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罕見大規模空管 有何隱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07月29日訊】【熱點互動】罕見大規模空管 有何隱情?:網友爆料,中共有高官企圖逃跑。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就在今天,中國大陸的民航總局再次發布了大面積的航空紅色警報,稱29日下午14時至18時的上海區域將出現空域的繁忙情況。這也是維持了近2個星期的航班取消和延誤事件的進一步升級。這背後究竟是什麼原因?有諸多的揣測。我們來一起先看一下相關的新聞片段。

北京市公安局的官方微博7月22日發布消息,稱因「受其它用戶高頻度演習活動影響」,從7月20日開始到8月15日,會有長達26天的航空管制。

受影響的機場包括:上海虹橋、上海浦東、南京、杭州、武漢等12座機場。出入航班量都會減少25%。

而「其它用戶」指的是不是中共軍方?民航總局不肯透露。

中國東方航空公司前機長袁勝:「中國現在有些空中管制,不是民航說了算,南空有時有些軍事演習,好多正常的民航航路,就叫你改航路。以前也經常會碰到,但是沒有這麼大面積的。」

其實在這則通告發布之前,7月14日從中午到傍晚,已有超過100架次往返北京、上海的航班大範圍延誤,在下午3點半到5點半的2個小時內,北京到上海的11個航班全部取消,大量乘客滯留機場,辦理退票或改簽。

對於這一臨時變動,官方解釋為:「相關空域由其它用戶使用。」

中國東方航空公司前機長袁勝:「我基本上就是在(上海)浦東(機場)起飛,大概飛了18、9年,這種情況以前沒出現過,他空管,提前空管局就會通知過來的。『幾號幾號有個演習,這段航路要改航路』,不會賣好機票都準備走了(被)影響到,以前沒出現過這種。」

由於中共封鎖相關消息,引起一些網友在微博討論,猜測這次大規模關閉空域,是因為有高官試圖逃跑。

中共隨即逮捕了2名發帖的網友,但是仍然沒有發布官方消息解釋空管的原因。北京公安局隨後也悄然刪除了「大範圍航空管制」的微博通告。

一些外媒報導認為,這輪航空管制有可能是和7月15日開始的,涵蓋了六大軍區為期三個月的跨區演練有關。

主持人:觀眾朋友,剛剛我們看了一個相關的新聞,那麼如此大規模的航班取消或者延誤,這背後究竟是什麼原因?圍繞著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們一起討論。歡迎您撥打熱線電話參與我們今天的節目,熱線電話號碼: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可以撥打免費電話參與我們今天的節目,電話號碼是:950-403-33999,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

今天我們請到兩位嘉賓,一位是在現場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另外一位是資深的時事評論員文昭先生,文昭先生是通過Skype加入我們今天的節目。兩位好!

今天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大範圍的航班推延,或者說是取消,已經非常嚴重的影響了大陸人民的生活,有的說在這個僅僅一個小時的車程就要等24小時。那麼這種大範圍的航空管制所造成的延誤,在過去的歷史上尋不尋常?我不知道天笑您怎麼理解?

李天笑:我覺得這個絕非尋常,內藏玄機,而且這一次絕非一個所謂軍演或者氣象問題所能解釋的。首先,即使是很多原先分析講的就是軍演的話,在歷史上中共進行過五次大的軍演,在90年代又進行過幾次小的軍演,但是所有的軍演都沒有像這一次這麼長時間,26天,而且涉及到這麼大的地區,十幾個機場,這個是史無前例的,不能解釋。

第二個,你如果進行軍演的話,你選擇北京,京滬交通要道,商業要道,而上海和廣州的這個航路正處於中國整個工業、商業的交通樞紐上,這整個地區要作為軍事演習的空域來說,這是不能解釋的,世界上都沒有出現過。這第二個。

第三個,我覺得這個又在於什麼呢?在北戴河會議即將召開,中共內鬥進入白熱化,周永康的問題有待於解決,還有比方說劉雲山的問題也可能進行討論,還有涉及到江澤民在上海的基地的問題等等,這些問題可能在北戴河會議上都要提出來,或者進行一些交易,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大規模的航班停擺,或者說是軍演等等,這個是前所未有的。

還有一點,目前說有三個部門民航局、總參、國防部,先後出來對這個問題進行澄清,或者是直接或者是間接的,這個也是史無前例的,沒有說中國一件事情這麼多部門,特別是國防部也出來,說明這件事裡邊肯定有很大的玄機。我們等會兒討論。

主持人:好的。那麼我想請教文昭先生,這個背後的原因,大範圍延誤、空中管制,如此罕見,您覺得背後是什麼原因?那麼當然也有一種說法,在此前說可能是與某些人的出逃有關,比如說前不久傳出徐才厚被抓,當時另外一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也有類似被制裁的可能性,那麼您怎麼看?

