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微博的路為什麼越走越窄?

微博的路越走越窄。其原因也是多方面的。第一,權力對微博的非法打擊。權力的打擊,名義上依法,實際上違法,這種違法,不是違背具體的法律,而是違背憲法的言論自由。憲法的言論自由,通過具體的法律使言論自由成為一紙空文,讓憲法落不到實處。憲法不再是法律的來源,而是具體的法律成了憲法的來源,這種本末倒置的法律,著實讓世界大跌眼鏡。依法治國,本來就是要依憲治國,結果卻是依具體的法律治國,把憲法當成了垃圾,棄之不用。把憲法當成垃圾,也就是舉著法律的旗幟,搞著不斷倒退的人治。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使現在的微博,已經沒有了原來的生機。人們在微博上說話,也是越來越小心,如果不小心,搞不好就會出一個罪名,比如傳謠造謠,比如尋釁滋事,比如危害國家安全。這罪名,都是讓人恐懼的罪名。人只要一恐懼,說話就走了板,膽小的,就不說了,膽大的,如果沒理性,還在繼續說,就被封了號,甚至銷了號。膽子既不大也不小的,說的話,也玩起了游擊戰術,不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就是指東打西,聲東擊西,指桑罵槐,借古喻今,再不就是說起了只有內行人或具有相關知識的「黑話」。

第二,微博實名制認證。微博實名制是權力打擊網民的一部分。現行的體制,使得人們議論政治具有很大的風險。網民們本以為,通過匿名的方式來談論政治,這樣的風險會小一些,言論的自由空間會大一些。但是,搞了實名制之後,很多人擔心權力的打擊報復,就沒有原來的勇氣和膽量談論政治。於是,退出微博的人越來越多,或者即使不退出微博,說真話的人也越來越少。直接的感覺是,說話有份量的,針砭時弊的,批評公權濫用的,反對腐敗的,傳播政治思想的微博越來越少,談情色的,曬風景的,談吃喝的,聊美女的微博越來越多。隨著媒體粗鄙時代的到來,微博粗鄙時代的到來,網民粗鄙的時代也到來了。人們關心政治的公共美德已經風光不在。

第三,網絡水軍的不良操作。公權力僱用網絡水軍,通過輿情分析師引導輿論,他們混淆是非,顛倒黑白,擾亂微博思想市場,甚至以流氓的手段對網絡大V進行污化,從而導致一些頭腦糊塗,是非不分的人也加入了污化大V的陣營裡,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具有公權私用和公權濫用的性質。公權力這樣做,在短時期內確實收到了明顯的效果,一旦人們覺醒,公權力就等於搬起網絡水軍這塊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現在正是因為網絡水軍的不良表現,使得人們對公權力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也使得人們退出了微博。公權力在微博上的亮劍,在收到成效的同時,也失去了民心。

第四,微信對微博空間地盤的擠佔。不可否認,無論是微博還是微信,人們都希望能夠抱團取暖。但是微博的自媒體性質和特點,使得微博必然具有公共領域的特點。在這一公共領域,人們的思想價值觀和利益訴求自然不同,人們還不太適應突然到來的自由化與多元化,也難以承受公共領域的粗鄙和非理性。相對微博而言,微信雖然具有公共領域的特點,但進入微信群的,大都是熟悉的人,或者是價值觀相同的人,思想價值觀的多元化具有理性和道德的回應,微博上的粗鄙和非理性在微信中難以有市場,抱團取曖更容易,於是人們選擇了退微博進微信。

第五,微博啟蒙的部分完成。微博是宣言書,微博是播種機,微博是謠言粉碎機,微博是真相的挖掘機。微博的啟蒙功能在瞬間得以完成。一些善於思考的網民,在短時間內就接受了新思想,新價值觀。他們把這些思想帶到實際當中去,把思想轉化為行動。從這個意義上說,微博的啟蒙,而且微博的平等的相互啟蒙成為政治實踐的思想基礎。他們需要的不再是思想,而是行動。不再是上網,而是上街。於是,網上的群體性事件,網上的維權事件,演變成了現實中的群體性事件,現實中的維權事件。

第六,微博上的分化。凡是人群就有左中右。微博網民也分為擁護不同價值觀的人群體,在不同的價值觀難以尋求共識的情況下,有的人選擇放棄,有的人選擇堅守,有的人選擇旁觀,有的人選擇拒絕。一些網絡大V選擇繼續啟蒙,一些網絡大V選擇放棄,大V的放棄也使得跟隨網絡大V粉絲放棄了微博。沒有大V的微博,失去部分大V的微博,就等於失去了思想的活力源,等於失去了思想激盪的市場。

微博的路越走越窄,無疑有多種多樣的原因,但根本性的原因,是公權力對微博的打壓,只是公權力這樣做,使思想沒有輸入的渠道,使怨氣沒有渲洩的場所,使利益沒有表達的地方,使情感失去了訴求的依託,時間久了,社會承受不了,就有爆炸的危險。現在,爆炸已經向我們招手了。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