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上海萬人遊行,韓正這下樂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如果以為,上海市金山區抵制PX項目的示威遊行是群眾自發的,那麼,觀察家的眼前就蒙上了一層雲霧,也就陷入了狡猾的貪官韓正設得圈套,實際上,「大上海」歷來積壓的問題很多,市府門前動輒上訪的冤民數以千計,人山人海,喊聲如雷,但韓正不在乎,他在乎的不是動遷戶的困擾,也不是神馬PX項目,而是中紀委老王的利劍,近期,它勢如破竹地指向江澤民的老巢上海灘,逼近曾慶紅和韓正,這正是上海一班人寢食不安的壞消息,也是連續幾天突發事件風起雲湧,而上海市政府,市委穩坐釣魚臺,就是不表態的原因,我仿佛聽到狡猾的韓正在說,鬧吧,使勁地鬧吧,鬧大了,維穩的份量壓倒了反腐,我老韓就可以脫身了。

據海外媒體報導,起始於金山區的群眾集會持續至第四天,上萬市民走上街頭遊行示威。究其原因,上海市金山區政府擬將原高橋PX專案搬遷至金山區,引發金山市民不滿,上千市民於6月22日發起示威,雖然金山區政府在22日晚稱沒有PX項目,但未能獲得市民信任,市民接連數日走上街頭發聲抗議。6月25日晚,至少有上萬市民打出各種抗議橫幅,在金山區政府附近遊行、集會,大批警察到場戒備。我仔細查看了網路上的照片,參與的人確實不少,場面比較宏大壯觀,這說明它孕育了很久,像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國安,公安的力量是難以想像的強勢和高效率,為何沒有一如既往,把「地火」泯滅於萌芽中呢?

原來,官員希望大家鬧事,這和以前明顯不同,而且,官員們故意用涉及每個人切身利益的事,去鼓動大家上街,鬧得動靜越大越好,所以,目擊網友「DK-叮」說:6月25日晚上,已是遊行的第四天,保護環境,抵制化工破壞生態,隊伍日漸擴大中,而新聞也在持續的封鎖中,保護環境保護生態真的很難,大家堅持!媒體轉述目擊網友「總有驕陽s」的話說:今晚是人數最多的一次,有人說有3萬人,有人說有4萬多。另外,當天白天有浙江平湖市的市民聚集到金山區政府,對金山市民的反PX示威進行聲援。看來,這次突發事件升級的可能性很大。

令人詭異的是,以前最怕群眾聚會和遊行的官員,不論市級還是區級,不論黨委還是政府的官員,如今都超然得很,一個也不出面公開表態,他們仿佛成了旁觀者,報導描述說,截至25日晚,上海市政府仍未對本次示威進行表態,但官方加緊了對網路上相關資訊的遮罩,網友上傳到網路的圖片、視頻被大量刪除。目擊網友「江丹雅石」說:市委市政府沒有對本次事件表態,卻關閉論壇,封鎖消息,搞這些小兒科。當一個人罵政府,這人一定是神經病。當幾萬人一起罵政府,政府一定存在問題。那麼,問題出在何處?

善良的中國老百姓,還和1976年一樣,聽吳德念一聲毛主席遺言:你辦事,我放心,就相信了,便把雞毛當令箭,不知道官員還藏了另一句聖旨:有問題,找江青,可是,後來,江青進了監獄,從此就是一個「死」,現在,形勢變了,韓正不是傳聖旨,而是攪局,矯詔,他不會如實地告訴老百姓,自己的陰謀詭計,做為封疆大吏,他在幕後偷著樂,眼睛眯成一條線,兩個嘴角翹起來,半夜裡止不住笑出聲呢,在中共官場上混了幾十年的韓正,是狐狸和猴配的,精著呢,他要用群眾最關心的事件點燃怒火,再用最麻煩的突發事件轉移王歧山打老虎的視線,牽扯上級有限的精力,無疑地,正當「老王」判完了周永康,嚇死了徐才厚,拘押了郭伯雄,逼瘋了令計劃,再進一步圍剿曾慶紅和江澤民之時,韓正毛了,不得不使出殺手鐧。

近年來,習近平,王歧山的打老虎運動,四面開弓,步步為營,但權鬥色彩濃烈而倍受質疑,其中,「大上海」官場沒有副省部級以上的「大老虎」落馬,實在說不過去,人們把它歸結於江澤民的蔭庇,不能說是空穴來風,常識告訴人們,如果江澤民廉潔,就不會出現周永康,徐才厚這樣的貪官,不過,據媒體報導,全國「兩會」前後,紀檢系統「打虎拍蠅」呈步步緊逼態勢,辦案節奏明顯加快,辦案範圍更加擴展,所以,上海的反腐動向更加值得關注。2015年3月17日16時30分,上海市紀委官網消息稱,市政府副秘書長戴海波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10分鐘後,中央紀委官網轉發了這一消息。

其實,戴海波與韓正比較,不算什麼老虎,至多叫「綠豆蒼蠅」而已,熟知上海官場的人說,韓正不正,又貪又猾,否則,怎麼會法官嫖妓沒事,踩死人也沒事,還不是官員層層用錢擺平了危機?俗話講,上樑不正,下樑歪,韓正如果廉潔奉公,戴海波能貪?媒體報導說,公開資料顯示,戴海波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是在3月2日率上海市發改委、市口岸辦相關處室負責人到嘉定工業區專題調研嘉定電商物流產業和出口加工區發展情況。半月之後,戴海波應聲落馬。這一事件,對韓正當頭一棒,對其他同僚也猛擊了一掌。

每個上海官員都知道戴海波的履歷:他雖然原籍江蘇靖江,但自1980年就讀上海交大至今,一直在上海混了長達35年,是耳聰目明的「上海通」啊,從1984年8月到1995年9月,戴海波先後任職於上海交大團委、共青團上海市委,此間長達11年,先後經歷黃躍金(現任江西省政協主席)、韓正(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鐘燕群(現任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等三任共青團上海市委書記,並于1993年3月任共青團上海市委副書記,與王仲偉(現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沙海林(現任上海市委常委、統戰部長)、薛潮(現任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等人共事。毫無疑問,他的貪腐必將牽扯其他同僚,如果深查,一定是「拔出蘿蔔帶出泥」。

於是,以韓正為首,上海的官員慌了神,他們精心策劃,先放出PX專案搬家的消息,再把警察的耳朵擋住,就像曾慶紅的嫡系在香港立法會投票時,故意玩「空城計」一樣,上海的官員一下子變得「包容」而「民主」,叫讓老百姓上街打橫幅,總之,他們自救的辦法不僅僅是「抱團取暖」,而是圍「魏」解「趙」,而「魏」就是叫金山區出事,「趙」就是他們自己,因為這樣一鬧,就用「鷹爪」撓了老王的睾丸一下,你打老虎不住手,上海就得出事,出了事,中南海大佬們精力有限,而且,不可能事必躬親,又不敢變革現有的政體,那麼,只有延用過去上海灘的官員,這樣一來,在反腐和穩定之間,老王就會無奈地投降,韓正終於樂了。

2015年6月26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來源:縱覽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