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敬賓:香港何以能夠「四兩撥千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面積不及上海五分之一,人口不及其三分之一。在巨大的中國行政區域內,香港的規模不過一個普通的二線城市。然而,這樣一個「小城」,當下正發生的「佔中」事件卻驚動整個世界。事件還遠沒到尾聲,香港學生與市民們依然高唱著「風雨中抱緊自由」在街頭駐守,而僵持狀態帶給中國政府的壓力卻是巨大的。一個龐大的、慣於依靠嚴密的權力系統治理社會的政府,現在在港人的和平抗命面前變得束手無策,它的龐大突然顯得好空洞、好虛弱。人們在觀望事件的走向,結局雖仍難以預測,但以四兩撬動千斤,港人未必不能。

「四兩」何以能撥動「千斤」呢?其實所謂「四兩」、「千斤」,只是人們目力所見之表面,「四兩」表面看小,卻有信念和道義的強大根基;「千斤」雖重,就好像是古希臘神話的巨人安泰,當他雙腳離開了大地,只需輕輕一撥,本已搖搖欲墜的「千斤」就會被它的自重擊毀。而中國大陸政權現在的境況,正如雙腳已離開大地的安泰。

人們常說,不要撒謊,因為一個謊言需要成百上千句謊言去維繫;作惡也是如此,一個人或一個組織做了一件壞事,如果不想承認,不想悔改,那他就會打擊那些要求他改過的人;然而又會遇到阻力與譴責,那他就再用強力打壓一次。可每一次的打壓,都是在不斷地增加著反對者。反對者的增多,刺激著作惡者的惡念,他拚命聚集力量,強大他的武力,以此來恫嚇反對他的人。就像滾雪球一樣,一開始一個惡的核心,粘連糾集起無數的惡,變成了一個惡貫滿盈的龐然大物。

由惡聚集成的龐然大物是很恐怖的,因為它可以不講道理,一切用斗的辦法去解決,並且因為強大,所以行起惡來無所顧忌。被這惡的氣勢籠罩下的人們,包括作惡者本身,往往容易被眼下的局面遮蔽住眼界,往往就接受了惡者的邏輯:強者王侯敗者賊,世界本無善惡之別,亦無報應可言。

然而這畢竟只是種目光短淺、心胸狹隘的認知。自然之法謂之道,大道貫通上達蒼宇下通人世,善惡自有分別與判斷,而貞下則起元,月滿必自虧,惡發展到極致也就到了它的盡頭。

今天中國的共產政權,就處在這樣的即將崩解的時刻。在經濟上,政府不惜重金收買世界各國,以求政權穩定;官僚階層全盤腐化,不計後果的貪污掠奪;平民飽受壓榨面臨生存危機,國庫嚴重空虛通貨膨脹已成事實。

在政治上,越南與朝鮮的共產極權已至末路,唯余中國政府仍口頭上不放棄共產意識形態,但終究是獨木難支,國際交往中愈來愈顯尷尬與孤立;同時其政權內部也處於分崩離析、你死我活的殊死搏鬥之中。習近平寄希望于通過大力反腐以振朝綱,但腐敗漫延是極權制度走到最後的通病,治標並不能治本。如果腐敗已遍及整個的官僚體系,習果真能有決心把這個體系全盤打翻嗎?如果腐敗已成為這個體制無法擺脫的潛規則,抓盡貪官再來一批又會如何?

整個社會更是民怨沸騰。中國共產黨從誕生至建政、執政,已近一個世紀,這近百年的歷史中,它的所作所為為自己積攢了無數的血淚債。1999年,江澤民身為共黨黨魁,運用這個黨多年積累的所有整人手段,打擊迫害法輪功信仰群體。但迫害者們卻沒料到,對於這群信仰者的迫害,最終將他們自己推到了身敗名裂的絕境。

法輪功的修鍊群體人數眾多,他們身處最惡劣的環境,卻恪守「真、善、忍」的信念,在中國開創了一個全新的非暴力不合作的公民反迫害的示範。面對暴力威脅,既不動搖,不服從,也不退縮,不絕望,又能做到不衝動,不以惡對惡。他們勇敢而又堅韌,不計個人危難披露事實真相,曝光惡者本質,啟發人們本性中的良善,勸誡人們拿出勇氣摒棄邪惡,從善如流。

