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吐槽春晚:抄襲歧視大雜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5年02月26日訊】儘管羊年春晚首次在海外社交網站同步播出並以多語種轉播,然而其收視率再創新低。晚會後境外媒體成為“吐槽”主力,評論本次春晚政治意味濃厚,更有人直呼其為“四個半小時的新聞聯播”。這樣的春晚還要不要?作為中共體制下特有的“舉國”晚會,它對中國社會和文化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剛剛過去的羊年春晚,儘管首次在海外的社交網站同步推出,並且以多語種轉播,但是它的收視率還是創了新低。晚會過後海外媒體倒成了吐槽的主力,很多評論紛紛說這次春晚的政治意義濃厚,而且有人乾脆直接稱它為「四個半小時的新聞聯播」。

為什麼吐槽春晚成了常態?這樣的春晚到底還要不要?今天我們也來加入吐槽的行列,聊一聊「春晚」這個話題。今天我們有兩位嘉賓,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好。還有一位是在線上的時事評論員曹長青先生,曹長青您好。

曹長青: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這次春晚之後有一個新的後效應,也就是說在大年初二就立刻有活動人士在網上聯名簽署抗議春晚中出現的多處歧視現象,我們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20日,幾十名活動人士在網上發起萬人聯署活動,說「春晚有毒要求停播」,短短幾個小時,就收到超過千人的簽名。但是,聯署網頁當天晚上就遭到屏蔽,相關微博也被刪除。

幾封聯署信中說,春晚節目中存在大量對「剩女」、「女漢子」、「女幹部」、以及「南方人」、「矮子、胖人」的醜化和污衊,春晚已經成為歧視重災區。

聯署人認為,歧視還只是春晚毒的一種表現,而與直接歧視配套的那些虛偽的道德標榜、虛假的謳歌讚美,也同樣有毒有害。

他們要求中共廣電總局向觀眾公開道歉,並終結春晚壟斷,將節日娛樂的選擇權還給觀眾。

大年初四(22日),又有來自11個省市的18名網友,他們向中共廣電總局寄送舉報信,指稱央視羊年春晚含有歧視性內容,違反了廣電總局的相關規定。

據網友統計,羊年春晚至少存在著44處歧視問題。

主持人:這次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或者向嘉賓提問。我想先問問破空,這次春晚不但是有歧視,還爆出了抄襲。我知道您看過一些春晚節目,你覺得存不存在這些問題?

陳破空:首先歧視非常嚴重,我完全沒有想到,中國號稱打開國門30多年了,連歧視的概念都搞不懂,連年春晚都有歧視,而今年的春晚達到歧視的頂峰,非常嚴重。首先一個,女性歧視,裏面對「大齡女」、「剩女」或者「胖的女人」、「老的女人」都採取歧視。比如說有一個節目叫做《喜樂間》,它故意拉兩個女人來表演、做對照,一個女的胖一點、矮一點,另外一個是模特兒又高又苗條,然後在那唱一些歌詞,非常的不堪入目,甚至這個矮胖子自己說自己沒心沒肺,在那裏罵自己。然後主持人跟她開玩笑說,妳這是氣質嗎?妳這是氣囊呀,說她是氣囊,意思就是人長得胖。還有台詞說她嫁不出人,又說跟人吃飯,還沒等人餵就自己吃完了等等,然後把另外一個女人說成是等人餵。公開的擺兩個女人,在那歧視胖的、矮的、嫁不出人的歧視。

而且在另外一個節目《社區民警于三快》裏面,說一個女的接了一個民警,要走了,交代另一個民警,一個女的40多歲,還沒出嫁,妳給找個對象。這一個女人沒出嫁成了民警的事,民警得給她找對象,所以是對「剩女」的嚴重歧視。裏面還有很多啦,比如一首歌,本來叫「中華好兒女」,有一首歌現在改成叫「中華好兒孫」,兒孫根本不提女的,女的不存在。女性歧視是很嚴重的。

還有一個就是相貌歧視非常嚴重。你比如說這個潘長江,潘長江每一年出來,他個子矮,就會被當成歧視的對象,而且公然歧視。比如說這次排節目叫做《車站奇遇》,就是一個出租司機打一個女人,女人很高、很漂亮,潘長江是出租車司機,開車的,又矮又醜。然後這個台詞就怎麼講?人家說這站著個女的,這裏還蹲著一位呢,意思就是蹲著就矮,過一會照個相說,你怎麼不見了?太矮。

