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為何能從97個孫子中記住乾隆(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康熙

長到十多歲,孫子才有機會見到祖父,這在愛新覺羅家中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因為康熙皇帝的孫子實在太多了,一共九十七名,政務纏身的老皇帝只見過不到其中的一半。一見到這兩個孩子,老皇帝不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哥哥弘曆簡直讓康熙過目難忘:他身材頎長,容貌清秀,特別是兩隻秋水般澄澈的眼睛裡流動著不同尋常的靈氣與沉靜……康熙初見12歲乾隆:到底喜歡這個孫子什麼?

康熙六十一年,愛新覺羅家族中兩個最偉大的人物,康熙皇帝和後來的乾隆皇帝,在圓明園首次見面了。不過弘曆當時年僅十二歲,他不可能了解這次偶然的會面對自己乃至對國家將會產生多麼重大的影響。

那是康熙生命中最後一個春天,圓明園牡丹台前數百本牡丹開得正艷。雍親王提出請父皇來家中賞牡丹,老皇帝欣然應允。

老皇帝願意到胤禛家裡來坐坐,因為在十幾個如狼似虎的兒子當中,只有這個四阿哥從來沒有表現出對皇位的特別渴望。這個貌不驚人的老四,擅長草書,精研佛法,在別的皇子為皇位打破頭的時候,他卻坐在書齋中修身養性,一派閑雲野鶴之姿。不過,四十四歲的雍親王也並非平庸之輩。皇帝偶爾交給他一些臨時任務,比如安排太后喪事,清查倉米發放弊端等,他都完成得迅速周到,給皇帝留下了頗深的印象。

康熙晚年,經常到四阿哥的賜園中去散心遊玩。據《清聖祖實錄》統計,皇帝晚年共幸臨胤禛的賜園圓明園十一次。除了胤祉外,其他皇子從來沒有享受到過這樣的恩榮。這當然是因為四阿哥的家讓他感到安全和放鬆。

三月十二日傍晚,皇帝駕臨牡丹台,把酒臨風,心情愉快。

很多歷史學家都說,把弘曆介紹給康熙,是雍親王精心策劃的一個步驟。不過康熙並沒有察覺到這一點。在父子閑聊之際,胤禛閑閑地提起:「您的兩個孫子打生下來還沒機會見到聖顏呢。」老皇帝隨口答道:「好啊!上次我聽侍衛說你有個兒子書讀得很好。把他們倆叫出來我看看。」長到十多歲,孫子才有機會見到祖父,這在愛新覺羅家中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因為康熙皇帝的孫子實在太多了,一共九十七名,政務纏身的老皇帝只見過不到其中的一半。

一見到這兩個孩子,老皇帝不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弟弟弘晝沒有給皇帝留下太深的印象,但哥哥弘曆卻讓康熙過目難忘。這孩子相當與眾不同。他身材頎長,容貌清秀。特別是兩隻秋水般澄澈的眼睛裡流動著不同尋常的靈氣與沉靜。剛才行禮的時候,皇帝注意到他一舉一動既敏捷得體,又不慌不忙,一點也沒有這個年齡段孩子常有的緊張局促。跟在他身後的同歲的弟弟弘晝就明顯拘束很多。

憑著豐富的閱人經驗,老皇帝確信這個孩子與眾不同。他慈愛地招招手,讓弘曆站到自己面前,詢問起他的功課。弘曆落落大方地背了幾段經書,從頭到尾清晰地講解了一遍。

一陣喜悅攫住了康熙的心臟。他見過的所有孫子當中,這一個無疑是最出色的。

過了幾天,老皇帝派太監來到圓明園,命雍親王寫下弘曆的「八字」,呈皇帝親閱。

又過了幾天,康熙再次駕臨圓明園,吃了一頓飯後,宣布了一個不同尋常的決定:要將弘曆帶回宮中養育。

在康熙眾多的孫子中,弘曆本來是極不起眼的一個。他於康熙五十年(1711)誕生於北京城內的雍親王府。母親是二十歲的普通格格鈕祜魯氏。

曾經有許多歷史學家誤以為乾隆的生母是大家閨秀,是因為她姓「鈕祜魯氏」。確實,有清一代「鈕祜魯氏」被列為「八大家」,是最有名的姓氏之一。這個姓氏名臣輩出,也出過許多后妃。

然而,「八大家」之中的「鈕祜魯氏」,確切地說,是指開國元勛額亦都一支。而乾隆的母親之先祖,只是額亦都的一個命運平庸的叔伯兄弟,叫額亦騰。這一支開國以來沒出過什麼大人物,到了乾隆母親的祖父一代,甚至淪落成了一介白丁。乾隆的外祖父凌柱,最高官職也不過是「四品典儀」,估計是父隨女貴而取得的閑職。

