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犯曾認罪卻被釋放 32年前命案重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1月30日訊】日前,有大陸媒體報導了一件32年前的迷案,當年該案疑犯曾認罪卻又很快被釋放;死者的兩次屍檢結論也大相徑庭。死者家人為討回公道32年堅持不懈的上訴、喊冤,終於爭取到重審命案,但一系列謎題仍未破解。

村民李鎖勞蹊蹺死亡

據陸媒華商報11月30日報導,32年前,洛南縣靈口鎮代川村村民李鎖勞在家中離奇身亡。案發後,疑犯落網且認罪,警方卻以猝死定案。

死者李鎖勞的弟弟李天民回憶,1982年11月30日晚11時許,他和父親已經入睡,不遠處的大哥家傳來孩子哭喊聲,他趕緊起床衝到大哥家,看到大哥坐在炕上背靠牆,口吐白沫,臉上冒汗,雙手不停抽搐。兩個孩子不停地哭泣,嫂子宋梅竹並不在家。他趕緊喊人幫忙,聞訊的村民陸續趕到李鎖勞家。大約30分鐘後,大哥李鎖勞就停止了呼吸。

事後李天民詢問12歲的侄子李軍芳誰來過家裡,侄子說他乾爸(張虎子)和一個陌生男子(劉更戌)給父親治病,父親一直喘不上氣,「好像想說話,又說不出來」

事發第二天,洛南縣公安局民警到達代川村,張虎子、劉更戌被警方控制,兩人均已認罪,但很快又被釋放。經市、縣兩級公安部門偵查,當時以急死(即常說的猝死)定案。

疑犯認罪為何又被釋放?

今年70歲的喬文秀說,當年辦案時,他是縣公安局教導員。張虎子、劉更戌被抓後,「他們都承認了以陰陽先生看病的名義,把老鼠藥裝進香煙里,給李鎖勞抽,還給他催了道符,讓他喝下。」張虎子當年也交代了殺人動機:他與宋梅竹有染,害死李鎖勞後,他倆可以結婚。

喬文秀表示,他認為當初的調查已經很清楚了,但是上邊要讓放人他也沒辦法,為此他還跟領導爭辯了幾句。之後,他就被調離了原工作崗位。

「陰陽先生」劉更戌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與李鎖勞素不相識,更無恩怨。自己當年只有19歲,懂一點陰陽之術。張虎子執意要請他去給李鎖勞「治病」,他拗不過就去了。到了李鎖勞家後,看到張虎子給李鎖勞遞了一根煙抽。見李鎖勞病因不清,就推脫自己治不了,張虎子非要堅持讓他治療。張虎子從李鎖勞家縫紉機上撕了塊白布,他就畫了道符,念了咒語讓李鎖勞兌水喝,水也是張虎子從外面端來的。

「後來,張虎子說去衛生站給李鎖勞拿點葯,讓我在那等。我等了三四十分鐘,見他還不回,就自己回家了。」劉更戌說,他治完病走的時候還看到李鎖勞並沒有異常,沒想到第二天聽說李鎖勞已經死了。

李天民說,張虎子、劉更戌被抓後,案情已經基本明了,但法醫鑒定李鎖勞之死系「腦溢血」,因證據不足,張虎子、劉更戌被釋放。李天民說,劉更戌的一個親戚當時在洛南縣政府做官,正是其一手促成了此次放人。

劉更戌承認,當時確有親戚在洛南縣政府工作,但他否認李天民的說法。「我跟這個親戚幾乎沒來往,他怎麼會救我?主要是屍檢報告證明我沒有問題,所以放人。具體咋回事,我也不清楚。」

獲釋後,張虎子去了外地,劉更戌一直在老家。事發一年後,宋梅竹改嫁。

開棺驗屍使案情峰迴路轉

李鎖勞死後,李天民不斷上訪,為大哥的死討說法。1984年6月,李天民到公安部上訪,該案獲得公安部批複。當年9月,洛南縣公安局對李鎖勞開棺驗屍。李家人及代川村的許多村民稱,當時聽說開館驗屍確認了李鎖勞是中毒身亡,但書面結果遲遲沒有給李家。

此後,當李天民再找到洛南縣公安局,警方已不再按照此前定案的結論來答覆他們,而稱「張虎子下落不明,正在找」。

直到今年新年後,李天民前往北京喊冤,終於促使洛南縣公安局於3月份成立專案組重新調查。

今年9月,李天民收到了《洛南縣公安局信訪事項告知通知書》。這是32年來第一份書面的上訪回復。回復中承認:1984年9月6日,洛南縣公安局開棺提取檢材送公安部,發現李鎖勞的胃區泥土含氟乙酰胺藥物(老鼠藥常含成分)。這與第一次的定案結論相悖。

今年10月27日張虎子被抓獲。雖然洛南縣公安局稱目前已對嫌疑人張虎子呈請檢察機關批准逮捕,但李天民表示,自己心中不少迷惑仍然未解:案子當初是否被人為干預?兩次屍檢結論為何不一,到底該取信哪種?如果真是毒殺,兇手是張虎子一人,還是也與劉更戌相關,或者還有他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