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文:昆明徵地引發惡鬥事件的一點思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項目施工過程中,發生企業施工人員與富有村部分村民衝突事件。經公安機關調查和現場勘驗,截至昨天,昆明市晉寧縣晉城施工方與村民發生衝突已致8死18傷。其中企業施工方6人,村民2人。

村民撥6次110未見警察

阿樹榮擔心村民不是對手,先後撥打了6次昆明市110,對方說會處理,但遲遲沒見警察來。阿樹榮說,村民聚集在村口沒有動,對方突然就往村口衝過來,「見到村民就用石頭砸、用刀砍、用鋼管敲,還噴瓦斯,投擲燃燒瓶。

這足以證明開發商勾結政府欺壓百姓。開發商雇傭了黑社會和警察,而且大多數是便裝警察,城管部門及部分臨時工上千餘人統一著裝,一身黑,個個手持警棍、警用盾牌、警用電擊槍和催淚瓦斯對手無寸鐵善良的村民打、燒和殺。

試問:
開放商在哪兒購買的警棍?誰批准的?
開放商在哪兒購買的警用盾牌?誰批准的?
開放商在哪兒購買的警用電擊槍?誰批准的?
開放商在哪兒購買的警用催淚瓦斯?誰批准的?

共黨流氓加土匪的本性

當共黨這個獸性團伙還在佔山為王做土匪的時候,以毛澤東為首的一幫農村小知識分子,就非常注重電台和報紙的作用,充分地利用了中華民國時期人們所擁有的自由,猛烈地攻擊、謾罵,並且是公開揚言要推翻當時的政府。實質上,卻是要把中國作為斯大林的蘇聯的附屬國。但是在社論文章和言論上,卻是聲調極高地宣傳民主、自由、人權。聲稱一旦共黨當政,要在中國實現比美國更民主、更自由的政治制度。共黨之愚蠢就在於它們是土匪流氓起家,以為掌握了全部的輿論資源以後,以土匪的意識形態給全民強行地洗腦,就可以把中華民族變成土匪族。殊不知人是往高處走的,水才往低處流。水性楊花不是人類的共性,即便是江洋大盜也有幡然醒悟、金盆洗手的一剎那。

暴恐執政,暴恐襲擊,官逼民反,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中國人民有足夠的理由、智謀和勇氣去推翻共黨,期盼著這一天早點到來。

文章來源:作者投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