文昭:關於這一次航班大面積延誤的原因,我一直在觀察,目前各種猜測,以網民的猜測為多,目前我還沒有看到一個比較有份量的爆料,以前如果有一個比較重大事件出來,總會相應有一些境外的網站,甚至海外媒體,有一些人以知情人身分來爆料,那麼這一次暫時還沒有看見。

那麼關於你剛才講的是不是跟某人出逃有關?這種猜測我並不是太看好。因為民航航空管制目前的做法,和防止某人出逃的應急措施,還是有比較大的區別的。因為一般來講你要防止某人出逃的話,你不僅應該是航空管制,同時陸地和海上交通也應該管制。而且防止出逃的應急措施它應該是一個短時間內的全面交通管制,它在一個較短時間內把那個目標人物控制起來,只要把那個人控制起來,他那個行動得以掌握,他不能夠自由行動,基本上這個事情就完成了。

你很難指定一些機場,指定一些地區來進行航空管制,因為別人也可以從別的機場來逃跑,對吧?而且你也不太可能需要那麼長時間,比如說需要從7月20日到8月中旬,一個多月的時間。因為要限制某人的出逃,限制某人的行動,它只需要一個較短的時間採取一個比較強制手段,把這個人行為控制住就可以,它並不需要那麼長的時間,一般來講是這樣。所以我不是太看好這種猜測,說是限制某人出逃。

但是它出現的時機肯定是有問題的,因為在現在這個情況下出現軍隊難以解釋原因的大規模異動,它一定是有背後的原因的,它反常嘛,凡是反常就必有隱情。具體後面原因是什麼呢?我覺得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來觀察來澄清。

主持人:好,剛才我們也提到中共官方這幾個部門,天笑博士,您提到了有幾個部門對此進行回應,就包括總參通過大陸的黨媒也發出了對這個事情的原因的解釋,其中說是因為戰備訓練,同時也提出說在過去的20年中,中國大陸的50%以上的軍用機場的淨空環境遭到人為的破壞。那您對這個解釋是否認同?您怎麼解讀?

李天笑:我想它出來解釋的話,是因為前一階段網民在網上有很多的猜測,但是共同的一點就認為是軍演;民航也有這種說法,部份工作人員對旅客進行解釋的時候也提到這一點,因此民憤較大。那麼這時候總參出來怎麼講呢?實際上是間接的為這次大規模的民航延誤或者取消做一個解釋,想平息民憤。

另外一點呢,我覺得它實際上也間接的指出來這是跟軍備訓練有關,這一次確實在部份或者是某個局部上,有軍事演習的成分在裡面,但是並不全部都是,主要原因可能還不在這兒。

另外,這說明一個什麼問題?說明現在整個空域的管理是由軍隊來實行的。這個實際上是中共標準的一個「先軍政策」,就是說黨的利益要由軍隊來保護,那軍隊保護黨的利益,軍隊受到黨極端的重視。這樣的話,目前為止,民航整個航道的開通,以及調整,以及變更航線等,這些都是要由空軍來決定的。

而且軍方已經在中國設了固定的2個空中禁區,66個空中危險區,199個空中限制區,還有若干個軍隊訓練的空域,這占了整個中國可航行空運的80%。換句話說,這次大規模的限制,使得民航的使用已經小得不能再小了,20%裡面再加以限制,這當然就是民憤了,本來老百姓已經沒有什麼飛行的區域,現在又藉各種原因把這個限制掉,當然很憤怒。

所以總參出來說話,不但沒有平息民憤,而且各方面的議論更加多了;因此後來國防部又出來了,國防部擠出另外的理由,說氣象原因,其實也不能說明問題。

主持人:其實我們看到這非常矛盾,剛才提到總參的發言之後,我們看到中共的黨媒《環球時報》也採訪了某位不具姓名的軍事專家,他也指出這背後可能會涉及到空軍當前的軍事行動,而且稱這是計劃好的演習。但是在這之後國防部又出來,在27日的時候,國防部指出這背後與軍演沒有關係,是氣象的原因。我不知道文昭先生您怎麼認識?您覺得這是氣象原因的可能性有多大?

