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徐崇陽被釋放 揭傅政華報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6月02日訊】原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主政時期,被外界稱為是大陸法制「最黑暗的十年」。如今這位昔日的「政法王」雖然落馬,但司法系統的腐敗並沒有因此而得以遏制,各地冤案依舊頻發,酷刑折磨越發隱蔽。近日,一位在薄熙來重慶「打黑」運動中被判刑、裸身受訊的武漢商人,講述了他在周永康下臺後,依然遭到其親信報復的經歷。

去年10月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罪」抓捕的武漢商人徐崇陽,在被關押在北京市豐臺區看守所近八個月後,直到今年5月30號才釋放回家。

因維權而屢次遭當局抓捕、關押的徐崇陽告訴《新唐人》記者,這一次他被抓,是因他早前寫信控告周永康的親信——時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現任公安部副部長的傅政華強搶他的財產,而招致的瘋狂報復。

武漢商人、維權人士徐崇陽:「原來傅政華、周永康他們批(捕)了我,抓了我以後,我就出來告狀,他們不是把我的東西拿走了嗎?拿走了我一直就告,就是說他們跟蹤我、打我、酷刑我這些事情我就一直在控告。北京(警方)呢就僱了一些人,說我冒充律師,說我是支持佔中的組織者,最後給我安了一個甚麼『分裂國家罪』,把我關了八個月。」

徐崇陽向記者透露,一位負責審訊的徐姓公安曾向他直言,警方是奉傅政華的命令來抓他的。

徐崇陽:「他說我們(警方)做了套,讓你說不出來,就要關你。我們現在是在傅政華領導下,統一,公安、檢察院、法院來判你的,來抓你的,說你是甚麼罪就甚麼罪,你告的贏嗎?」

徐崇陽痛苦的回憶,他在被關押和審訊期間,經常遭到群體毆打,警方還以減刑為條件,指使看守所內的其他犯人對他施暴。此外,他還被迫服用精神病類藥物,造成他精神恍惚。

徐崇陽:「這次在裡面,打我、罵我啊,差不多一個半月不許睡,包括踢我的小便(處),把我的生殖器官打得腫了好長時間。我是高血壓——230,還給我上腳鐐,把我拖在地下,拖100多米。再一個,在裡面強迫穿號服,強迫的『打坐』,吃的特別差。」

另外,在徐崇陽此前的幾次被關押中,一位經常指使「牢頭」毒打他的豐臺看守所的警察也曾叫囂,自己就是傅政華的手下。

徐崇陽:「看守所的領導他都不服,他說他有後臺,他說他是傅政華的人。就是豐臺看守所的,叫張立軍。他說:『你告傅政華就是反黨,傅政華是中央領導,他是代表黨。』他說:『你現在告我們,都是反黨,我們是共產黨人。』」

除了身體上的迫害,徐崇陽還透露,北京豐臺警察在抓捕他的時候,還將他住處的電腦、錄音機、1萬美金、奧運紀念幣、珠寶首飾等財物抄走,至今沒有退還。

為何在周永康下臺後,徐崇陽依然能受到其親信傅政華的報復?公檢法司系統依然能被其左右和干涉?一位在公安系統工作多年,不願透露姓名的警察表示,大陸司法體繫在江澤民集團的統治下早已徹底被摧毀,「周老虎」雖然下臺了,但司法體系內自上而下的官員依然在腐敗循環的鏈條上「前腐後繼」。

採訪/常春 編輯/張天宇 後製/蘇燦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