主持人:好像說它沒有料來做了,只能拿這些。

陳破空:對,他還有一個台詞,他說什麼呢?他說我給你一個寶寶椅,一會兒故意說,想多了小朋友。甚至到了後來歧視到頂峰的時候,一個民警出來了,就指著潘長江和另外一個人物,他們是夫妻,就說你們兩個是夫妻,說那個女人你這不是做慈善嗎?說這個女人嫁了潘長江說她是做慈善。所以這種公然的歧視多得不得了,網友說有44條,這在美國是要吃上官司的,要嚴重賠償的。我覺得春晚應該給中國人民大賠償,把它的錢全部拿出來。

主持人:所以春晚之前,導演還提出「三不用」,所謂低俗的演員、低俗的節目不用,但這聽上去好像這三不用,基本上是「三用」,低俗的都用。但是我想現在吐槽春晚確實成了一種常態,每一年都這樣,今年更是很多人可能連吐槽都懶得吐槽,當然海外媒體做了很多。我想問一下曹長青先生,我們就首先來談一談為什麼春晚越來越被吐槽?您覺得為什麼?

曹長青:當然有很多原因,我們起碼可以看到這麼幾個原因。第一個,幾億人看一個節目,一台節目要多少人滿意,很難的,而且不合邏輯也做不到的。這次雖然收視率下降還達到了6億9千萬,接近7億人看。這個數字相當於美國人口的兩倍了,而且7億人同時來買一個節目,那是不可能的。第二個原因更重要,就是中央電視台連年的、逐年的壟斷這個節目。每年中國最重要的新年時刻都是中央電視台主持春晚,由一個中央電視台、國家電視台壟斷一個節目,全世界是罕見的。我們不要說七大工業國家,美國、英國等民主的國家,就說連北朝鮮都沒這樣做,連共產國家古巴也沒有,連薩達姆呀,還是埃及獨裁者當政的時候也沒這樣做,沒有說一個國家控制、國家壟斷一場節目的,這個是全球罕見的。當然你這種壟斷,沒有自由的話怎可能有競爭?怎麼可能有質量呢?當然老百姓不滿要吐槽了。

第三個原因我覺得還有一個,就是中國人現在沒有別的可以選擇,大年三十全都要看這場節目,這個全國7億人、全國一半的人要看這個節目,這在西方人想來是不可思議的。你要在美國政府組織一個節目,要美國3億人看,1億5千萬人看,不可能的,大家不可能看的。包括不是政府的民間的奧斯卡協會主持的奧斯卡頒獎,今年收視率是歷年最低之一了,都逐年下降,它不是政府組織主辦的。所以全中國人來看一個節目,本身也有一個民主智商的問題。今年你看越來越多的聽眾、觀眾不滿了,吐槽了,這是為什麼?中國人的獨立思考增加了,鑒賞能力增加了,批判聲音多了,所以這在中國是一個進步的智商提高的表現。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是從它的存在本身來質疑,但是我在想,假設拋開這一點,先從節目本身,那麼春晚本身這個節目,從主持人到演員到它的包裝,您認為有沒有它的內涵?

陳破空:我看了幾次節目,真的我覺得非常訝異,也非常失望。去年他們就把它扶為所謂國家項目。就算你宣傳政治,就算你去搞什麼主旋律、意識形態,至少你是不是藝術形式上過得去,或者表演水平過得去,但是我看這個節目是每況愈下,水平越來越低。不管是導演,還是他們編導,還是裡面的演員,氣質是俗不可耐。雅的沒有陽春白雪的程度,如果你是俗的話,也沒有俗到說雅俗共賞,大家都喜聞樂見這麼一個程度,都沒有,簡直是不倫不類。

那裡面女的說話嗲嗲的樣子,編的詞編得太爛了。編的詞我有時心裡就在想,要是我坐在家裏做半個小時都比它編的好,怎麼這些詞上去了,什麼一個女模特跟那個矮女的在那唱歌,什麼女模、女漢子就反覆的重複,這什麼意思嘛?

主持人:您認為什麼原因造成它單從節目本身質量來說都是每況愈下?