文昭:我們最近沒有發現有特別異常的氣象的危險,今年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比方說飛機在颱風過境的時候,或者有特別雷雨天氣的時候,會影響它起降。但是會影響這麼大範圍的從華中到華東,12個機場這麼大範圍的,如果是氣象原因,那應該是一個相當廣泛的氣象異常現象,但我們現在沒有看到。所以這種解釋我覺得相當牽強的。至於說什麼雷雨天氣,往年什麼時候都有,並不顯示今年就特別多。

剛才講的這種異常的情況,我覺得恰恰說明這次航空管制很可能是一個臨時性的決定,以至於在中共內部的各個相關部門並沒有溝通好,它們互相之間的說法各異,也相互矛盾,彼此之間對這個事情沒有什麼準備。如果是一個影響力量很大的活動,它應該相應有一個公關策劃,相關部門應該協調口徑對外怎麼解釋,但是現在看起來矛盾比較多,彼此說法差異比較多,而且這些部門互相之間都不想承擔責任。

比方說民航總局指向空軍說航線變更,航班的安排變更,它不解釋原因;然後有一些大陸官方媒體就透露出來說跟軍演有關;然後總參部門又出來說是因為軍用機場的淨空環境遭到破壞,所以它現在軍用機場可用的很少,所以現在就要干擾到民航,間接的是說好像也是跟軍演有關;但國防部又說是氣象原因。

就是說彼此之間互相推諉責任,同時又沒有事先協調好統一的公關口徑,恰恰說明這個事情是比較臨時出現的,真的也許是某一個突發性的情況,但具體原因我們現在還不太好作出太肯定的猜測。但還是我剛才那句話,凡事反常它必有隱情。

李天笑:如果要求中共協調一致的話,那真是太奇怪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仔細查了一下,上海地區這2天近期的天氣預報,幾乎是近3天都是陽光多雲,最多小雨;29日到8月3日,多雲、小雨偶爾有中雨;8月4日到8月11日,基本上多雲偶爾有小雨;在北京、南京、揚州、常州、合肥這些地方,基本上都是晴多雲或者小雨,因此根本不存在使飛機不能夠飛行,或者是不能夠降落、起飛,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所以國防部的說法完全站不住腳,完全是一種藉口。

就像我們看一幅達•芬奇的畫,畫中有畫,本來用這個原因來說明,現在把這個原因刮掉一看還有原因,再刮刮看,還有嗎?還有,現在我們再看看底下還有什麼原因。

主持人:現在說法頗多,但是很多都站不住腳,究竟背後有什麼樣的隱情?我們想聽聽觀眾朋友的意見,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主持人您好。這個一定是有發生很嚴重的事件,什麼嚴重的事件?當然我們不知道,一定發生嚴重的事件。為什麼呢?美國自歷史以來沒有空管,但是有一次空管,就是「911」發生以後幾個小時,布什總統下命令,所有的飛機場不可以起飛、不可以降落。那個時候發生空管,全美國、全世界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全部公布出來。

而中共是屁大的事它也不講,什麼事都不講,這就使人發生恐慌,你什麼事發生了也不講。那美國發生空管,大家知道現在有人劫飛機,已經好幾架掉下來了,我們不得不做空管等等,所以全老百姓都不會去猜、不會去想,知道怎麼回事。而中共什麼事都秘密。但是我們可以肯定一定發生了嚴重的事件,希望你們查一查,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也注意到,同時我們也看到另外一個相關的報導,就是在上週三的時候,中共方面進行了一次摧毀衛星的導彈試驗,中共稱之為「陸基反導技術」試驗。美國國務院的發言人星期五也發表講話,對這件事情發表了一個評論。這次大規模的航班取消,空管,與這次試驗是否有關係?我不知道天笑博士您怎麼看?

