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抓中南海軟肋 又借550億 黃奇帆樂傻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說,黃奇帆說起重慶來,總是自賣自誇,什麼都是全國第一,但他無法掩飾財政黑洞的證據是,重慶官媒披露,近日他找國開行又借錢550億,其名目翻新,過去叫「廉租房」,如今叫「棚戶區改造」,知情者說,薄熙來統治時期留下的舊賬,遠沒還清,現在又借新的,當年,薄熙來的鐵哥們陳元,一直支持薄熙來在重慶的造神運動,但國家銀行的錢沒救他,反倒加速了他的滅亡,最慘的是重慶老百姓,財政的無底洞舊賬未填,又由黃奇帆拆借550億,這是借新還舊吧,依然是薄熙來時期不斷借錢,拆了東牆補西牆的騙術的延續。

官媒的報道說,2013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加快棚戶區改造工作的意見》,其中提出,2013年至2017年5年共計劃改造各類棚戶區1000萬戶,要求5年改造城市棚戶區800萬戶。而根據《重慶市2013—2017年城市棚戶區改造專項規劃》,重慶市城市棚戶區改造總任務為1233.59萬平方米、142701戶,規劃共涉及323個片區,分布於重慶35個區縣。

中共官場的流行規則是,各級官員精明透頂,都善於鑽政策的空子,發展所謂地方政績,重慶政壇「不倒翁」阿黃更是識時務者,2015年4月24日,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在重慶城市棚戶區改造工作推進會上指出,推進城市棚戶區改造是黨中央、國務院做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有利於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促進穩增長與社會和諧。各區縣、各部門要統籌做好各項工作,加快改造進度。因為阿黃多年最頭疼的是經濟困難,這回又找到了欺騙國家銀行的理由。

於是,在4月24日的會議上,黃奇帆重申了重慶推動棚戶區改造的意義,他說的比唱得還好聽,不過這回不是「廉租房」,也不是「六年半買房」的承諾,而是符合「李克強經濟學」的新詞和流行語:進一步改善居民生活條件,使「棚改戶」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屋產權,增加財產性收入,有效拉動投資、住房消費需求,為「穩增長」提供動力支撐,促進產業結構調整。他還表示,棚戶區改造後,進而置換出來的土地,可以發展現代服務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升級,完善城市功能,美化城市環境,提升城市品質,優化資源配置,盤活土地資源,使稀缺的土地資源得以重新利用,最終舊城改造了,獲得級差地租的資源。

變色龍似的官場奇材黃奇帆,過去在「薄騙子」時代,大講「地票政策」,這回一字不提臭名昭著的「地票」,也迴避失去土地之後,流落城區的找不到工作的農民工問題,而是把李克強多次倡導的「棚戶區改造」掛在嘴上,他信誓旦旦地說,這將是「重慶歷史性的大規模拆危舊房、棚戶區的最後一仗。」那麼,錢從哪裡來?顯然,他和薄熙來,王立軍合謀「唱紅打黑」,到處抓捕民企老闆,搞垮了當地經濟,國庫里沒錢,褲兜比臉還乾淨,但黃奇帆不怕,反正上級不可能叫重慶亂,於是,他又抓住了中南海的軟肋:為穩定薄熙來的「大本營」和唱紅打黑的「重災區」,國開行又一次慷慨地提供授信。

官媒報道說,國家開發銀行受國務院委託,近期在全國範圍內授信2萬億,以4到5年為執行期限,為舊城改造提供融資貸款。重慶市此前獲得授信271億元,涉及6個區縣,此次又有11個區縣完成了前期準備工作,申請貸款總額為286億元。

「286億加271億,應該是550億元」,黃奇帆在4月24日的會議上表示,「重慶市有38個區縣,17個區縣分享了(貸款),還有21個區縣,之後可能也會申請開發行授信。」

黃奇帆要求重慶涉及貸款的17個區縣成立專門班子進行籌劃,會上,樂傻了的黃奇帆,還給大家算了一筆賬,重慶拆遷1200萬平方米,每平米如果需要5000多元,總共需要近700億資金,國開行已經授信的資金為270億元,計劃授信的有280億元,剩餘資金可以通過商業銀行、PPP來化解,總體資金總量平衡。

