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客:65載中國 我想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是共產黨中國國慶日。面對65載中國,

我想說:屠殺有完嗎?

生於三、五反中的我,幼年是在「肅反」和「反右」(不懂事)中渡過的。懂事後,爸媽告訴我:生我前,做法警的爸與南下幹部參加了「鎮反」,幾乎不回家,天天值班;以後三、五反、肅反、反右,爸都是積極分子。後來的史料嚇我一跳:鎮反逮捕158萬,其中死刑87萬;肅反逮捕21.5萬、其中死刑2.2萬、非正常死亡5.3萬,打擊幹部知識分子140萬。據法國學者考.克合編的《共產主義黑皮書》載:「從1950到1957年,中共的城市清算鬥爭造成100多萬人異常死亡」。我的嬰幼時期的政治環境,充滿著腥風血雨!

我想說:炮擊有用嗎?

上世紀50年代末,入小學不久的我,耳邊響起班主任的兩句話:「台灣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我們一定要解放台灣!」直到10多年後老蔣去世,才逐漸明白:58年「8.23」至79年元旦結束的長達20年之久的「炮擊金門」的敵對島—台灣,原來是個美麗富饒的寶島;「水深火熱」是無中生有的政治謊言;「炮擊金門」竟成了我入學的祝賀禮炮!昔日,「我們一定要解放台灣」的嚇唬口號,今日已變為「我們一定要言論自由」的大陸目標!

我想說:勞改能改造人嗎?

60年代初,媽告訴我:爸60、61年兩次去西北押犯人。出於好奇,我追問爸,好久,他才吐露:那次是他與同事押一犯人從上海至西寧,下火車後,搭去柴達木盆地青海勞改農場的汽車,路上顛簸4晝夜,加之高原反應、啃乾糧,已疲憊不堪,仍須輪換睡覺,以防犯人不測。爸說:一天沿途看不到幾個藏民;停車休息時,幾個藏民老遠躲著害怕,原來爸他們穿著警服。爸說:「59年平叛後,藏民不敢動漢人,很老實。」我入中學,愛泡茶喝,爸指著茶葉說:「知道嗎,這是安徽白茅嶺勞改農場送我的最好茶葉」。於是,「青海、安徽勞改農場」、「平叛」、「藏民」,這些敏感又模糊字眼,在我腦中抹之不去;據《青海省志.勞動改造志》載:58-61的3年內,有20多萬犯人和2.5萬勞教者被安置在德令哈、格爾木、巴洛灘等58個勞改場(廠),這些中有4159人死亡,其中3000是右派分子,死亡中有1000多是女性。另有史料記載:30年代享譽上海樂壇音樂家陳歌辛,因57年打成右派送白茅嶺農場改造,於1961年春節風雪之夜,凍死在野外山路上。據西藏軍區編的《西藏狀況教育基本教材》載:解放軍消滅西藏叛亂分子87000人。已故十世班禪喇嘛說,藏人「3.10」起義被鎮壓後,西藏三區(康區、衛藏、安多)人口中有15%的人被逮捕,其中近一半死在獄中。上述爸說的「藏民老實、害怕」的情景,是鎮壓藏民「3.10」起義後出現的後遺症,符合史料記載內容。

我想說:反革命宗教平反嗎?

文革前,我家搬入爸爸法院分配的機關大院。文革中有一天,爸爸指著隔壁花園說:「孩子,10幾年前,爸爸押過的龔品梅反革命宗教頭子,他原來就住在我們隔壁教堂的洋房裡」。於是,「反革命宗教」、「龔品梅」,八個字也久久留在我記憶中。直到2003年,我在海外網上查知:被教廷49年任命為天主教蘇州教區主教,後兼任滬寧蘇三教區主教,出生於天主教家庭的龔品梅,因督導聖母軍團,阻止其成員登記;拒絕官方天主教愛國會等所謂罪行,於1955年9月與范、金等30名神父及300名教徒在上海被捕入獄。1960年3月,以「龔品梅反革命集團」首犯罪名,判其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然而,教宗79年6月秘密冊封獄中他為樞機。88年釋放後,因心臟病去美國接受治療,在美國成立「龔品梅基金會」,呼籲中共給予人民更大宗教自由,直至2000年3月以98歲高齡(30年獄齡)去世。我認為這是理應平反的大冤案。迄今不平反最大原因之一,是中國宗教只服從共產黨的三自教會領導而拒絕教皇冊封等任何的督導。令我感動的是他說:「我從來都不會背叛我的信仰;」還有他遺囑:當中國不再由共產黨當權時,將他的遺體重新安葬在故鄉上海。我為有原來9年前(1955年)曾經是我們隔壁花園鄰居的上海老鄉、偉大而可敬的天主教華人領袖龔品梅而自豪、致敬!我更應該替已去世的、曾經執行公務押解過你的我老爸,說聲:對不起!你的墓誌銘將永遠刻印著人們對你生日的賀頌:「一品寒梅雪中傲立,獨擋風霜春撒人間」。

