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中韓沉船:制度對照,文明落差(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船長與船員。韓國「世越號」,第一時間報警求救,但69歲的船長與其他三名船員率先跳上救生艇逃生。而22歲的女船員朴智英卻將救生衣讓給學生,並堅守崗位,營救乘客直至海水漲及腰部,最後不幸喪生。事後,韓國法院以殺人罪,判處「世越號」船長李俊錫無期徒刑;以遺棄致人死亡罪,判處另外14名船員1年6個月至12年的有期徒刑。韓國政府追認朴智英、楊大弘(「世越號」事務長)、及兩名高中教師、兩名高中學生共六人為「永放光芒」的烈士。

中國「東方之星」,船長張順文、輪機長楊忠權、大副譚建、二副程林等,在事發第一時間,全部飛快穿上救生衣,慌忙棄船逃生。上岸後,才發出求救信號,距慘禍發生,已經過去三個多小時。在民情洶湧下,中國公安當局拘押了「東方之星」船長和輪機長二人,調查事故原因。

人們永遠不會忘記:一百多年前,英國「泰坦尼克號」在大西洋沉沒,獲救的705人,多為婦女和兒童,而船長、大副、二副、服務員、報務員、信號員、消防員、鍋爐工等船員,為組織乘客撤離,盡都沉沒於冰冷的海水。一百多年後,中國「東方之星」在長江沉沒,遇難的434人,全部是老人、婦女、兒童,而壯年的船長、船員們盡都擅離崗位、棄船逃生。

政府表現。中國,總理李克強趕赴災區,官方媒體大肆渲染他在飛機上布署救援、在江邊渾身濕透、在救援指揮部吃盒飯等鏡頭。韓國,事發第二天,總統朴槿惠前往事發地點視察,督導救援工作。總理鄭烘原引咎辭職,總統朴槿惠同意他辭職,但要求他留任至政府完成救援工作之日。因遇難者家屬憤怒和民眾抗議,朴槿惠再三向國民鞠躬道歉。2015年5月19日,在向全國的電視演說中,朴槿惠再度正式道歉,承諾一肩扛起責任,併當場淚崩。她提議建立紀念碑,並將發生船難的4月16日定為韓國「公共安全日」。

遇難者家屬。韓國。事發後,因該國朝鮮中央通訊社只做了簡短報道,引發家屬和民眾抗議。2014年5月,韓國放送公社(KBS)新聞部總監金時坤私下表示「世越號」罹難者人數比交通事故一年的死亡人數還少,引發「世越號」遇難者家屬包圍KBS總部、併到青瓦台總統府外靜坐抗議。在遇難者家屬的強烈要求下,KBS開除了金時坤。KBS員工760人罷工,要求社長吉桓永辭職,後者雖拒絕下台,仍遭KBS理事會投票罷免。

2015年4月1日,韓國政府公布賠償方案,對每名罹難學生賠償4.2億韓元(38萬美元)、每名罹難教師賠償7.6億韓元(69萬美元)。但悲憤的家屬們拒絕接受賠償。兩百多名遇難者家屬走上首爾街頭遊行,要求就船難真相展開獨立調查。2015年4月16日,事發一周年,韓國政府舉行追悼儀式,遭遇難者家屬集體抵制,總理李完九前往參拜上香,也遭民眾阻攔,只得尷尬返回。4月17至18日,七萬首爾市民集會示威,抗議政府處置不當,與警方爆發肢體衝突。

中國。救援現場戒備森嚴,當局設置了重重檢查站,阻擋遇難者家屬或民眾前往事發地帶。事發後,中國政府並未主動聯絡遇難者家屬,反而是這些家屬找到政府。遇難者家屬對政府的反應遲鈍感到憤怒,在上海,一批遇難者家屬前往市政府討說法,遭警察圍堵,演變成官民扭打。

在事發的湖北省監利縣,地方官員關於舉行記者會,將所有遇難者家屬阻擋於門外。一位名叫夏雨晨的遇難者家屬突破警察攔阻,闖入記者會,呼喊徹查真相,有官員試圖讓她閉嘴,並一度封鎖記者會出口。夏雨晨拚命講出的幾句話,充分反映了遇難者家屬的處境,她說:「我們是公民,是納稅人。我們是支持政府的,我們的要求是公正公平的。但他們卻阻撓我們,把我們當敵人!」

把遇難者家屬當敵人,可謂一語道破天機。這就是那個一心貪戀權力、卻又不願承擔責任的腐敗政府,面臨天災人禍時的一貫作派。當局對遇難者家屬嚴防死守,一對一地盯死,並阻擾他們接受媒體採訪,還美其名曰「安慰」、「保護」家屬,「

防止記者騷擾」。為數不多的倖存者,入住醫院,也遭到當局重兵把守,任何人,尤其任何媒體、記者,不得接近他們。

中國政府最後「恩准」的,僅僅是:遇難者家屬可以見到親人遺體,政府組織(實為監控)家屬在江邊舉行悼念活動。於是在「頭七」之日(6月7日),當局將家屬分為四批,分別到江邊祭奠,但每名家屬只能在那裡呆上兩、三分鐘,就被便衣人員強行架走。

這是一個毫無道德底線而喪盡天良的政府,如果還有任何中國人懷疑這一點,那麼,只須經歷一次災難、當一回難屬,對此,就必然確信無誤了。四川大地震死難者家屬、毒奶粉受害者家屬、溫州高鐵死難者家屬、「東方之星」死難者家屬……淚跡斑斑,歷歷在目。

此間,不少中國人還注意到兩個對照鮮明、「令國人無語」的鏡頭:6月5日,上海街頭的大屏幕,熱烈歡慶中國股市攀上5000點;而與此同時,東京街頭的大屏幕,卻在深切悼念中國沉船遇難者。而翻沉的「東方之星」,載有97名上海乘客,沒有一名日本乘客。

中國與韓國,中國與世界,差距有多大?對照兩起船難,一目了然。新聞,鉗制還是開放;信息,封鎖還是透明;民眾,受壓還是自由;人性的異同,制度的優劣,文明的落差,極權與民主的對比,盡在其中。

韓國。遇難者家屬抗議了,民眾遊行示威了,政府再三道歉並付出巨額賠償了,然而,政府沒有垮台,社會沒有亂套,國家沒有脫軌,相反,在激烈批評和痛切反思的基礎上,吸取了深刻教訓的韓國,類似「世越號」的災難,可望避免或減少。

中國。家屬不得抗議,民眾不能示威,政府絕不道歉,賠償多少,只能由政府說了算。表面上,太平,沉寂,和諧,事件很快煙消雲散,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然而,類似「東方之星」的慘禍,比天災更大的人禍,必定一再上演。

從克拉瑪依大火(1994年),到「東方之珠」遇險(1997年),到「大舜號」起火(1999年),到「東方之星」翻沉……這個受制於紫禁城專制鬼魅的民族,註定厄運纏身。

(2015年6月15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