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來信》連載36:第4章 回家(6-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六、回家

(續前節)
8

瀋陽勞教局真的受理李萬年和趙俊生的控告了!

得到通知,李萬年興沖沖去了勞教局。

勞教局的人熱情的接待了李萬年,感歎說:「你們應該早點舉報啊,早點舉報就好了,因為前一陣子剛好趕上整風查腐敗的運動,你們提供的情況非常重要,正是我們需要的。」

他們鼓勵李萬年大膽說出他掌握的全部情況,關於馬三家教養院一所三大隊,還有甚麼違法亂紀的事實都可以說出來。

等到李萬年說完,簽了字,其中一個幹部突然就拿出了一個錄音機。他打開按鍵,播放了一段錄音。那是海外電台記者採訪李萬年的電話錄音,在錄音裡,李萬年講述了自己和其他人在馬三家一所三大隊遭受欺壓虐待的情況。

播完之後,這個幹部看著李萬年:

「這是你的聲音吧?」

李萬年蒙了,馬上矢口否認,思路大亂,不知道該說甚麼。

「你與海外反華勢力有勾結,涉及到國家安全問題,」他鄭重的告誡李萬年,「有關部門還在追查這件事情。」

最後,他盯著李萬年的眼睛:

「性質很嚴重,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再聲張了,你聽明白了嗎?」

李萬年聽明白了。

2012年新年過後,回家不到一年的李萬年就被當地安全部門抓走了,家人花了兩三萬才把他撈出來,沒法在當地呆,李萬年流離失所了。

9

遼寧省勞教局很重視李萬年、趙俊生的控告,再一次到勞教所做調查:到底打沒打過趙俊生?到底有沒有虐待過張良?那時張良已經回家了。

這次連三大隊的啞巴都被要求簽字做口供啦,筒道長吳貴和「四防」楊大智是主要證人。

沒人看見趙俊生被打,也沒人看見張良被虐待,吳貴和楊大智都簽字給勞教局做了證明。

自己在勞教所居然會作偽證!這是楊大智實在沒想到的,但又能怎麼辦呢,身不由己,在勞教所說真話太不現實了,說了真話怎麼可能早回家呢?楊大智啥也不敢說,于愛江和李勇一直在門口聽著呢。

外面的消息也傳進來,妻子重新請律師調查後,公安局拘留了所有的證人,警告他們翻供的後果。後來,又開著警車去了證人的家鄉,挨個威脅他們不許給楊大智作證,農村人都想過安生日子,誰敢再給楊大智站出來作證呢?

命運都是相似的,妻子作了偽證,自己的證人作了偽證,沒想到他自己都不得不作偽證!楊大智苦笑了。

回家前一個月,楊大智在三大隊又看見了魯大慶,看見他又上了抻床,又躺在「死人床」上了,看見胥大夫又天天來給他檢查身體了。自己也幫不上甚麼,只能找機會送了他一些衣物,有時也偷偷給他送些吃的。

他對魯大慶說:「我佩服你,你是好人,而且有剛兒!」

10

兩扇五米高的大門在楊大智的身後終於關上了。

坐在回家的車裡,勞教所的高牆逐漸向後退去,越來越遠,越來越矮。走了一段郊外的路,進入市區,鱗次櫛比的樓宇就在車窗前唰唰壓過來。

路上在肯德基吃飯。剛下車,就看見幾個城管在毆打一個賣水果的小販兒,然後把小販兒的三輪車抬上執法車,開走了,水果滾落了一地。楊大智在馬路邊上站著發愣,看著小販兒跪在地上,一個一個的把水果撿起來,抱在懷裡哭。

林茹很擔心,要在以前,楊大智可能會衝上去找城管理論理論。曾經就有過一次,有個騎電動車的把一個學生撞了,下來還要打學生,楊大智上去就揪住了開車的,最後被行人勸開了。

但這次楊大智沒有上去,只是在路邊瞅著,直到林茹叫他進去吃飯。

吃炸雞時,兒子非常高興,楊大智卻心不在焉。

突然楊大智就說:「我不想回家。」他看著林茹,「我現在不安全,回家會被監控。」

三個月前警察用大石頭砸開了他的家門,鎖都砸壞了。

林茹將此事上了互聯網。後來警察再次闖進家裡,搜出照相機,刪除了裡面所有的照片,包括警察砸毀家門的照片。

臨走時,他們拿走了電腦主機,恐嚇林茹的父母說:

「你女兒在網上罵共產黨,現在攤上事兒了,下次我們再來的時候,你們最好識點兒相!」

林茹的父親,當場就氣的昏死過去。

楊大智不想回家,是不想家人再受騷擾。他們找了個旅店,結果又不讓入住,身分證不合格,還沒有換成第二代身分證呢。

「回家吧,該有事兒在哪兒都有事兒。」林茹雖然這樣說,心裡也想,回家會不會被監控啊?