我想說:「三年自然災害」還說嗎?

文革中,70出頭的外公來上海過年,一天,我無意問起家鄉情況,外公笑著說:家鄉出有名的靈璧石,可做精製飾品。接著,外公陳下臉,輕聲對我說:可不要對外說啊,60年,不是你做老師的姨夫給我幾個饅頭,我早就餓死了,」又說:「靈璧和皖北的好多縣餓死很多人,村裡有一家七八口全死絕的」還說:「看見抬屍者抬到半途自己也餓死了」「還有嬰兒趴在餓死的母親身上拚命哭著要吃奶。」當時,我吃驚震撼,但也疑惑好久。直到後來閱讀記者楊繼繩的《墓碑》一書,才真正地知道:當時3300萬人的安徽省,餓死了237萬,證明外公的話是實話。所謂「三年自然災害」是不存在的,和平時期,無辜餓死3600-4000萬的慘劇,世界罕見!這成了共產黨剛建政10年的一塊「墓碑」!

我想說:一拳判5年,繼續嗎?

80年代實施改革開放,同時共產黨也發明一大法寶:「從重從快嚴打」。全國涉案23多萬,2.4萬人以流氓或反革命罪被槍斃。我的一個親戚,因愛打抱不平,打了對方三拳,被以犯罪團夥主犯重判15年,上訴期僅三天。算一下,打一拳判5年,當年就這樣法治過來了。

我想說:「六四」還會來嗎?

六四「平暴」後,每個黨員律師都要對「六四」表態;要自報六四時在哪?幹啥?搞人人過(政審)關。此前,出於對學生同情、支持的熱情,我騰出外出辦案的許多時間,在學生、市民遊行的主幹道,用135相機斷續拍下12卷黑白的,六四前後多個場合的稀貴照片,通過熟悉的個體照相店沖洗加印,予以歷史性珍藏。後來,鑑於律師人人過關的憂慮及我妻說漏嘴(無意中說出我拍照的事)的原因,於是,有一天,我將12卷的底片及照片包在多層報紙裡紮緊,冒雨騎著自行車,跨越盧灣、黃浦、閘北、虹口、楊浦五區,將它丟進上海東北楊浦區更遠端的居民水泥垃圾箱裡,讓它「箱間蒸發」!如今看來,我的「毀底滅片」還是智慧的。至少躲過一劫,倖免「遇難」。這種「六四情結」將伴我終身!

我想說:「活摘」沒事嗎?

2005年回上海探親,順便去瑞金醫院體檢,掛號時,發現門診大廳,中央豎立一塊不高的板子,上面寫「需要腎、肝臟移植者現在趕快去住院部xx室登記,現在還有」的字樣,當時我想,如今,家庭條件好了,想作器官移植者多了;但又一想,哪有這麼多人捐遺體啊?後來,慢慢意識到,除了死刑犯和自捐者外,這麼多供體哪裡來?大紀元和新唐人電視台用鐵的證據告訴我:是江澤民一手發起、策劃、用活摘法輪功成員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血腥暴行,以達到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目的。從大陸移植醫院公開網上顯示的全年移植數據得出:有6.5萬人(絕大多數是法輪功成員)的器官沒有出處,足以證明在龐大的器官移植幕後,隱藏著駭人聽聞的不可見人的殺人故事!瑞金醫院僅是上百個活摘器官醫院中的一個!

