦出一個奇怪的群體,彷彿看穿一切世事和陰謀,高呼「國家利益無對錯」。想到這件事就覺得可怖,一個完全沒有道義和規範觀念的群體,竟然用權力政治和社會達爾文主義為施暴者辯護,這是怎樣扭曲的靈魂。

中國人的反洗腦排毒之路真的還很長,因為即使他們移民到了文明世界若干年,卻依然擺不脫邪惡軸心後遺症。前不久發生在美國加州的一個事件就不難看出,這種以個體為單位從恐怖國家中帶出的毒素對文明世界的侵蝕有多麼不可小覷。2014年7月10日,福克斯新聞台一檔實事談話節目的主持人鮑勃•貝克爾在談論中國黑客頻繁入侵美國計算機系統時,說「中國人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唯一最大威脅。你知道我們做了什麼嗎?像往常一樣,我們把他們帶到這裡,我們教一幫中國佬,呃……中國人, 如何用電腦,然後他們回到中國,非法侵入我們的計算機系統。」

該主持人這樣一番自由的言論卻遭到華裔美國加州州參議員劉云平的指摘和刁難,劉在其個人網站上發表聲明,要求該主持人鮑勃•貝克爾為在節目中發表針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和誣衊言論一事引咎辭職。小題大做的劉云平何出此舉?企圖以權壓制自由媒體人的言論?他的動機不得不令人懷疑其與中共有著某種聯繫,難道只是單純地為華人鳴不平?而此中我並沒有看到令劉云平侃侃奇談如此義憤填膺的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單單劉云平這麼敏感?恐怕在美的華人敏感的還大有人在。之前也發生過一群華人遊行抗議某廣播電台主持人為一期不當節目道歉,這群華人將節目中一美國兒童的無忌童言視為不可忍受的辱華言論的事情。他們所遺傳的這種中共式的神經緊張模式令大多正常人類所詬病和恥笑。(事情的背景是這樣:2013年10月16日,美國廣播公司『英語:ABC’旗下節目《吉米•坎摩爾直播秀》英語:Jimmy Kimmel Live!播出一期〈兒童圓桌會〉,節目中有4個6歲左右的小朋友坐在一起模仿國家議會討論國家大事,當吉米問到「美國政府欠了中國1.3萬億美元該怎麼辦?」時,一名男孩答道:「我們應該繞到地球那邊去,把中國人都殺光(Kill everyone in China)」!吉米雖然沒有鼓勵,但也沒有嚴肅否定,而是似乎是帶有反諷意味地笑著說「是個有趣的想法」『interesting idea’。為此令敏感的中國移民們感情倍受傷害,大為光火,大有滅掉廣播公司,如中共般努力稱霸全球之勢。)

要說這些已入了美國籍的華人該愛和維護的應當是美國利益啊,可即使是美國人劉云平爬上了美國政府官員的位子仍是心繫大漢,而寬容的美國從來沒把你們批成「美奸」,沒用中共般製造各種莫須有罪名將異議人士抓進監獄的方式來對待有二心者。

殊不知,頻繁入侵美國計算機系統的黑客正是中共政府所支持和操縱的,已披露的消息證實美國FBI正全球通緝的中國黑客正來自中國解放軍部門,而中共只有一味地耍無賴死不承認。這麼丟人的事情,人家美國節目主持人拿來談論甚至調侃兩句就不行了嗎?佔著美國的資源,卻行傷害美國之實,當這樣一個個身藏劇毒的邪惡軸心後遺症個體進入美國政府官僚體系的時候,運用手中權力對文明世界作出的傷害比投機取巧的普通移民更甚。

中國未來的淨化之路確實還很長,而人心的轉變和淨化顯然更加艱巨。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