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沉船背後暗流洶湧?李克強與中宣部過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6月07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長江船難已發生一周。7天來,中共宣傳部一方面利用其掌控的喉舌媒體「全天候」報導,另一方面卻暗下禁令,禁止其他大陸媒體自主報導這次船難,同時對駐華外媒的採訪報導也嚴厲控制。據外界觀察,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屢屢表現出與中宣部不同調的態度。有分析認為,其中或隱藏著中共內部不同勢力相互較量的洶湧暗流。

據最新的消息,東方之星已於6月5日被吊出水面,救援人員得以進入船艙搜索遇難者。截至6日中午12點,這次船難的死亡人數已上升到396人,另外46人仍然失蹤,倖存者只有最初發現的14人。

有德國媒體《南德意志報》評論中共中宣部對此次事件的報導控制,認為中宣部在報導審查方面「耍了不少花槍」。中宣部以嚴厲手段控制大陸媒體對該事件的報導,第一時間把倖存者嚴控在醫院,禁止任何媒體接近採訪;也禁止任何媒體到事故現場採訪,要求所有大陸媒體必須按照新華社和央視的口徑和調子進行報導。

同時,中共改變了過去在發生嚴重事故時採用遮遮掩掩的有限訊息來敷衍民眾(正如2011年的溫州動車事故)的手段。這次,由中宣部直接掌控CCTV對事故進行「全天候報導」,不停地記者連線、專家訪談,表面形式上搞得轟轟烈烈,熱鬧非凡,其報導的用語與過去相比也減少了宣傳色彩。

《南德意志報》在6月5日發表的《被勒住的真相》(Gezugelte Wahrheit)一文中分析,上述現像顯示出:在社交媒體蓬勃發展的時代,中共的宣傳機器也在「與時俱進」,其新聞審查機構採取的策略是「表面上最大可能地公開,同時卻在背後進行最大化的控制」。

文章還指出,與2011年的溫州動車事故不同,中共審查機構現在顯然已將微博控制在手。微博上對「東方之星」幾個字和批評性問題仍然無情刪除,雖然CCTV上也會談到其中一些問題,「但都是在審查機關的控制之內」。

文章最後總結說:「中共不再嘗試壓制信息,而是塑造信息。社會要求新的開誠布公,中共則假裝坦誠。」

與此同時,外界注意到,身為中共國務院總理的李克強對這次事故表現了異乎尋常的「重視」,不但在事發次日趕赴事故現場,期間還曾打破中宣部的嚴禁任何媒體在事故現場採訪的禁令,允許集聚到事發地的35家共79名駐華外國媒體記者進入「東方之星」傾覆現場進行採訪報導。

2日當晚,李更在湖北監利縣召開關於翻沉事件的會議上,否定了事發後當地媒體《湖北日報》官方微博倉促把這次船難宣傳為「天災」的定性,聲明要求國務院成立調查組,把事件發生的原因「實事求是調查清楚」。

6月2日傍晚,《湖北日報》還特別為其之前倉促對外宣傳稱關國務院對長江客輪傾覆定性為「因大風大雨造成『東方之星』沉船」的「錯報」公開致歉。

外界剛剛因上述現象而對中共當局或將放寬對這次船難事故的報導限制產生一絲希望時,6月3日凌晨,大陸媒體記者再次被驅離沉船現場的消息又傳出,外媒也抱怨其記者的採訪仍然遭到中共新聞管制的干擾,報導船難真相的希望依然渺茫。

6月4日,中共喉舌媒體罕見及時報導了當天中共中央七常委為這次沉船事件召開會議的消息。但相關報導隨即被宣傳部門勒令刪除,其他大陸網站的轉載亦遭全面封殺。有人分析這種蹊蹺現象,推測相關報導或未按慣例經過中共新聞管制機構的「嚴格把關」就刊發,因而遭到中宣部的報復性封殺。

有意思的是,隨後,大陸門戶網站網易又大膽突破中宣部的禁令,刊發重磅文章呼籲北京當局對這次船難進行「獨立、透明、深入制度的調查」,不但要對事故的直接責任人追責,更要對「政府制度性的問題」採取「釜底抽薪」的方式給予解決。

有分析認為,上述現象間接折射出李克強與江派常委劉雲山掌控的新聞審查機構之間的暗中較量,不同派系的不同姿態背後是政治博弈的洶湧暗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