李天笑:我說沒有什麼大關係。當然美國的說法跟它不一樣,講是「非破壞性」的反衛星試驗;中共的講法是「反導技術試驗」。這兩者之間實際上技術是一樣的,但是說法不一樣。因為什麼呢?在2007年,中共進行了一次外太空打衛星,結果把衛星打了很多碎片掉到外太空,影響外太空生態環境,美國和很多國家提出了抗議,所以這次它就講「反導技術」。

但是這個「反導技術」,當天,就是7月23日進行的時候,它講的是什麼?它規定有地域和時間限制,禁飛區是在四川、青海、甘肅、新疆四個地方,時間是23號晚19點至20點,就是1個小時,這個也就是在中西部這個地方。西部這個地方離現在發生大規模航班延誤和取消的華東和華南相差太遠。所以這兩者之間,即使它那邊發生了什麼情況,對空中造成一些污染或什麼,對這邊我覺得沒有什麼大的關係。這只不過是很多人在猜測嘛。

主持人:好,我們再來聽一下觀眾朋友對此是怎麼個看法。加州的吳先生,吳先生您好。

加州吳先生:大家好。我覺得這是非常蹊蹺的事情,是不是有可能要冒險打台灣?大家也可以從這個角度去討論和考慮。冒險嘗試一下,內外都取得一些所謂突破性。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再來接一下加州鮑女士的電話,鮑女士您好。

加州鮑女士:主持人好,專家學者們好。我想請問一下專家跟學者,中國大陸的飛行員全都是軍隊裡面培育出來的嗎?不然的話,為什麼一般的人沒有辦法去……比如說我在美國,如果我要學開飛機,我家住在機場附近,我就去學,沒有任何的空管。那這樣的話,中國大陸它對空管這麼嚴厲的話,一般的人民沒有辦法去學習飛行了,除非是軍隊出來的空軍才能夠開飛機嗎?

主持人:好,謝謝鮑女士。我想請文昭先生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提出的問題。其中一個就是關於是否是打台灣?當然最近也有一些分析指出是否是針對日本?您對這個問題怎麼看?

文昭:對,目前它的軍事指向並不明確,有一種猜測是說這個航空管制是要在東海進行大規模的軍事演習。但是現在既然國防部否認說是軍事演習的原因,這就表明現在當局並不想把人們的思想往軍事上引太多。

最近我們看到,現在中共的官方立場,針對日本它稍微有所軟化。軟化的意思就是說它並不想在最近這段時間製造更多的摩擦。因為日本在7月初的時候解禁了「集體自衛權」;那麼在6月底、7月初這段時間,中共又重新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似乎想緩和它過去一年多時間以來四面樹敵所造成的一個孤立局面。就現在看起來,它並不想引導人們,官方並不想引導人們的思想去朝軍事演習這個方向去設想。

還有剛才所談到的,目前它這個具體動機是非常值得猜測的,很可能是有一些突發事件,之前沒有預料到的狀況發生。至於說是不是跟軍演有關?我想軍演可能是一個大的背景。習近平上台以來,我們確實發現中共的軍事訓練的強度和規模是大大增加了。在2013年這一年的時候,全國進行了大約40場軍事演習,遠遠超過了以往年份的場次。

而且它現在軍事演習所提出的要求,特別是對於這些高技術兵種,像空軍、海軍和防空部隊,它要求在複雜的氣象條件下,複雜的電子對抗環境下,在陌生的環境下進行對抗演練。所以說它現在演習的特點是要進行長距離的大範圍的機動,目的是強調基地化的演習。現在中國有七大軍區,每個軍區都有自己專門的演習基地,就是在人員比較稀少的地方開闢專業基地。然後東部地區的軍區,比方說在濟南軍區、南京軍區,它可能會機動到西部地區,或者機動到北方進行演習,北方它可能會機動到其它地方進行演習。這種大範圍、大空間的軍事調動可能對交通是需要有一定的管制。

所以我認為,包括空軍、海軍這些技術兵種,防空部隊這些遠距離機動,有可能會造成它對空域管制的加強。但是奇怪之處在於,如果是一個事先計劃好的事情的話,它應該有一個公關策略,應該有一個解釋。即便它要進行東海軍事演習,它應該考慮到它的外交後果,這會引起國際的猜測,國際輿論的猜測。而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各執一詞,各方莫衷一是這樣一種結果。剛才有觀眾認為是針對台灣,我認為應該不是。

主持人:對,現在中國官方顯示非常混亂,又自相矛盾。天笑博士,您有什麼觀點?

