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銘:從法國40政要捍衛言論自由的反恐大遊行看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法國《查理周刊》遭恐怖襲擊,警方認定此次為激進派穆斯林發起的「恐怖襲擊」行動,本次襲擊是法國恐怖主義自1961年維特里勒弗朗索瓦火車爆炸案以來,最嚴重的一次。

1月11日,全球約40個國家的政要與超過370萬法國民眾參加了反恐大遊行。除了對《查理周刊》暴恐事件和兩起伊斯蘭極端分子綁架人質事件表態,這次集會也被視為是捍衛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宣言。法國媒體以「前所未有的高層集會」來形容此次活動。

西方多國首領和主流媒體在評論《查理周刊》事件時,都刻意突出了「對新聞自由的支持」。許多世界政要參加巴黎的這次遊行或許引伸了一個關於恐怖主義於言論自由的重要信號。

使人不得不從個人、集團恐怖主義聯想到國家恐怖主義乃至國際恐怖主義。儘管國家恐怖主義之類的詞彙頗具爭議,但可以看到它們的最大的共同特點是:有意製造恐慌的暴力行為,意在達成宗教、政治或意識形態上的目的而故意攻擊非戰鬥群體或將他們的安危置之於恐怖氛圍當中。

作為國家恐怖主義來講,就是暴力輿權力的結合。即盜用國家政府的權力,開動國家暴力機器,對人民實行恐怖統治。甚至將這種國家恐怖主義向境外輸送,形成超越國界的恐怖主義行為。比如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就是對人類自由威脅最大的國際恐怖主義

迄今為止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共產主義恐怖暴力群體,它們用「槍杆子裏面出政權」的暴力恐怖主義竊取國家政權,用「一言堂」手段全面壟斷所有新聞、出版、言論自由等等。中共用暴力恐怖在國內製造了文化大革命;89年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開足了暴力機器,製造了血腥的大屠殺;99年中共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群體實行滅絕性鎮壓,製造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天底下最邪惡的血腥迫害。

用國家暴力機器來進行恐怖主義活動的中共,跟一般的恐怖組織一樣,對中國民眾從事了大量綁架、酷刑、監視、欺騙、關押、殘害、暗殺等等恐怖主義行為,特別對法輪功群體表現尤其突出,在鐵證如山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以及三十幾名中共高官先後被國際上多個國家法庭起訴。還有眾多參與國家暴力恐怖迫害的中共官員名字被收錄在「追查國際」的名冊內。

中共國家恐怖主義旨在政治和意識形態為目的,就是相當於宗教極端勢力,用脅迫手段控制中國民眾的言論,凡是與這個宗教極端勢力不一至的思想和言論必將受到國家暴力機器的打壓。

為了扼殺網民自由言論,中共控制所有媒體、封鎖網路,今年中共還將全面實行「網路實名制」,封殺網民在微博、貼吧等交流平台的匿名、昵稱、化名言論,使真名真姓的民眾不得與中共的政治和意識形態發生衝突,中共將民眾言論全部統一到「五毛」的步伐上去,扼殺民眾最基本的自由權利。實名制的網民隨時可能面臨被綁架、關押等等迫害。這與激進派穆斯林發起對法國《查理周刊》的自由言論進行恐怖襲擊同出一轍。

不僅如此,中共還將恐怖主義向境外輸送,形成了「國際恐怖主義」。中共投入大量資金開發「防火牆」、「金盾工程」等軟體,除了過濾敏感詞外,也過濾網路國際出口上內容的軟硬體系統,監控國際網關上的通訊,對認為不符合中共官方要求的傳輸內容進行干擾、阻斷、屏蔽,包括網路各個環節的封鎖和監視系統。美國等民主自由國家的網路公司、包括軍事、經濟等領域都遭到過來自中共的黑客入侵;境外旨在幫助中國網民自由上網的動態網也常常受到來自中共的網路攻擊。此外,中共還派出大量恐怖分子遍布世界各地進行流氓恐怖活動,並向境外辦學,輸送與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相背離的「黨文化」。

在法國,全球約40個國家的政要參加反恐大遊行。我想針對的絕不僅僅是《查理周刊》暴恐事件,而是一次捍衛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國際宣言;是一次抵觸國際恐怖主義的大聯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