也就是說,銀行的錢都是省吃儉用的普通老百姓的錢,黃奇帆坐在2000億的財政赤字的火山口上,一點也不著急,只給李克強拍馬打溜須就行了,他利用重慶市城鄉建設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程志毅的嘴透露,2013年,根據重慶市棚改工作計劃向國開行提請融資需求,2014年重慶市先後印發了相關的資金管理辦法和管理流程,首批次的51個項目於2014年11月經評審通過後獲得授信總額度為271.9億元,今年3月已發放30億元,4月底前,國開行給重慶又到位了資金22億元。

這筆錢對飢渴難耐的重慶來說,可是久旱的禾苗逢甘霖,眾所周知,隨著「薄騙子」的垮台,重慶大搞「5個重慶」留下的濫攤子千瘡百孔,既使把財政局長劉偉提拔為副市長也經濟不見好轉,過去幾年,地方舉債的明細賬掌控在阿黃手裡,他對不懂經濟的孫政才不交底,使山城捉襟見肘,經濟困難,迷失發展的方向,這次,終於迎來一片「大肥肉」,無怪乎,對於如何使用資金的問題,重慶渝中區區長扈萬泰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在此次的270億先期下發的拆遷貸款中,渝中區將獲得42億,再加上區的自備金總計50億,這50億資金我們一定要專款專用,所有資金將全額全資用於棚戶區和危舊房的拆遷工作上,決不容許有半點挪用!」

他的表態披露了經濟大區的窘境,才有配套資金8個億。他稱,改變運作方式,鼓勵團購存量商品房替代安置房。這等於宣告,重慶沒有明批「薄騙子」欺世盜名的政策,但悄然拋棄了熱鬧一時的廉租房建設。

對此,兩面派黃奇帆是如此表示的,他不敢單提薄主政的幾年,而是籠統地說,2012年之前的十幾年,棚戶區改造是靠「市場運作、政府導向、開發商投資」,這就與他市長任期剛好一致,其成績不是別的,而是「受益於重慶主城區平均房價近4倍的增幅,由市場進行開發」,這等於承認,他沒什麼本事,只在炒地皮,炒房價,靠房地產開發而拉動經濟,用他的話講,「拆了100萬平米的房子,可能建200萬平米的住宅、寫字樓,重慶政府還能夠在拆棚戶區的過程中得到一定的土地批租收入,用以支持基礎建設。」原來,懂經濟的阿黃低能淺薄,不過如此。

但是,黃奇帆深知地方財政的艱難,他不得不要求下級,面對550億「大蛋糕」,更要精打細算。即,重慶市在此輪棚戶區改造的過程中提出了「科學規劃、分類實施、節約用地、資金自求平衡」的18字方針。黃奇帆對此的解釋是:重慶市政府不要求區縣再產生「土地出讓金」,也不做基礎設施建設要求,只要「各種投入與土地出讓達到資金平衡」。黃奇帆強調,「每個地塊都要更加精心設計,把城市設計搞好,把規劃搞好,把控規搞好,把建築設計、樓堂館所的形態設計都搞好,同樣一塊地,可能會提高20%的土地賣價,這是一個可貴經驗。」顯然,阿黃的底牌不過是「收支平衡」,可見山城多麼困窘,雖然苦口婆心,但過去貪腐慣了的地方官,想的問題集中在一點上,面對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利劍,如何在使用這筆資金方面,既可以巧妙地撈到好處,又不落下任何把柄,否則,當官幹嘛?

重慶官媒報道說,在拆遷安置方面,黃奇帆表示,一方面,重慶將鼓勵團購存量商品房替代安置房。「商品房要繳營業稅、所得稅、土地增值稅、契稅等,保障房如果自己建,這些稅按政策可免,現將商品房回購做安置房,相關稅費可以退,用於拆遷安置。」另一方面,「老百姓選擇貨幣安置的,也會去買自己喜歡的商品房,最終重慶房地產一舉幾得」。由此看來,變來變去的,受益的總是官員,倒霉的除了國家稅收,就是傻乎乎的老百姓,面對不斷增長物價,老百姓沒別的選擇,只有不得不「喜歡」,過去,與「薄騙子」一唱一和的,大講「六年半買房」的阿黃,如今,換了新主子,編造更美麗的瞎話,既使有記性的人也不敢告他,因為公檢法還是獨家經營,他「拆了東牆補西牆」,反正國家有的是銀行。

2015年5月17日於多倫多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