陳破空:這個就是個劣淘汰,因為優秀的人才他就不在那了,真正優秀的、有頭腦的、有藝術品味的人,有氣質的人都是被官方所排斥。我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東西在這裡,比如主持人叫董卿,董卿這個人本來就是有問題,央視的主持人有很多的權色交易、權錢交易,她是其中傳聞之一,她還在那主持而且主持她說錯很多詞,不斷的發生口誤,把很多詞混在一起說。所以這種低水平的人,肯定是背後有政權裡面的大佬在撐她,什麼常委級的人撐她,她才能在那佔住。

你看這次趙本山沒在那吧?因為不撐他嘛,他站錯隊了,他原來走薄熙來的那一條路線,周永康那些人倒了,所以現在人家不讓他上去了,習近平他們定了一個有瑕疵的人不能上去,說明他有瑕疵。另外宋祖英不在了,宋祖英不在說明江澤民失勢了,因為江澤民在的時候她年年上。所以這東西跟政治有關,就是背後有權力在支撐,權力支撐的絕對不是看她的藝術水平、思想水平上去的。她們在表演反腐作品的時候,他們仍然有腐敗,仍然有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包括春晚,春晚就是一個腐敗的春晚。

主持人:說到這兒,我們先問一下曹長青先生,很多人認為今年春晚的政治意味特別濃厚,我不知道您對這一點怎麼看?

曹長青:我覺得不僅是今年,過去幾年春晚有一個共同特點,可以用幾個字來概括,第一個,它取悅權勢,第二個取笑弱勢。第一個,取悅權勢、諂媚權力者,符合了當地意識形態;第二個剛才破空講得很多,就是取笑弱勢,像弱勢群體、女性、農民,包括殘疾人、包括胖都在嘲笑。像以前趙本山在節目上就拿殘疾人開玩笑,這次節目上很多觀眾提出來總結44個歧視女性、歧視胖人等等,公開來嘲笑、取笑弱勢,但是同時還取悅權勢。

今年我們說春晚政治意味越來越濃,前兩天我見到一對從大陸來的夫婦,他們也談到這個,我說你怎麼看春晚?政治意味太濃了不喜歡。那為什麼政治意味濃?因為你國家壟斷了嘛,包括最近有報導,中宣部長在春晚前幾天就去現場審查,砍掉了好幾個節目。而據香港媒體報導,中宣部事先發文件,要求廣大黨員官員都要組織來看,要自覺來看,接受這個政治洗禮教育。把春晚完全當成政治了。

今天我們說大年三十,大家全家團聚了,要娛樂一下,高興一下。結果只能看那些政治的,而這些政治都是歌功頌德的,而中國有很多真正的問題沒有真正的討論。所以政治意味就越來越濃,為什麼這麼濃?其實不是春晚的問題,整個是中央電視台的問題,有沒有新聞自由,背後是政治制度的問題。

回到剛才的話題,西方任何國家全都沒有春晚,為什麼?讓你自由選擇嘛,自由選擇下就沒有國家壟斷、全國人看一台節目這種荒誕的現象。

主持人:剛才破空您談到「反腐小品」,今年就是配合反腐出來的,很多事件還炒得挺熱,您覺得它有起到針砭時弊的實例嗎?

陳破空:首先我補充幾句「政治化」。春晚實際上可分三階段,最早的是1983年,剛推出來它是個群眾性、大眾性的喜聞樂見的娛樂節目,當時我在讀大學,我還拿著凳子,在走廊上看著黑白電視,覺得挺好看。那年大家覺得很好看,搞得很好,就對第二年有期待,春晚就延續下來了。這第一階段都還是娛樂性的,結果給政府看中了。

中共當權者看中了,結果就發生第二階段的變化。「六四」之後,89之後,1990年江澤民它們在春晚上表演了一個政治秀,春晚將結束的時候,江澤民跟李鵬突然現身,這時春晚跟全國人民大聯合了。因為那時候中共已經被萬民唾棄,政權受到公然的挑釁,它們想假裝與民同樂來粉飾太平。而且江澤民就在那裡認識了宋祖英,宋祖英是第一次登場,江澤民也第一次登場,也是唯一一次登場,結果後來兩人有不軌的傳聞,這是第二階段,有政治化。

第三就是去年,2014年,中共在內部規定把春晚扶持為國家項目,大量投資,選演員,嚴格的審查,而且必須把政治項目拿進去,宣傳所有的主旋律、意識形態,明確地在第三階段拔高了。所以今年的春晚就表現出來兩個話題:「反腐」,習近平搞反腐運動,所以裡面表現反腐;另外說「家庭孝道」,強調習近平出來春節團拜會,家庭孝道保持了,表演這兩樣東西。

