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百校:為何東北人無福消受全面「二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五中全會全面放開二孩政策,著實讓每個人打了雞血似得,網路都是鋪天蓋地「二孩」經濟,無非就是想通過生育促進人口增加,進而重拾快消失殆盡的「人口紅利」。在當前中國生育率僅為1.5,遠低於世代更替水平2.2,要走出「未富先老」這個尷尬的局面,放開二孩確實是中國不得不走的一步棋。但是在國內各地區人口發展極度不均,經濟發展更是參差不齊,全面放開二孩對於一些地區就能促進當地發展?或者說一些地區僅僅放開二孩就能走出人口與日俱減的局面嗎?

東北危機近年來不絕於耳,該地區的人口老齡化問題更是走在全國前列。據報導整個地區生育率僅僅為1.0,遠遠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的1.5,更是低於鄰國日本、韓國等發達國家。不僅是極低的生育率,該地區的每年流出人口更是多達200多萬。這個曾經在1942年城市化率就達到23%,而全國城市化率達到這個水平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該地區是全國範圍內城市化起步早且城市化率較高,早在80年代計劃生育初期整個地區的生育率已經遠遠低於全國水平;又由於在計劃生育初期,當時東北還未出現大量國企倒閉現象,大多數人就業於「國企」就業,或者類似在有編製「鐵飯碗」的單位。當生育指標與就業綁在一起的時候,此時整個地區也是全國範圍內貫徹計劃生育最成功的範例。

如今東北整個經濟停滯不前,在今年第三季度吉林省的GDP增速全國末尾,而黑龍江、遼寧至今未公布「生死未卜」,不出意外的話也不比吉林好到哪裡去,整個地區經濟下行壓力不減反增,人才也出現「孔雀東南飛」的現象。經濟下行,CPI依舊一路高歌之時,此時人民手中財富一天天被稀釋,這時放開二孩又有幾個人想生?想生又養的起嗎?即使放開了二孩,也僅僅是屬於那些中產階級的二孩。在資源、資金雙管齊下,卻對這個病入膏肓之地無濟於事。中央提出「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已持續十多年了,今年召開多次關於「振興東北」的會議,政治局常委們也接踵而至赴東北調研,國家投入的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始終陰霾不去,反而在這十多年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加速了與沿海地區的的差距。

整個東北地區人口基本是在清朝末年「闖關東」移民基礎發展而來的,在遷徙過程中那種家族觀念已經相對弱化縱觀該地區宗祠乃至族譜,他們沒有南方傳統族群「多子多福的」價值觀,整個丁克家族數量也是領先於全國其他地區,甚至那種宗族觀念在此已經快退出歷史的舞台。那麼在這些大背景下,放開二孩民眾估計也只是聽聽雷聲,未必想下雨。在人口持續銳減的大環境中,需要出台給予生育二孩相應的獎勵,比如:生育二孩給予一定的金額獎勵,或者可以對0—3歲小孩的奶粉進行補貼,甚至在該地區適當選擇放開三孩政策,促使這股暖風吹走飄在東北上空的人口危機的陰霾。

生育問題必定是橫在「東北振興」一道坎,別然二孩政策成為中低收入者的奢望,更不要讓其成為富人的「特權」,二孩政策落地未必會引起多大的漣漪,東北經濟的「寒冬」也非一日而成,最主要的是要讓適育人群生的起,敢去生。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