這是一場了不起的公民運動。它不僅使人們逐漸認清對這群信仰者迫害的真實情況,而且給人們帶來了中國社會不至墮入暴力混亂危局的新的可能。共產政權沿其軌跡迅速腐化和匪化,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卻由法輪功的反迫害運動中受到啟發,找到了一條新的自救與救社會的道路。人們也都拿出了勇氣,拋棄共產思維中的鬥爭哲學,以真理對峙邪惡,以理性消解瘋狂。共產黨歷史上的筆筆劣跡被逐一盤點,曾經遭受的欺壓與掠奪,人們都在呼籲必須反省與清算。正義之聲正在逐漸上升與強盛,相應的,中共強權雖四處滅火,卻也終是強弩之末,力不從心了。

由上所述,擁有廣大領土與巨大人口的中國共產政權,雖然看似強大,其實已處在內患外困、千瘡百孔、危機四伏的險境之中。它在歷史上做的所有惡事,都是為自己埋伏未來將要爆發的炸藥,現在炸藥遍地,一個小小的火星都可能導致無法收拾的毀滅式的連環爆炸。

回來說到香港。其實香港問題也是早時中共政權為自己埋下的一顆炸彈。「一國兩制」本就是個推諉責任的不是辦法的辦法,一國為何要兩制呢?兩制之計是不可能長久的。中共不過是在耍伎倆,以他們某些人的盤算,曾經屢試不爽的暗度陳倉、偷梁換柱、先蠶食後鯨吞之法,在香港問題上仍可奏效。於是自香港回歸以來,中共政權一直打著民主的幌子,操控立法會與特首選舉,扭曲民意,含混民主概念,拖延普選計劃,按他們的想法,時間會磨平港人的稜角,加之利益收買,關鍵時刻還可用武力征服,不信香港不能赤化。

不過,時過境遷,共產體制的大勢已去,這是無可挽回的歷史趨勢,某些人赤化香港的企圖已註定變成泡影。香港人的生命裡有從英國繼承來的法治意識、正義原則,以及現代文明的自由精神與理性傳統,同時也積淀著華裔骨血裡的堅強、勤奮與聰慧,並且蘊藉著強烈的歷史感和責任感,他們珍惜家人,珍惜孩子,珍愛生於茲長於茲的香港,在關涉到自己與香港未來命運的重要關頭,他們擔負起了自己的使命,寧可冒坐牢之險,在街頭和平抗命,向外強中乾的中央政府大聲說出了「不」。

港人是智慧的,他們在「佔中」運動中表現出的克制與謙卑,使某些人妄圖挑起事端,伺機運用暴力鎮壓的計劃反覆落空。抗命者盡量降低自己的訴求,以至降到無法再降的最低限度,他們不擴大樹敵面,只就香港問題發聲,他們只要求撤換現任特首,而不道破梁特首背後牽涉到大陸方面的政治陰謀,他們只要求中央政府要說話算話,他們赤誠相見坦陳是否真普選關係到香港未來的福祉,必須要負責面對。

道理已全部都在港人一方,然而雖然港人的訴求已低到最底線,但普選一但實現,就意味著香港民主時代的到來,這恰恰觸碰到共產政權的最要害。因為香港一旦實現普選,必然會引發大陸不可遏制的民主呼聲,共產政權必然如摧枯拉朽一般迅速終結。

已被內鬥和自己歷史上的血債逼到無路可走的中共政權,現在又面臨著港人不屈不撓的民主抗爭,全世界都在關注著習李政府在此事件上的決定,因為它很可能就定下了中國–這個龐大共產專政國家的未來。這也正是本文題目「四兩撥千斤」之涵義所在。

今日之香港,是一個將引起轟動效應的導火索,還是會成為中共為自己埋下的又一顆炸彈,這是擺在習李政權面前的重要考題,他們如何做答,取決於他們品性中良知的比重,以及是否有審時度勢的智慧和順勢而行的勇氣。善良的人們不僅拭目以待,更在努力聲援港人早日獲得普選之民權,更用心祈福中國能早日擺脫困擾百年的邪氛瘴氣,迎來充盈著自由、善意和生機的朗朗乾坤。此屆中國的掌權者,希翼你們不要讓善良的人們失望。

2014年10月14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