你剛提到反腐,我看幾個節目就有反腐,一個是一個人打兵乓球迎合局長,那局長好像覺悟挺高,還跑來批評了一頓,結果反而得罪兵乓球界的人,因為那個傢伙像太監一樣亂喊亂叫,什麼我不賭、不嫖,我拒絕嫖,拒絕賭,拒絕打乒乓球。

主持人:對,居然把乒乓球給……

陳破空:結果乒乓球界的人抗議了,真是開玩笑嘛,你把乒乓球跟嫖賭給相提並論了。另外,裡面一個女的還在暗示她是靠「色」取得科長的位置,又暗示那個男的必須巴結領導。直接的暗示她是靠「色」,這對女性構成另一種歧視。還有別的一些反腐節目,拒絕送禮等等,非常的生搬硬套,在藝術上都過不去,就算是在大學校園裡辦的舞台上都覺得演的非常差,特糟。最後《環球時報》等官媒不得不承認,它們也認為是這樣。它們還暗示一句話,說因為太匆忙了,可能是臨時接到的政治任務。

主持人:是不是被中紀委還審查了一下也說不定。

陳破空:中紀委給他們提供素材,而且總導演哈文說他自己兩個節目給打掉了,一個是四美組合演唱被砍掉,還有一個純粹娛樂節目叫「少年組合」也被砍掉,他暗示臨時加了政治性的節目。這種生搬硬套的宣傳反腐根本起不到做用,反而在裡邊體現了腐敗的內涵,就是政治干預、權力的干預。

而且央視本身是腐敗大本營,那麼多的女主持、男主持出了事,一個男主持跟20個高官夫人有染,綠帽子工廠廠長,而那麼多的女主持跟周永康、薄熙來有染,這本來就是腐敗的重災區,居然在這兒宣傳反腐,這不是巨大的諷刺嗎?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我們現在線上有觀眾了,我們先接一下觀眾電話之後再繼續聊這個話題。現在線上有一位洛杉磯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主播好、曹長青博士好還有陳破空教授好,久違了。新年快樂。我認為春晚今年就很簡單,你看宋丹丹等於是絕緣了,沒有了,趙本山也沒有了嘛,我不是說這兩個人很好,這兩個人沒有了,春晚還唱什麼戲呀。不管在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去的人都唱的不行嘛。前面一個標題說今年春晚是有毒的,如果今年春晚是有毒,我認為過去的2、30年春晚都有毒,如果沒有的話就相反的答案,到底有沒有毒?它毒在哪裡?就由天下廣大蒼生、觀眾給主持人,還有來賓、嘉賓去評論吧,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丁先生剛提了一個很好的問題,到底春晚有沒有毒?毒在哪裡?我想先請曹長青先生回應一下這個問題。

曹長青:剛才丁先生提到他很喜歡宋丹丹和趙本山,我覺得趙本山是很多中國人討厭的,因為他代表一種低俗、濫俗。趙本山那些諷刺小品,專門諷刺那些弱勢的人,他諷刺胖人、諷刺農民,嘲諷女性,而且用方言來調侃武漢人、湖南人、東北人,到處在調侃。你想在美國這樣做行嗎?你在美國你調侃印地安人行嗎?調侃土著行嗎?調侃黑人英語說不好行嗎?你模仿中國人說中國人英語說不好,在美國你這樣做,上國家節目可以嗎?這個表演的人都會丟掉飯碗的,被全國批評、被報紙輿論批評的。趙本山就可以這麼做?春晚完全帶上低俗話、痞子話,現在他沒來是中國春晚已經進步了。

今天春晚好像進步了,但是我說還是沒有根本解決問題,就是剛才破空談到的,春晚這台節目背後的中央電視台就是腐敗的中心。春晚投資才1千萬人民幣,結果廣告收入是六個億,也就等於賺了60倍,全世界有這樣買賣嗎?有這麼好賺的嗎?就是國家壟斷嘛,折算美元多少?等於投資200萬美元,結果你賺了1億美元,賺了60倍,哪有這樣的?美國的三大電視、三大無線電視哪有這麼好的機會,沒有的。為什麼?靠國家的壟斷,國家壟斷沒有自由、沒有競爭就不會有高質量,那老百姓一定會越來越不滿,越來越吐槽,這個趨勢會越來越明顯。

主持人:說到春晚吐槽,其實現在官方媒體也沒有辦法避開這一點了,所以它們也是承認的,但是官方媒體有些辯護之詞,比如《中青報》就說「不完美拯救了春晚,不吐槽則春晚死」,《環球時報》在一篇「點贊與吐槽」文章中就說,春晚能夠起到心理疏導、宣洩情緒的作用,所以還是有積極意義的。破空您怎麼看?

