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劍:他們葬身火海為哪般?(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關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對於尚有良知和善念的人來說,是深信不疑的,尤其是近年來傳出來的成千上萬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事例,更是佐證了這一點,讓那些不信善惡必報而作惡的人們惶惶不可終日……

惡報的形式幾乎囊括了人間所有的痛苦,或車禍死、火燒死、病痛死、自殺死、被殺死、摔死、溺水死、電擊死、雷擊死……,或傷殘、鋃鐺入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或陷入殃及家人死亡、離婚、破財的痛苦中,或由於患絕症和無名病症陷入精神和肉體痛苦、日日在生不如死的絕望之中……五花八門的惡報形式真是令人有點眼花繚亂。

但有一點可能讀者想不通的是,有些看起來相同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為,這個為甚麼遭惡報車禍死,那個為甚麼火燒死,這一個為甚麼癌症死,那一個為甚麼禍及家人死,另一個為甚麼破財,那個又為甚麼入獄?……

神目如電,善惡有報、分毫不差。比如,一個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了一個法輪功學員,他覺得好像沒啥啊,只說了一句話或打了個電話啊。他可能不知,由於他的惡意舉報,那個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怎樣的刑訊逼供?是否被迫害致死?可知道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妻子(丈夫)兒女、父母姐妹弟兄遭受了怎樣的精神痛苦?他又讓多少公安國保、檢察院、法院、監獄有關人員對法輪功犯罪從而遭受了惡報?給別人造成甚麼痛苦,就一定要同樣償還,這是天理!所以眼花繚亂、五花八門的惡報方式就不足以為奇了,或許還不是最終的惡報呢。

篇幅有限,本文整理的是那些形形色色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葬身火海的十個案例,它告訴我們,如何對待法輪功,它關係到自身及家人的幸福與安全。跟隨共產黨迫害善良就是「玩火」,玩火者必自焚!

葬身火海報應的有謾罵、詆毀、誣蔑法輪功的,有做洗腦班幫兇的,有參與罰款、搶劫、勞教、判刑法輪功學員的,有暴力綁架學員到洗腦班的,有參與抓捕、綁架、監視、構陷、勒索法輪功學員的,有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有舉報法輪功學員領取賞金的……

他們遭葬身火海報應的結果令人震驚、慘不忍睹:或窒息而死、活活燒死,或被燒的死無全屍:燒成炭團、屍體只剩下一小堆殘骸,只能用鐵鍬鏟進棺材裏、只剩一邊上身和一個頭,或禍及家人被燒死體無完膚……

綁架法輪功學員、誹謗法輪功做「主講」遭惡報:遇車禍卡在車裏不能動彈活活燒死
安陸市府城派出所惡警楊琴,二零零七年,在各城鄉中、小學舉辦所謂的「法制宣傳教育活動」中,當主講,攻擊、誹謗法輪功。其丈夫甘曉林在府城派出所任指導員時,多次參與、指揮綁架法輪功學員。司機沈愛民則經常參與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等迫害活動。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晚,楊琴和甘曉林及司機沈愛民,帶著楊琴、甘曉林的獨生子去武漢看病時,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前面一輛大油罐車。楊琴與沈愛民卡在車裏不能動彈,活活被燒死。甘曉林被燒成重傷,鼻子、耳朵都燒掉了,四肢燒了三肢,其狀慘不忍睹。唯獨楊琴、甘曉林五歲的病兒被甩在車外,倖免一死。

做洗腦班幫兇遭惡報:禍及家人,一家三代四口人被活活燒死

花垣縣團結鎮政府人員吳吉平,女,此人不分是非,充當迫害法輪功的幫兇,種下惡果。二零一零年十月,在懷化洗腦班,花垣縣法輪功學員肖永康遭吳吉平等惡人暴力洗腦,被施吊銬酷刑幾天幾夜。當時吳吉平手拽鐵絲,逼肖永康看誣蔑法輪功的洗腦光碟,肖永康不看,吳吉平破口大罵,還說:「對肖永康耍狠,耍毒。」肖永康被放下來時,雙手已被生生撕脫一大塊皮,血肉模糊。

吳吉平無端仇視法輪功,其惡行招來想不到的禍事:走路摔跤,下身撕破,住進了醫院;又患上了婦科頑疾。二零一三年清明,吳吉平的母親、哥嫂與姪子,在去掃墓途中,私家車闖入隧道石牆,車毀人亡,一家三代四口人被活活燒死。

對法輪功學員罰款、勞教、判刑遭惡報:火災中窒息而死,女兒被火燒死

李亞飛,周口市太康縣公安局出入境辦公室科長,女,死年三十九歲,在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夜約十一時,家中突然起火,李亞飛及十四歲的女兒窒息死亡。

李亞飛曾任太康縣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長,賣力迫害法輪功,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李亞飛參與罰款、判刑、勞教,由此被提升為國保大隊教導員。二零零零年春,李亞飛伙同其他兩名警察將三名法輪功學員分別送至開封、鄭州勞教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期滿釋放,接回後又被投入太康縣看守所超期關押十三個月,當封金林接到六一零主任趙慶明的通知釋放時,李從中阻攔並意在繼續超期關押。

二零零八年,李亞飛被提升為太康縣公安局出入境辦公室科長期間,繼續作惡刁難、背地舉報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夜晚,家中起火,李亞飛遭惡報,窒息而死,還連累十四歲的女兒,被火燒死,體無完膚。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