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媒揭蟻力神往事 趙本山「終究跑不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月19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四面楚歌」的趙本山近日又被中共黨媒「踩了痛腳」。「人民網」載文揭發趙本山與「蟻力神天璽集團」的董事長王奉友「關係非同一般」,把公眾的視線再次引向當年導致逾30萬養殖戶血本無歸,涉及金額達兩百億人民幣的「蟻力神詐騙案」。

黨媒重提趙本山的「蟻力神」往事

1月18日,中共喉舌人民網手機版以《趙本山鄉親:他以往上墳都是大車隊去年僅兩車》為題,全文轉載《齊魯晚報》的相關報導。在這個報導中不但提及與趙本山關係密切的遼寧省當局副秘書長的魏俊星,魏俊星1月16日被調查。同時還舉報趙與被告人涉嫌合同詐騙等多項罪名的王奉友「關係非同一般」。

該文寫道:在此之前,趙本山一個朋友就出了事。2009年5月,遼寧省瀋陽市中級法院正式公開審理蟻力神案件,檢察機關指控王奉友等被告人涉嫌合同詐騙等多項罪名。而此前那句『誰用誰知道』的廣告語讓蟻力神早已家喻戶曉,說出這句廣告詞的,正是當時事業如日中天的趙本山。除了廣告,趙本山多部電視劇中都有王奉友和蟻力神的影子,與趙本山打過交道的孫平說,在遼寧沒有人不知道趙本山與王奉友關係非同一般。

該文還特別寫道:「如今王奉友已經鋃鐺入獄,而網上也傳出了不少有關開原市原市委書記的負面消息,似乎趙本山的朋友圈正在一步步走向深淵,而趙本山本人的日子也不好過。」

有分析指該文「放風意味甚濃」,看來趙本山「終究跑不了」,北京當局收拾趙本山的節奏或將加快。

趙本山與王奉友共同推動的蟻力神騙局

據公開的資料,早在2001年之前,王奉友就以鼎新公司名義開始螞蟻養殖經營活動。2003年1月,王奉友等人出資1億多元註冊成立了遼寧省蟻力神天璽集團有限公司,王奉友任法人代表。該集團內有9家企業,主要從事「蟻力神」系列產品的生產和銷售,同時還經營生產蟻力神系列產品的主要原料——螞蟻的租養活動。

「蟻力神」這個據稱以螞蟻為原料的產品被宣傳為具有延緩衰老、祛除黃褐斑、抗疲勞、調節血脂、改善睡眠質量等功效的保健品。當年,薄熙來曾以遼寧省長的身份表示支援和信賴,使「蟻力神」的直銷執照批複的速度快的驚人;而每天在黃金時段的電視廣告上趙本山一臉曖昧笑容稱「誰用誰知道!」更是將蟻力神產品推上了頂峰。2007年8月份起,蟻力神天璽集團有限公司收入和支出出現逆差,資金鏈開始斷裂,無法履行公司與養殖戶簽訂的合同。

遼寧蟻力神公司的一位會計人員曾在大陸網路論壇上透露,該公司以委託養殖螞蟻為名義,承諾養戶交納1萬元保證金租養螞蟻,14個月後連本帶利息返還13,250元。實際上蟻力神真正的目的就是收取養戶的抵押金,用后加盟養戶交的抵押金給先加盟的養戶,以騙取更多養戶加盟,是個不折不扣的詐騙集團,而中間使力最大的除了批准營業執照的薄熙來,就全靠趙本山了。該公司上門收購螞蟻時,根本不分品質、也不過秤,就是鼓動養殖戶繼續投資養殖。該公司去年銷售蟻力神系列產品僅6千萬元,但委託養殖螞蟻收取養戶保證金卻達幾十億。

然而,這個靠騙取養殖戶抵押金,非法集資上百億的企業,在過去的數年時間中,卻曾先後榮獲瀋陽市的「慈善突出貢獻(企業)獎」、「感動瀋陽慈善貢獻獎」、「全國質量誠信放心示範品牌」等多項大獎,蟻力神的老總——王奉友本人也獲得了「2006中國民營企業產業領袖人物」、「最具社會責任感企業家」等榮譽。

當時外界皆知王奉友與趙本山的私交甚篤。王奉友曾在趙本山的《馬大帥》里串演過角色──拳擊手兒子的父親。此外,2002年7月17日,蟻力神在遼寧體育館舉行了「蟻力神-趙本山扶貧助學義演晚會」;2004年9月27日,王奉友與趙本山同赴瀋陽市養老院敬老院慰問等。

此外,在趙本山執導並主演的電視連續劇《劉老根》中,又專門為推銷「蟻力神」編造了一個叫「葯匣子」的人物,稱是吃螞蟻產品而治好了多年的頑症。趙本山還讓他主要贊助的電視劇《馬大帥》的每一集中,都讓觀眾多次見到這個蟻力神三個字,在推廣蟻力神這件事情上可謂不遺餘力。這背後暗藏了怎樣巨大的經濟利益則成為秘密。

2007年11月2日,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簡稱FDA)發出警告:「蟻力神」品牌產品及ACTRA—RX(實際處方名稱)含有處方濃度的「西地那非」成分。而這種「西地那非」正是大名鼎鼎的「偉哥」的主要成分,該成分用於治療男性勃起功能障礙。

FDA還警告說,「西地那非」與某些含有硝酸鹽類的處方葯(比如硝酸甘油)或違禁物質(硝酸戊酯)等藥物相互作用,可能導致血壓降低,從而影響人體健康,甚至威脅人的生命。因此,必須在醫生的指導下才可以使用。這個警告在中國大陸引起一片嘩然。

2007年11月30日,遼寧省蟻力神天璽集團有限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包括王奉友在內的相關人員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瀋陽市檢察院審查認定,王奉友等55人涉嫌合同詐騙等多項罪名,並向瀋陽市中級法院提起公訴。但此後,該案的最終結局卻如石沉海底,沒有了下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