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李洪志先生五次廣州傳功傳法(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2月25日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1992年起洪傳佛法,曾經五臨廣東省廣州市開辦法輪功學習班。《明慧網》2月25日發表連載文章,回憶當年李洪志先生的傳法情況,現轉載如下: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1)

廣州,是華夏神州的南大門。南臨清澈柔美的珠江水,北依蒼莽壯麗的白雲山,是座有著千年神話傳奇和悠久文明歷史的毓秀華美的南國古都。遠古以來,「五羊銜谷,萃於楚庭」的吉祥神話一直在民間廣為流傳。相傳周夷王時,有五位仙人,著五色彩衣,騎五色羊,手裏各拿一串谷穗,飛至楚庭(今日的廣州),仙人將谷穗贈予廣州人,並「祝願此地永無荒蕪」。仙人言畢冉冉升空而去,羊化為石。廣州也因此而有「羊城」和「穗城」之稱。

中華民族燦爛的神傳文化,如雨露般的一直滋潤著嶺南這片熱土,維繫著人們的道德,生生不息。但自從西來共產主義幽靈欺凌中國、共產邪黨竊國開始,美麗的南國就和全國一樣,陷入有史以來最動亂、最昏暗的劫難之中。一次次狂風暴雨般的整人運動,一次次的恐嚇和殺戮,給嶺南民眾帶來無盡的苦痛。傳統文化慘遭破壞和洗劫,導致民眾思想的極度混亂和先天善良本性的嚴重迷失。

一九九二年,李洪志先生開始洪傳「真、善、忍」大法,喚醒人們沉睡的記憶,指引人們生命的昇華與回歸。從一九九三年四月起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李洪志先生先後在廣州舉辦有五期法輪功學習班,共有8000多人現場聆聽師父的講法。另外,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師尊在廣州舉辦了全國最後一個學習班期間,對全國各地輔導站的輔導員講法。

法輪大法洪傳南粵大地。自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九年短短的六年間,修煉人從幾千人到幾十萬人,大法「真、善、忍」宇宙至高法理,照亮了修煉者的心,不僅使修者重獲身心的健康和快樂,更重要的是提高了修者的道德水平,走上了返本歸真的道路,向無私無我的崇高思想境界昇華。法輪大法在真修者的心裏,在人世間深深的紮下了根。

整整二十年過去了,大法福音,傳遍世界;無限威德,震撼寰宇;浩蕩師恩,銘刻人心。為讓芸芸眾生得知大法之美好,認清中共惡黨的邪惡,為了更好的救度世人,我們廣州大法弟子對法輪大法洪傳廣東的歷史做一次詳細的回顧,共同記載這段輝煌的歷史,誠摯的告訴未來──李洪志師尊慈悲偉大!法輪大法好!

第一節 師尊第一次廣州傳功傳法

20世紀80年代,中華大地曾掀起過一陣全民氣功熱,數以十萬計的人練過各種氣功。雖然,氣功的傳播也遭到邪惡勢力的種種阻撓,到80年代中期,形成了一種迅猛的趨勢,席捲全國各個地區。短短幾年,氣功愛好者已達6000多萬人,氣功報刊就有幾十家,各種氣功學術著作、氣功醫療院、氣功表演會,處處開花。全國有2400多種氣功門派在各地流傳,上億人參加氣功鍛煉。氣功界內部也形成了非常錯綜複雜的局面,一些假氣功、偽氣功也在惑亂人間。

甘霖喜降

在氣功熱潮中,李洪志先生所傳的法輪功如廣褒蒼宇中最閃亮的一顆巨星喜降人間,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在吉林長春首次講法。在長春成功舉辦了兩期學習班後,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二年六月來到北京。北京氣功界的權威人士們被師尊超常的功法、功能深深折服,一致通過了各項測試和理論考評,立刻成立直屬的法輪功研究會作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分會,並向全國推廣。至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廣州講法,應各地官方氣功科學研究會等單位邀請,先後在中國各地共辦班講法傳功56次,每期學習班為7至10天,先後有約六萬七千餘人次有緣參加師尊親授之學習班。師尊無論到何處辦班,都以最低的收費標準(還對老學員減半收費),而給予的卻是無法估量。

廣東省氣功協會的一位負責人在一九九二年北京健康博覽會上見到李洪志師尊,看到法輪功深受廣大氣功愛好者的歡迎,當時就向師尊發出了邀請。於是,在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三日至二十二日,廣州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在廣州市橡膠廠工會禮堂成功舉辦,參加人數約200人,主辦單位為廣東省氣功協會屬下的廣州寶林氣功學校。陪同與師尊來廣州辦班的有北京法輪功研究會的工作人員和武漢一些老學員。