陳破空:我看到官方社評的時候,我只有四個字:「阿Q精神」。你怎麼罵它,它就順那個去說,然後它說這就是好,你說你阿Q這不行,阿Q精神這就最好了,我怕也好、打也好、兇也好,這裡面很明顯,觀眾吐槽越來越大。而且最後它裡面有「吐槽是一種新常態」的說法,自我安慰;還有一個是說「吐槽才挽救了春晚」,意思說不吐槽、不批評,喜歡還成了問題了,吐槽成了挽救春晚,不吐槽不行;還有說吐槽成了心裡宣洩,說大年三十人們都在那看,有的讚、有的罵、有的吐槽,吐槽成了心裡宣洩,抒解一年的勞累。還有這樣的說法嗎?

主持人:你沒有辦法讓大家笑。

陳破空:美國表演超級晚,然後大家大罵超級晚表演不好,最後超級晚宣布大舉成功,為什麼?全國人民宣洩了憤怒,還有這樣說的?這是十足的阿Q精神!還有,我剛才講到政治化還要補充一點,它那個家庭孝道的表演非常拙劣,在裡面表演什麼孝敬父母,有一個節目講一個女兒出嫁,父親捨不得,它這個是剽竊日本的節目。這裡面大量的抄襲,春晚大量的抄襲,一個這麼大的國家、13億人口的國家,丟臉!老是抄襲日本、韓國的作品。今年的春晚抄襲了日本的,魔術抄襲韓國的。

而且2012年就抄襲日本的作品,日本有一個小品叫《打工面試》,中國把它搞成《超市面試》。今年又抄襲日本的一個小品,這個日本的小品本來叫做《蕎麥麵店員和未婚夫》,中國把它搞成《小棉襖》。馮鞏有一個棉襖要把它當二手貨賣掉,然後那個人來領,就跟未婚夫發生混淆。一模一樣的結構,幾乎台詞和結構都一模一樣的。所以這個傳到日本的時候,日本那兩個組合,一個叫兒嶋一哉,一個叫渡部建,這兩人是高中同學,他們在東京,他們是94年出道。

他們搞笑節目在日本比較風行,他還不是大明星,其實是個小節目。他們沒想到卻被中國的春晚抄襲,之後他們感到非常的無奈,他們自嘲說這也許是我們進軍中國的機會。而且中國不道歉,這樣嚴重的抄襲事情在國際上是要吃大官司,要大賠償的。表現孝道的時候,居然不是中國的孝道,卻抄襲日本的孝道,這多麼可悲!

主持人:我有個問題,我們看到「吐槽」每年越來越多,但是為什麼很多人每年吐槽每年看?他哪怕一邊罵一邊看,到了第二年還是要去看,您覺得這是什麼心態?

陳破空:剛才長青講了一個很好的要點,中國人無奈啊,沒多少選擇。說老實話,中國人現在過年,我給他們打電話,小地方大地方我都問了一下,說「沒年味」,為什麼沒年味?首先傳統味不見了。比如說我小時候在小地方住,有舞獅子、耍龍燈、放鞭炮、吃點臘肉,穿點新衣服,這確實有年味。現在鞭炮不能放了,因為出於安全考慮,煙火很多地方沒有,代替不了。

另外舞燈籠、耍獅子不來了,像四川、成都、綿陽,我去問,說舞燈籠、耍獅子沒了!為什麼沒了?奇怪,沒人搞就沒了。首先沒年味,人就酒足飯飽,吃得死死的,然後就坐在沙發上看春晚,然後打麻將、打牌,所以中國人無奈啊,沒別的東西。

而且中國專制社會已經限死了,你可以隨心所欲看美國大片嗎?你可以自己隨心所欲搞歡樂節目嗎?或者你可以在地方組織一些好東西?不行!你還被迫在電視上看官方壟斷的頻道。無奈的選擇,中國人沒有選擇,所以年年罵年年看。要是中國有更多的選擇,比如讓日本、韓國、美國的節目都進去,那我看春晚早就被淘汰,或者民間節目上去,網友那些早上去了。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剛才破空談到這點我覺得挺有意思,實際春晚本身它搞這麼多年,它對中國社會和文化也有一些影響。那這方面您有什麼補充的嗎?

