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我心中的2014風雲人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2月25日電】聖誕節,香港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回顧2014年的抗爭路,評論他心中的風雲人物是「逆轉未來的抗命者」。

黃之鋒:我心中的2014風雲人物 — 逆轉未來的抗命者

還記得年初談論著「佔領中環」總被人認為是「痴人說夢話」,無數以現實主義自居的社會賢達,本著舊有的學理認知和分析,為公民抗命爭普選定下棺材論,認為這既不可行又不實際,即使最後勉強發生,也謹得小貓三四隻,可是學聯戰友面對冷言閒語也從容地持守信念,在七月二日發起公民抗命,合共五百一十一位抗命者甘願承擔罪責繼而被捕,相信年初嘲諷學生的中年人也想不到有如此結果,終為公民抗命的抗爭模式揭開序幕。

春夏之交,無緣無故從北方來了一本白皮書,列明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更表示「特首和法官也必須愛國愛港」,遭法律界批評國務院有意把「三權合作」取替「三權分立」。那時那刻,教授們終日為「全民投票日」的投票率而掛心,擔憂各方高呼「一國大於兩制」,喊著「港人治港名存實亡」,「投完票都無用」和「政府唔會理你」等論調促使大家心灰意冷,以為十萬人投票已是異想天開,怎料八十萬人卻用選票向中央抗議:白皮書推不倒我們對真普選的執著。

八月三十一日,人大頒佈那個比民建聯保守,較工聯會還要不堪的決定,提委過半數的框架引致符合國際標淮的二十多個方案一拼被否決,幻想破滅的溫和學者喊著「民主回歸以死」,代議士除了聲言承諾否決議案,恍似走至無計可施的田地,可是群眾總是超越領袖,他們選擇實現政治理想而非接受政治現實,在九月二十八日抵抗著八十七顆催淚彈,在三個佔領區挨著「慈母」手中的鐵棍長達八十天,向世界吶喊:撐著雨傘,只因我們不甘心被「人大決定」淋熄對民主的決心

一年以來,中央對香港普選落下的閘有增無減,當無權者嘗試跨越當權者設下的每一道閘,猶如站在十字路口,在掙扎和灰心之時,很多人會作認命者,即使明知人大決定未如人意,假普選實在千瘡百孔,也許是身在其位身不由已,或是基於世故的計算和考慮,只能選擇逆來順受,但少數的人卻願在鐵屋裡吶喊,擔當著抗命者的角色,抗拒服從命運安排,抱著「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心態,嘗試把不可能變為可能,在每道閘口,他們也是硬著頭皮在六二二、七二和九二八把不可能變為可能。

這年是我心中的風雲人物就是「抗命者」,因為決心、堅持和信念就是他們的關鍵詞,即使當權者給予「抗命者」的未來只有假普選,他們也願在逆來順受和逆轉未來之間,選擇逆轉未來。

在二零一五年,但願抗命者期盼的未來,終能逆轉回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