參加第一期學習班的學員老年人比較多,年輕人也有,但比較少。第一天是在廣州市美術中學(位於東風二路廣州烈士陵園後門西側旁)的教學樓一樓課室舉辦。由於課室很小,所以第二天晚上就改在廣州市較場西路廣州橡膠廠禮堂舉辦,以前又叫3518兵工廠(即現在的中華廣場處)。

有學員回憶說,第一天晚上(正常上課時間是每晚7:30─9:30),師尊身穿深藍色西裝,身材高大,相貌端正,面帶祥和健步走進課室。師尊簡單的作了自我介紹之後,接著就開始講法。

有學員回憶說,師尊講法時從不用講稿,每次只見持有一張紙條,望一眼,就有條有理的從修煉的最低層氣功講起,由淺入深的把高層法理闡述出來,講明了修煉就是修人的心性。過了一會兒,師尊看見還有很多沒報名的人,站在門外和窗戶外面聽法,師尊對氣功協會的工作人員說:「讓他們進來吧,不要在外面偷聽,否則是屬於盜法行為,你們都進來坐著聽。」大家都進來了,心情非常感動,都說這個老師真好!然後師尊又繼續講法。

講課中師尊用粉筆在黑板上畫了一個法輪圖形,問大家看到甚麼,當時,有一些學員的天目開了,真的就看見法輪圖形中間的卍字符在旋轉,其餘四個卍字符和四個太極圖也在向不同的角度旋轉。第二天晚上,一入禮堂到處都聞到一陣清香的氣味!

每次師尊講完課,從講台下來時,都會一直走到聽課的學員中,不少學員便向師尊提問,師尊都會耐心的一一作解答。

癱婦行走

有老學員將師尊廣州辦班的消息一一通知了在廣州的親人、同學和朋友,想要親朋好友都來參加法輪功學習班。師尊卻不止一次的對她講「佛度有緣人」的法理,說修煉是最嚴肅,最神聖的事情,必須這個人發自內心想真修才行的,教我們不要硬拉別人來參加學習班,不要勉強別人……

第三天晚上,剛上課不久,有一對從廣西來的夫婦進來了,只見一個男的推著一個坐在輪椅上偏癱的戴著眼鏡的中年婦女來聽法,因為師尊第一次來廣州講法,有許多人是抱著治病的想法來學的,並不知道是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是真正的佛法修煉,所以下課後沒有多少學員的時候,師尊破例給這位學員調整身體,在場的很多學員都親眼看見整個過程。只見師尊用右掌輕輕拍打她右邊的小腿十幾下,然後就叫她下地走。開始時她不敢走,師父說,「沒關係,你下來走一走吧」,她真的就下地一步一步的走起來,大家當時非常驚訝,第一次看到偏癱病人經過師父調整後,不用再坐輪椅,很快就能走路了,真是神奇啊!都讚歎師尊的功夫真高!

在最後一堂課中,這個婦女寫了一封長長的感謝信,淚流滿面的讀起來,她說,她看過中西醫,吃了不少藥,也沒有好,她曾經叫一個從杭州來廣州辦班的氣功師給她治病,這個又矮又瘦,臉發青,背還有點駝的氣功師說,給你治也行,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必須叫報社、電台和電視台的記者來,讓他們拍攝採訪,是我幫你治好偏癱的,讓他們幫我宣傳做廣告!於是,她就按照他所說的去辦了,當時這個氣功師發功後,她能走路了,她就把錢給了這個氣功師,可是等他和記者們走後,她的偏癱又復發了,錢也花了,病卻沒好,她才知道上當受騙。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真正的給她治好了偏癱,卻沒有收她一分錢,也沒有叫報社的記者來拍攝顯示自己,順便做廣告。是師父使她能夠從新走路,是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大家聽了都非常感動,一時掌聲四起。