我想說:財產比生命還寶貴嗎?

為什麼,神州處處是鐵窗?

走遍中國城鄉大小、造型不一民宅,你會隨便發現從底樓到六樓甚至高至十樓,窗戶外,密集地安裝了用於防止破窗盜竊的鐵柵欄,那大塊大塊鐵柵欄排列得像監獄鐵窗一樣森嚴,又遮光又難看,最可怕的是,一旦大火封死房門,人就無法從窗戶逃生,釀成命喪窗檯之悲劇。2010年上海「11.15」膠州路大火,就是有人無法從鐵柵欄逃生而命喪窗檯的。中國每年發生民宅火警,因安裝鐵柵欄而無法逃生的死亡事件屢屢發生。為減少盜竊犯罪乃減輕公安工作量,公安局要求居民必須要裝鐵柵欄;而武警消防為確保火警逃生及減少傷亡,要求居民不要裝鐵柵欄窗。於是,形成公安與消防規範自相矛盾、互相扯皮的亂象,此況至今,越演越烈,究竟是人的生命寶貴還是財產寶貴?

為什麼,英倫處處是淨窗?

如果你縱橫英國大小城鄉民宅,你看不到從底樓到二、三樓或更高樓的窗戶外,用於防止破窗盜竊等發生而安裝的鐵柵欄。那整齊排列的相鄰窗戶,格局合理,明亮透澈,視野寬敞,正是英國幾百年建築輝煌的一次小閱兵。盜竊(輕的叫小偷)者雖屬非暴力犯罪,但由於犯罪中容易轉化為搶劫、殺人、傷害等罪,所以,任何國家對盜竊罪均給予一定處罰及呼籲大家做好防盜措施。但英國消防部門依據消法案例,規範民宅建築窗戶的安全要求,是一切從防火出發,從「防火重於防盜」出發,嚴禁窗外安裝人無法進出的鐵柵欄。據英國消防部門常年統計,發生民宅火警時,因無法從窗戶逃生而死亡者幾乎為零,這正是無安裝鐵柵欄的淨窗救了自己一命。如果為了防止偷盜而安裝無法逃生的鐵柵欄,雖然你千日不被盜竊,終會有一日火警無法逃生,喪命火海的悲劇發生。生命與財產的關係,生命重於大於高於財產。「沒有生命就沒有一切」的觀念在英國早已家喻戶曉,人人明白。這正是民主國家,一切從人民利益出發,不同於專制國家,一切從特權利益出發的根本區別!在此,我強烈呼籲大陸同胞,為了您和您家人的生命安全,請立即拆除你的鐵柵欄!同時,建議將破窗盜竊犯罪等同搶劫犯罪寫入刑法,大幅度加大嚴懲破窗盜竊的力度,這正是打擊犯罪,保護人民,穩定社會的一件實事!

我想說:香港有希望嗎?

歷史走進2014年9月28日—學生勇敢「佔中」的香港。因抗議人大常委會操控共產黨信賴的特首候選人,而拒絕民選候選人的「落閘」行為,學生首當其衝地展開一系列罷課、包圍特首總部、佔領金鐘、中環等處、彈劾特首梁振英下台等行動;在與港警對峙中,不怕催淚彈和胡椒粉的勇敢精神已獲得國際社會、各國政府的高度重視或呼籲,這是17年來,香港歸回中國最大學生運動和罷課行為。我以定居海外華人學者名義同情、贊同並聲援你們!你們為內地民眾反強拆、反侵權、反腐敗、反污染的維權抗爭樹起了一面旗幟,香港人自由思想和強烈保護本土的意識,一定會影響和喚起內地民眾,65載共產黨中國在悄然演變!

65載共產黨中國,伴著傷伴著痛,伴著血伴著淚,伴著死伴著罪,走進了歷史!

已走過九成以上65載共產黨中國的我,還想說什麼?

等屠殺、炮擊、勞改、平叛、限教、餓死、嚴打、審查、活摘、鐵窗、落閘等罪惡真相大白,並得到徹底清算的時刻,那才是真正的人民中國!

不然,將還是共產黨中國!

國慶日將永遠是國殤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