曹長青:原來春晚的特色就是趙本山,趙本山代表低俗、痞子化,這些影響很多中國青少年,最後走向中國不再強調道德嚴肅,都走向痞子了,都可以隨便調侃女性、殘疾人、老年人,調侃各地說方言、普通話說不好的人,這樣形成大家沒有尊重的概念,沒有道德的概念。

當然現在沒有趙本山,沒有其它的調侃,但問題是你還沒有嚴肅性。所謂嚴肅性是什麼?就是正向的東西。現在的問題就是剛才破空說的沒有競爭。如果現在其它幾個省,東北、武漢、遼寧和湖南大家組織起來辦另外一場春晚,跟中央電視台打對台讓大家選擇,那中宣部一個文件下去就不讓你辦了,而且組織人肯定抓起來,你對抗中央、中宣部了。

所以中國春晚最根本的問題是制度問題,不可以讓國家來主辦、來壟斷,讓人民沒選擇的。尤其是大年三十大家高興的時候,多一點娛樂少一點政治,無論是官方的政治,歌功頌德的,包括調侃政府、反政府的政治,儘量少政治讓大家娛樂,恢復原來高高興興是過年娛樂的節目。像這樣政治性越來越嚴重,最後會讓大家越來越不滿,大家越來越吐槽,我覺得這趨勢會越來越明顯。

主持人:那現在很多人呼籲不要再辦春晚了,這樣的呼籲您覺得會起作用嗎?

曹長青:當然呼籲會起一定作用,今天是網絡時代,民意已經有相當的表達了,春晚應該取消的。如果取消春晚就是中國進步的標誌,允許每個省自己有自己的節目,真正人才湧現出來,而不像中央電視台壟斷。它投資1個億可以賺6個億,他們喊恭禧發財,他們自己悶聲發了大財。

誰上了春晚誰內部有交易,有報導說底下有交易,而且還有演員以女色換取角色的潛交易。那這樣誰進了春晚,在全國都成了名人,得到利益了,所以就有很多交易。中央電視台已經有很多報導,它是中國腐敗的中心,它來宣傳反腐敗怎麼可能,變成了嘲諷。這樣的節目繼續下去、腐敗下去,告訴全國老百姓,我們春晚就這樣交易了,你拿我們怎麼著!我有中宣部撐腰,我有背後的政府支持。所以這個制度不改,春晚很難辦好。

主持人:破空,長青先生似乎認為這種呼聲還可以起作用,那您怎麼看?如果它繼續辦下去,它的前途在哪裡?

陳破空:民間的呼聲是越來越大,毫無疑問的要取消春晚,甚至抵制春晚、不看春晚,這種呼聲一年比一年高,一浪高過一浪,而且春晚的收視率一年比一年低。去年統計是10%,今年真正的收視率比10%還要低,有這麼個說法。

究竟春晚能不能辦?能不能辦不是老百姓說了算,就像老百姓要民主不能說了算一樣。實際上政府肯定要辦下去,因為自從去年扶植為國家項目的時候,政府決定要花大力氣,要把春晚搞成政治春晚。

中國政府是所謂的全能政府,什麼都得管,什麼公檢法、人的戶口、居住,最後連文藝節目也要管,人們的喜怒喜哀樂也要管,它把他們管起來,讓人怎麼樂、怎麼喜、怎麼怒去。所以這裡面民眾怎麼呼籲,但是政府仍然會保持下去,它不僅僅把它作為一種過年的形式,而且作為政治宣傳。

所以這次春晚前內部說了非常清楚,要把它當成政治教育課。要給很多人看,最後網友感慨說:我坐了4個半小時,我本來想看一個文藝演出,結果看了一趟政治教育課。這是今年最大的吐槽。

主持人:您覺得如果這樣辦下去的話,它的前途在哪裡?

陳破空:顯然從藝術、文化上是沒有前途,是對中國文化的污辱,是對藝術的糟蹋。政治上它們非得這麼搞不可,共產黨的政權在硬撐,「六四」之後一直在硬撐,春晚它也會一直硬撐下去。我想它會在人民心目中會一吋一吋的矮下去;在政府心目中,它們還會認為越來越越高、越來越重要,緊緊抓在手上。整個春晚從它的終極涵義來說是絕對沒有前途的,我想總有一天當老百姓有更多娛樂可選擇的時候,它會被拋棄,從吐槽到被拋棄。

主持人:好,謝謝破空,也非常感謝曹長青先生。春晚的吐槽,我們今天就吐槽到這裡,如果觀眾朋友們有任何想說的,也可以給我們來email。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希望下次節目和您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