李天笑:剛才有觀眾講打台灣,這個可能性幾乎沒有,為什麼呢?因為現在中共跟台灣之間的關係相對緩和,通過經濟上的統戰,再加上政治上統戰,目前來說,用武力來打台灣的這個可能性很小。

打日本,這種說法非常表面化。因為我們看到第一,如果要打日本進行軍演的話,那就要把日本作為一個假想敵,那麼目前在釣魚島方面的爭端是最突出的,應該是通過海軍登陸,或者反登陸,或者是潛艇,或者是軍艦、驅逐艦這些演習為主。

那麼我們看到現在中共自己公布的兩場演習,一個是四個海域的,東海、黃海、渤海、北部灣這個演習,這個演習實際上是很短期的,也就是幾天就結束了,它不會到8月15日。而且你說針對日本的話,我覺得這個演習倒是有可能。但是在華南和華東這個地方進行空中的演習,針對日本,可能性很小。為什麼?日本並沒有用飛機來打中國啊,對不對?雙方在中國境內空中的較量,目前來說可能性非常之小。

有一個澳門分析家說美國也會牽涉進來,那根本就不可能,美國怎麼會牽涉到這個事情?而且美國的空軍力量遠遠大於中國,中國根本就雞蛋碰石頭,不會這麼打。

還有,軍演的可能性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小的因素。從這兩次軍演,就是目前在四個海域,以及中西部這個演習來說,跟華東、華南的空中管制沒有什麼大的關係。所以一定是另有隱情,下面我們一定要分析這個。

主持人:那麼節目快進行到尾聲了,我還想再接一下觀眾朋友電話,紐約的錢先生,錢先生您好。

紐約錢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認為這個演習是不可能的。在華東、華南是人口最多的地方,也是空中交通最繁忙的地方,他們是找藉口。所以中共的話我也不相信它,你要演習的話,可以到西北方向去演習。有可能在軍中裡面有問題了,可能它要壓制軍區裡面要謀反啊什麼的。

主持人:好,謝謝錢先生。那麼究竟背後是什麼原因?我們注意到港媒剛剛傳出來,大規模航班延誤的時候,實際上習近平正在海外訪問拉美幾國,那麼他回去的時候,港媒報導有可能去參加北戴河會議。這件事情是否與北戴河會議有關?我們聽一下天笑博士的解讀。

李天笑:我覺得有三個可能性,三個分析的方向。第一個方向就是王岐山打虎,因為王岐山在7月初去內蒙的時候說得比較厲害,他說加強打虎力度,無禁區、無例外。然後在7月16日,第二輪中紀委巡視工作會議上,他又強調要打虎,高壓姿態,哪個地方的問題突出就巡視哪裡,不行的話再來個回馬槍,而且把上海、江蘇列為10個主要巡視的地區。

那麼他講話的時候,可能事先已經洩露出去一些消息了,因為有些人士有口風了嘛,得到一些消息。那這樣的話,很可能在7月14日很多人得到這個消息就要逃,那麼就先限制,防止這些人逃跑,把上海幫全部控制在上海,這是一個原因。

第二個就是北戴河、北戴河會議,目前中共最大的一個解決周永康問題,以及江澤民其它派系的問題,比方現任常委劉雲山,等等這些問題,有可能要在這一次北戴河會議上解決。北戴河會議上,根據以前幾次的經驗,江派很可能在這時候鬧事,比方說製造像昆明這樣的砍殺,這次可能用飛機來幹,或者逃跑,或者其它突發事件,都有可能。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可能的事件,比如說林彪那個時候逃跑,誰也沒有預料到,但是發生了,是吧?這是第二個原因。

第三個原因就是中共現在成立了一個叫「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這個是由習近平的大秘栗戰書現在直接領導,中央辦公廳主任,他控制了300架最先進的飛機,那麼很可能通過對這些飛機的調動,在東部和南部進行一些軍演來證實習近平控制軍隊的能力。也就是通過這一次在空軍的演習,進一步在向江派施加壓力,就是說你們不要動,要動的話,必然是要滅亡的。我覺得有這三個可能性。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天笑博士和文昭先生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