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新娘患癌需切輸卵管 被退婚後反獲新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5月02日訊】(明慧網報導)中國大陸一名女子,與男朋友訂婚後正在籌備婚禮,卻意外發現輸卵管腫瘤晚期,面對需要手術切除輸卵管和卵巢且活不長的未來,這名準新娘被退婚了。不過她沒有因此死亡,而是獲得了新生。

以下為這名準新娘的自述:

我和男朋友訂婚後,發現自己小便頻。當時以為是因為喝水多造成的,也沒在意。其實當時就感覺肚子鼓,也沒想到去檢查一下。過了一段時間,突然發現肚子左側痛,就跟我媽說:「我肚子疼」。我媽也沒說啥。

又熬了一個多月,一天,我痛的實在受不了了,又跟我媽說了。我媽正在給我套結婚用的被子,就說:「被子套好了,下午去檢查。」到了醫院,先做彩超,結果出來後,醫生告訴我和媽媽說:「這要動手術。肚子里長個瘤,在輸卵管上。這裏做不了,要去市醫院,手術比較大。」我也沒放心上,只是想著,應該沒甚麼吧,我這麼年輕,能有甚麼大病?動了手術就好了,也沒想太多。

第二天去了市醫院,讓抽了血化驗。到了下午結果出來,醫生說:「輸卵管長了一個瘤,中晚期的機率比較大,必須去省醫院動手術,摘除輸卵管,以後的生育不能保證。就算動手術,也不能保住能活幾年,最長也是四、五年。」媽媽問:「如果不動手術呢?」醫生說:「活不到過年。」

聽到這,我大腦一片空白,好大一陣兒,才回過神來。心想:這能是真的嗎?可醫生的話明明白白。我媽勸我:「信大法吧,這樣你的命才能保住。」我媽修煉法輪功兩年多了,經常勸我和她一塊修煉。我老想那是中老年人的事,年紀大了空虛,有個信仰也不錯。可我是個還沒結婚的大姑娘,信那個,真不情願。

醫生說我病得那麼重,我真的不願相信。對於未來我充滿了憧憬,心中想的是婚禮上的浪漫和婚後生活的幸福。可這一切怎麼就突然間和我無緣了,我真的不甘心。妹妹、妹夫對我說:「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不可能治不了,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就去看。」他倆還說:「就算沒有輸卵管,以後想要孩子,可以做人工受精。」

我媽對我說:「是信大法還是去省醫院,你自己選擇,如果堅持去,我們明天一早去;如果不去,那就信大法。自己的生命自己把握。」我說:「去省醫院看看,如果和市醫院說的一樣,我就不治了,回來信大法。」

我的思緒很亂,情緒也低到了極點。心中始終想的是,但願省醫院的檢查結果能把市醫院的否定了;我年紀輕輕的怎麼會得這種病?怎麼可能?

到了省醫院,醫生說的比市醫院的還重。我爸東奔西跑的辦住院手續;我媽時不時的勸我一句;其他親人想的就是做手術後怎麼侍候我。

手術前,又做了幾項檢查。醫生把我媽叫去說:「手術比較大,而且是晚期的機率也很大,如果是晚期的還要摘除子宮。」我媽回來勸我好好考慮,到底是動手術,還是信大法。

我左右為難,動手術,結婚怎麼辦?生育根本不可能了。看到和我一樣的病人,我更傷感,動完手術,一化療,頭髮都掉光了,跟尼姑一樣。我去問醫生,醫生和我媽說的一樣。這時候,我才開始考慮信大法的問題。

媽媽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的變化確實很大,還給我們講做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的道理。但是她講她的,我就認為那是人空虛後的一種寄託,是中老年人的事,和我們年輕人無關,還多少認為那就是迷信。今天,病把我逼到這一步,我就對我媽說:「我不動手術了,我回家信大法。」

我回家就開始學法煉功。開始還不怎麼相信,抱著一種治病的心在煉,心想只要把病治好就行,先別管迷信不迷信。學著學著,看到李洪志老師講的人為甚麼生病的道理,我就堅信大法了,認為老師講的有道理,和書本上學的完全不一樣。我很慶幸自己因禍得福,原來法輪功中講的全是真理,很後悔咋沒有早點煉這個功。

我的生父因病早已去世,我現在的父親是個「後爸」。他和我媽結婚後,就住在我們家,他人很好,對我們一家人都很關心。時間長了,我的親大伯和叔叔對他也默認了。

我的病在周圍鄰居中傳的很廣,大家就在背後議論我爸,說:「畢竟是後爸,不給孩子動手術。」我爸感到有些壓力,勸我動手術,見拗不過我,就去找我大伯和叔叔,讓他們來做個見證。

剛坐下,我大伯就說:「讓你來,不就讓你管這個家的嗎?現在又說管不了。」叔叔對我爸說:「如果因為不動手術出了事,我就去法院告你。」我爸很老實,也很善良,辯解了幾句,可是大家都不聽他說,他就說:「孩子不願意做手術,我有啥法?要是不行,我只好離婚了。」

我想,不動手術是我決定的,我就得出來說清楚,不能讓我爸受委屈。我說完後,大伯和叔叔都不再說甚麼了。我爸就說:「你把你說的錄個音吧,以後如果有啥事,也不會怪我。」我就開始錄音,說:「我自己不願意動手術,以後有任何事都跟他人無關。我已經成年了,自己的命運自己選擇。」

大伯說:「你訂親了,怎麼解決?要不要跟人家說?」大家都說不要說。我說:「還是應該說,咱不能瞞人家,結婚了是要生活一輩子的。他也是個獨生子,現在不說,以後知道了麻煩更大,該說的提前說明。何況我現在開始修煉了,就得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不能欺騙人家。」

我就跟未婚夫打了電話,告訴他我的情況。他在外地打工,以為我病的不嚴重,也沒有在意。過了一個月,他父母知道了,很害怕,就讓他回來,說我得了這種病,不管怎麼樣都得退婚。我們這的規矩,男方提出退婚的,彩禮是不准再要回的;可是要是因為女方的原因退的婚,那彩禮錢是分文不少都得退給男方的。我們就把彩禮錢都退了回去,同時還把雙方家長見面時男方請客花的錢也給予了補償。

鄰居知道後說:「憑甚麼退給他全部?那病是訂婚之後發現的,再說是他們提出退婚的,有病能怨你嗎?這一家也太沒良心了。」我說:「我們不應該佔人家的便宜,人家掙錢也是辛辛苦苦掙來的。這事放在誰身上會好受呢?誰都不想發生這樣的事啊!」

退完彩禮錢,我的心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一開始,肚子感覺發脹,一吃東西就脹。過一段時間後,肚子不脹了,而且還能吃了。去年九月份開始修煉大法,醫生說我活不到過年,我不但活了過來,還越活越輕鬆,大法賦予了我全新的生命。這是醫院根本就做不到的。

我現在也理解了法輪功修煉者為甚麼都那麼堅定,因為我已成為了其中的一員,大法的神奇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親身體會得到。真心希望世人都來了解法輪功。只要你走近他,你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