11

「站住!別跑!站住!」

在中關村四通辦公大樓裡,魯大慶剛剛送完一份外賣,從一個房間走出來,一個瘦小的身影就追上來。

魯大慶以為要抓他呢,因為他剛才順便挨個房間發了「神韻」光盤。(註:「神韻」,是以復興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為宗旨的大型歌舞演出。)北京的便衣特別多,前幾天他就差點被便衣給抓了,也是因為發「神韻」光盤。

電梯也不坐了,趕緊跑,他順著樓梯蹬蹬蹬往下跑,那個小瘦子也順著樓梯追,一邊追一邊喊:

「別跑!別跑!好容易找到你們!」

原來不是抓他的,魯大慶這才停下來。

「可找到你們了!我哥哥就是法輪功!」

小瘦子高興的拉住他的手,魯大慶聽出他是瀋陽口音,老鄉啊,再一問,原來還是同修呢。

那次解教之後,媳婦抱著孩子改嫁了,魯大慶就開始在當地打零工謀生。不久因為發「神韻」光盤又被抓進了馬三家勞教所。

一年之後,魯大慶出來了,把家裡的房子給了哥哥,甚麼都沒有了,連身分證都沒有了,黑戶。後來就流落到了北京,在中關村送外賣。一天幹五個小時,一個月掙不到一千塊錢,有時一個饅頭就是晚餐了。剩下的時間魯大慶還是滿大街發「神韻」光盤,沒想到這次就碰上了這個瀋陽老鄉,開始還真把他嚇著了。

這老鄉也是個流落他鄉的人。哥哥死在瀋陽監獄,也是因為煉法輪功被判的大刑。

那是2004年,在他的哀求下,警察允許他在監獄醫院見了哥哥最後一面,病房裡全是警察。

他已經三年沒見過哥哥了,哥哥瘦的完全走了樣兒,像非洲難民一樣,臉上沒有一點肉,還能認出來的是哥哥的鼻子,只有鼻子沒有塌。

他悄悄趴在哥哥的耳朵邊上問:「你對大法還有信心嗎?」他看到哥哥的右耳變形,缺了一塊。

哥哥虛弱的說:「你要好好看書(指《轉法輪》),要相信法。」

瀋陽老鄉現在沒有書了,也不敢修煉了。他說自己的父母都是本分的老農民,一個兒子已經死了,不想再失去另一個了,父母讓他離開家鄉到北京做生意,謀生活吧。

12

余曉航小心翼翼的挽著妻子,繞過瀋陽市區的各種井蓋兒。

「一定不能踩井蓋兒,犯小人啊!」余曉航在陪妻子散步,妻子懷孕七個月了。

余曉航經常給妻子買高級的點心。看著那些點心,他想起了馬三家的餅乾,他忘不了那種大鐵片圓餅乾,他曾經覺得那是非常好吃的東西。

解教回家後,余曉航去見過那位曾從被窩裡掏餅乾給他吃的法輪功學員。關於餅乾的事情,他從來沒有告訴過妻子。原來的女朋友吹了,妻子是他解教後認識的,對他的過去一無所知。

余曉航和妻子一起看電視。瀋陽台播放了一個節目,一個小伙子因為生活困難而自殺,沒死成,給送到了醫院搶救。余曉航想起了自己在馬三家老想自殺的事兒,「想自殺也得有那膽兒啊」。他覺的這小子有勇氣,就和妻子商量,想給那小伙子捐一千塊錢,妻子同意了,他沒有告訴妻子捐錢的真正原因。

余曉航提醒去他家的每一位朋友:「樓門前剛剛安裝了攝像頭,有監控,我們走後門吧。」

和朋友走在街上,他不時的看著腳下,還是那句話:

「一定不要踩井蓋兒,犯小人啊!」
 
對於大牆外的人來說,十九個月一晃而過,而對於余曉航,馬三家教養院的十九個月,從來就沒有結束過,而且如影隨形般的覆蓋了他以後的生活。

他盡力抹去身上帶回來的勞教所的影子,可是他知道,在他的身體裡有一道很深的傷口,隨著時間的流逝,它會越埋越深,但卻難以癒合,他不敢回憶,又無法忘記。

從十七歲那年上訪到現在,他三十一歲了,他明白了很多同齡人不太去深想的問題,他知道甚麼是真男人。

他常想起張良,想起魯大慶,想起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想起他們那沒有怨恨的眼神。

他不恨李勇了,據說李勇的兒子得了腦殘,老天的報應啊,還用人去懲罰嗎?

