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寫在昆山8•2特大爆炸事故之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2日,是中國傳統的七夕節,也是牛郎織女一年一度相會團聚的日子。然而,當天上午7時27分,在號稱中國百強縣之首的昆山卻發生了一起震驚全國的特大爆炸事故——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的71名外來打工人員因粉塵爆炸轉眼間陰陽相隔,生死兩別,家破人亡。另有186人受傷,多數傷者燒傷面積超90%,最輕者也燒傷70%。

這起爆炸事故的威力堪稱恐怖。目擊者稱,事發現場火光沖天,爆炸產生了十來米高的煙柱。當場死亡的工人軀體被烤焦。廠區裏散落著燒焦的衣服和鞋子,滿地都能看到散落的玻璃碎片。很多逃出來的工人衣服被燒得乾乾淨淨,頭髮都燒沒了,燒傷的皮膚裸露著。

據生還者王國順回憶:當時「廠房全是火,濃煙往上冒。全亂套了,有人喊,有人哭,那聲音沙啞的,好像哭都哭不出來」。上午8點左右,他的妻子任美轉被人攙扶著從車間出來時,「我實在認不出來,頭發燒沒了,臉全燒焦了,連內衣都燒得沒剩下,就用袋子遮著」,當時,任美轉對王國順眨了下眼睛,王國順湊上去看了好久,才認出妻子。任美轉後來在醫院裏接受了手術,醫生將其氣管切開,用呼吸機幫助呼吸。醫生告訴王國順,任美轉燒傷面積97%,仍未能擺脫生命危險。2日晚上,醫生通知王國順「要做好心理準備」。

《新民網》報導,記者在事故現場和醫院,不斷看到家屬祈求的眼神。「你能幫我找到我老婆嗎?」「誰能告訴我,我兒子在哪裏?是死是活?」

正所謂禍不單行。據有心人盤點,今年來昆山市所在的江蘇省境內連續發生多起爆炸事故——1月6日,江蘇海門貝斯特化工廠發生爆炸,致1死2傷;4月16日,江蘇南通如皋雙馬化工廠發生爆炸,並引發火災,已致5人死亡;5月9日,江蘇南通一早餐店爆炸,一死兩傷;5月29日晚,江蘇揚州寶應一化工廠爆炸,方園2公里有震感,廠房被炸塌,三人受傷; 7月22日早上,江蘇洪澤縣一化工廠發生爆炸起火,直到中午12點,現場大火才初步被撲滅;7月31日晚7時30分,江蘇常州燕京石化廠發生爆炸,大火一直燃燒8個小時,連續4次爆炸,如同原子彈爆炸般令人驚恐。距離常州爆炸事故還不到48小時,昆山又發生了特大爆炸事故。

其實,安全事故頻發的又何止是江蘇一地呢?多年來伴隨著中國經濟的高增長,中國的安全生產事故率一直在高位徘徊。就在去年,新華社還曾為6月3日發生在吉林省一家禽業公司的特大火災事故專門發表了題為《特大事故頻發考驗平安中國》的評論。長期以來,中國企業的安全生產之所以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具體原因固然很多,但最重要的癥結就在於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是以GDP為中心的,工人的生命安全從來就沒被放在應有的位置上,不但許多企業一門心思只想著怎麼多掙錢,對員工的生命安全不管不顧,政府也沒把安全生產的監管真當回事,甚至視為可有可無,許多部門明知道存在問題卻經常不作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者雖有作為,僅僅只是走一下過場。

這次昆山8•2特大爆炸事故便是個典型的例子。首先,企業自身「零」防護。發生爆炸的中榮公司明知道高濃度粉塵具有巨大危險,卻沒對工人進行任何告知和預防培訓,沒建立任何安防措施,沒配置任何專業除塵設備和專門檢查人員,等於把毫不設防的員工和企業置入了一個遲早會爆的炸彈中。其次,昆山安監在「走秀」。該廠工人曾多次舉報工廠存在安全隱患,但結果卻是「層層檢查是家常便飯,但來人了做做樣子後沒見企業停工整頓」。能料想的是,中榮貢獻稅收解決就業,獲得當地政府支持,在安全關上也一同放寬了,這樣的短視思維不僅害了工人,也害了企業。最後,上級監管部門以「通知」代監管。2010年後,該廠造成人員傷亡的粉塵爆炸事故至少有8起,但上級安監部門採取的針對措施就是一級級下發通知。「通知一再下發,來了一籮筐」,卻沒真正解決任何問題。

不難想像,如果不從根本上轉變經濟增長模式,不徹底拋棄GDP至上的陳舊觀念,不真正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擺在第一位,發生再大再多的事故,死再多的人,付出再昂貴的學費,中國官方和企業也不會真正吸取血的教訓,類似昆山8•2特大爆炸事故這樣的悲劇還會繼續上演,更多的生命還可能成為下一場悲劇的犧牲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