師尊慈悲

在第一期師父講法班期間,約在第四節課時(一九九三年四月十六、十七日),師尊在課間休息前向全體參加班的學員提出建立廣州法輪功輔導站的要求,主要目地是便於學員學煉功,使想學功的人有人教,煉的學員如果動作偏了時有人糾正,有空的時候能召集學員一起煉功,互相促進。當場就問在場的學員,誰有這個熱心,誰願參加的學員舉手報個名。當時省氣功協會的負責人也參加了第一期的聽課,聽課中他的天目開了,看到了法輪,他很興奮,便在下課時跟學員講自己見到的東西,學員也很受鼓舞,所以,這位負責人便自告奮勇舉手要想當廣州法輪功輔導站的站長。有個廣州學員當時也舉了手。師尊隨即宣布,廣州輔導站的工作就由省氣功協會的這個負責人和這位廣州學員共同負責。第一期廣州講法班結束後,這兩位站長就以廣州輔導站的名義代表學員向師父贈送了錦旗。

師尊和北京法輪功研究會的工作人員是主辦方安排住在廣州市橡膠廠招待所內,駐地非常簡陋,吃飯就在廠內食堂。師尊一般都吃快餐麵,偶爾吃幾次食堂。一天晚餐,有個學員端著一碗米飯,看著幾根無油的白菜,白菜整根還沒切斷,實在嚥不下去。正巧一個廣州的同學來看她,用奇異的眼光看著她說,「你們怎麼就吃這……」這個學員回頭看師尊,師尊已把飯菜全吃光了,笑呵呵的準備去上課。她頓時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一天課後,師尊笑著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走,今天咱們下館子。」師徒六人到街上吃了碗燒鵝面。回來路上,一個北京法輪功研究會的學員說:「要不是因為你們,師父是從來不在外面吃飯的,老吃泡麵。」

還有一次,大家正在吃飯,師父對身邊的一個學員說聲「來」,就夾了一個荷包蛋放到學員的碗裏。這個學員抬頭一看,其他學員都用手把自己的碗蓋住了,還有兩個學員端著碗跑開了。原來,這荷包蛋是有學員見師尊講課很辛苦,特意買了給師父吃的。師尊慈祥的微笑著說:「吃啊,大家都很辛苦的,吃吧!」師父總是這樣,心裏總是惦著他人。

有學員回憶說:因為感到李老師的課講的太好了,想錄下來反覆聽。隨即,自己便花了近200元購買了一台錄音機。經同意,放在師父講法台上。當時台上放有二部錄音機,一部是北京研究會的一學員放的小型錄音機,另一部就是廣州一學員放的大錄音機。不知何故,廣州這個學員錄的效果不是太好,聽完課後就向北京研究會的學員借帶復錄,他們請示師尊,師尊同意了。師尊當即還取了一枚法輪章送給了這個廣州學員。這個學員覺得十分榮幸,珍藏至今。

遊歷羊城

辦班期間,師尊帶著一些學員遊覽了越秀山、西漢南越王墓、六榕寺等。六榕寺坐落在今廣州市的六榕路,是一座有著1400多年歷史的佛教名勝古剎。早在南北朝時期的宋代(420~479年),六榕寺原址已建有佛殿,名為寶莊嚴寺。該寺門楣上的「六榕」二字,為宋代大文豪蘇東坡所書,是歷代羊城的著名古剎之一。師尊一行在廟門口,看到有個和尚,抖抖的僧衣,戴著有鏈子的金絲眼鏡,騎著一輛「山地車」,「油油」的兩邊晃,正往廟裏騎去。大家說:「哇,這,現在的出家人還有這模樣!」師尊說:「這,現在的和尚。」

在第一期講法班上,寶林學校校長向師父彙報第一期只有一百八十多學員時,師父說:「學的人太少了,希望下一期會有更多的人來學」。一些學員聽到後,覺的這麼好的氣功,應該叫更多的人來學才對!

在第一期廣州講法班快結束前的星期天早上,學員們在3518工廠的對面烈士陵園門口與師尊合照留影。

辦班期間,北京法輪功研究會的工作人員準備去深圳與當地氣功協會商議在深圳舉辦法輪功學習班的事宜。當時研究會的老學員背著很多大法書,乘火車趕去深圳,在深圳體育館找到了深圳市氣功協會的工作人員,當時其正在辦萬人氣功報告會,與他們交涉後未果。之後一學員將與其會談情況打電話向師尊彙報,師尊在電話裏還與其負責人通了話,也未達成共識。學員們只好連夜乘坐火車趕回了廣州。後來研究會的一學員說:「深圳市氣功協會的那些人太執著掙錢了。這趟火車要不是因為我們在,一定會出事的。」因此,後來深圳就失去了舉辦法輪功學習班的機緣,這真是一件深感遺憾的事情。

廣州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結束後,法輪功在廣州發芽、生長、扎根了,學員們都深感喜悅與幸運,期盼著師尊再一次來廣州傳法傳功。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