他知道,「大環境不改變,就是幹死李勇,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李勇,社會體制不變,每一個人都沒有安全。」

13

「等我有能耐的時候,我要送我老婆孩子去美國。」這是楊大智在勞教所時最大的願望。

但出來不久,他就和林茹離婚了。

即使離婚後,看見穿紅馬甲的環衛工人,林茹都揪心的閉上眼睛:和楊大智在勞教所穿的一樣。她說,雖然離婚了,如果將來楊大智出甚麼事兒,她還會幫他的。

說到離婚,林茹還是有些傷心。最早她腆著大肚子陪楊大智上訪,後來又與娘家人一起陪楊大智上訪,楊大智被勞教後,林茹又在外面為他的勞教案子申訴、複議、繼續上訪,沒想到案子無果而終,他們卻離婚了。

「我爸說,有錢了楊大智就忘恩負義了,其實不是。」他倆都知道離婚的真正原因。

有些事兒可能一直沒有顯現,但有些東西脆弱的已經有了裂痕,筆錄的事兒對楊大智是個傷害,雖然他自己在勞教所也作過偽證,但他對妻子做筆錄的事兒耿耿於懷,「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這樣」。

在勞教所後來受孫隊長的影響,楊大智會唱很多佛歌,他說自己信佛。

「我覺的他只相信他自己。」林茹說,「他說他相信法律,如果這國家有法律,是可以相信法律,如果這國家沒有法律,相信法律又有甚麼用呢?」

官司不了了之,很長一段時間,楊大智被仇恨充斥著,他經常一個人坐著發呆,想復仇,只想復仇。

後來楊大智就瘋狂賺錢了。做金融,搞大額借貸,一年他就換了車,幾萬塊錢就軲轆成幾百萬。如今,一提楊大智,圈裡誰都知道他,一個腦袋頂別人三個腦袋,能做大生意。在外人看來,他到哪兒都吃的開,開一輛豪華寬大的越野車,夠風光。

雖然對社會上的不公他已經不再關心了,但聽到高俊峰被判處死刑的時候,楊大智還是很難受,他還答應過幫助高俊峰的妻兒呢。

林茹帶著兒子一起生活。一天早上,四歲的兒子醒來,說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見爸爸了。

「爸爸開著很大的車,可累可累了,找不到家。」

14

聰聰的癲癇病越來越重了,一有大的響動它就抽風、吐白沫。

關叔給李梅介紹了一個天壇附近的狗醫生,李梅去開了一大堆中藥,還特意給聰聰買了一個熬藥的砂鍋。

每天給狗餵藥就成了妻子的大事兒。其實妻子自己一個人就可以給聰聰餵,但只要在家的時候,張良總是扶著聰聰的腿,幫妻子餵藥。

聰聰知道藥苦,一般先習慣性的反抗一下,不配合,但只要稍微用點勁兒,它就不再蹬腿了,它也沒多大力氣反抗了。張良一手抓它的前腿,一手抓它的後腿,然後李梅捏開它的嘴,麻利的用針管把藥打進去。

一邊打藥李梅一邊哄它:

「乖,一會兒就好,一會兒就喝甜的了,乖啊。」

餵完藥,李梅又給它餵了糖水。

餵好後趕緊把聰聰放到地上,張良說,多可憐呀,天天圈在家裡,張良想起自己關小號的日子了。

妻子說,「那是你想的,它可不一定覺的外面好。」

想想也是,現在聰聰一走路就摔跤,顫巍巍的站不住,上下台階都得要人抱了,它是越來越老了。

餵完藥,妻子回到房間看電視去了,《非誠勿擾》。

隨後傳來妻子的笑聲:「老說優越,有多少錢呀,見了女人話都不會說!」原來說的是《非誠勿擾》裡的一個宅男,自己總有優越感,結果事實證明他是一個妄想狂。

張良也回到了自己的書房,他正研究電腦的加密系統呢。

文章來源:大紀元網站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