從種種跡象推斷,十三歲的鈕祜魯氏進入雍親王府時,只是一個普通的丫頭,幹些端茶倒水之類的雜活。直到康熙四十九年的某一天,才被雍親王不經意間發現這個入府六年的丫頭已經長大成人──十九歲的她高大健壯,雖然面貌不過中人以上,但是身材異常豐腴飽滿,青春光彩難以掩抑……

土地很肥沃,第二年就結果了。乾隆皇帝屬兔,生於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日子時(《玉牒》)。因為母親身份太低,這個孩子的出生並沒有引起人們的多大關注。

但是這孩子的八字卻有些不同尋常。

清代檔案中有這樣一個細節。康熙六十年六月,四川總督年羹堯入京辦事,皇帝命他找京城的「名算」羅瞎子推算某事。年聽說這個羅瞎子為人招搖,且有病在身,就沒去找他算。皇帝在他彙報此事的摺子上批道:「此人原有不老誠,但佔得還算他好。」(《掌故叢編•年羹堯折》)可見,皇帝是這個瞎子的老主顧兼粉絲。

「八字」推命即是以一個人出生時間的年月日時,來推斷人生髮展的結果。在過去,這往往決定了歷史之車的走向。乾隆的八字即是如此。

1929年故宮博物院文獻館首批公布的內閣大庫檔案中,有乾隆生辰八字及康熙六十一年時人批語。內容如下:

乾隆八字:

辛卯(康熙五十年)

丁酉(八月)

庚午(十三日)

丙子(子時)。

批語:庚金生於仲秋,陽刃之格,金遇旺鄉,重重帶劫,用火為奇最美,時干透煞,乃為火焰秋金,鑄作劍鋒之器。格局清奇,生成富貴福祿天然。地支子、午、卯、酉,身居沐浴,最喜逢沖,又美傷官,駕煞反成大格。

書雲:子午酉卯成大格,文武經邦,為人聰秀,作事能為。連運行乙未。甲午,癸巳身旺,泄製為奇,俱以為美。

此命貴富天然,這是不用說。佔得性情異常,聰明秀氣出眾,為人仁孝,學必文武精微。幼歲總見浮災,並不妨礙。運交十六歲為之得運,該當身健,諸事遂心,志向更佳。命中看得妻星最賢最能,子息極多,壽元高厚。柱中四正成格禎祥,別的不用問。

很明顯,這個批語是算命先生寫的。中國古代的命相之理,有一套固定的推算方法。按命相理論,乾隆八字,天干庚辛丙丁,火煉秋金,是天賦甚厚的強勢命造,術語稱為「身旺」;地支子午卯酉,局全四正,男命得之,為駟馬乘風,主大富貴。

也許正是這與眾不同的八字讓康熙做出了將弘曆養育宮中的決定。

「養育宮中」對於康熙時代的皇孫來講確實是極大的「恩遇」。在弘曆之前,近百個孫子中,只有太子長子弘皙曾經被康熙「養育宮中」。這個皇孫極為康熙所喜愛,以至於在康熙晚年太子兩立兩廢的過程中,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是割捨不了這個弘皙。朝鮮使臣回國後向國王彙報說:「皇長孫頗賢,難於廢立雲。」又說:「或雲太子之子甚賢,故不忍立他子而尚爾貶處雲矣。」也就是說,因為希望這個孫子將來能登上皇位,康熙才在廢太子問題上遲遲下不了決心。(《朝鮮李朝實錄》)

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有人認為,喜歡弘曆,是康熙傳位給雍正的一個理由。我們很難說,胤禛把自己的兒子介紹給父親,不是深算的一步。對於胤禛來說,這一舉動從哪方面來說都沒有壞處。首先,這是試探老皇帝態度的一個機會。如果老皇帝把自己列入繼位的候選人行列,那麼必然會關心自己的子息。因為一個政治家必須多算幾步。退一步來講,即使老皇帝不打算把自己列入候選人行列,那麼使祖孫們建立起良好的關係,無疑也大有好處。

事情的發展甚至超過了雍親王的期望。

康熙六十一年夏秋兩季五個多月,避暑山莊中祖孫兩人幾乎天天在一起,形影不離。康熙批閱奏章的時候,小弘曆就在旁邊磨墨寫字。老皇帝時常站起來,走到孫子身邊,手把手教他寫。吃飯的時候,祖孫兩坐在一桌,爺爺不斷地給孫子夾菜。甚至接見大臣討論軍國大事,康熙也特批弘曆可以留在身邊。弘曆此時總是懂事地「屏息而侍」,大氣都不敢出。乖巧的孫子給康熙一生中的最後歲月帶來了巨大的歡樂,短短半年之中,祖孫倆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

夏天的一個中午,康熙泛舟避暑山莊湖上,弘曆正在山上玩耍。遠遠望見御舟駛來,就滿心歡喜地跑下山來。老皇帝見了,生怕孫子跌倒,急忙跑到船頭,朝弘曆大喊:「慢點跑,別摔了!」祖父焦急的聲音深深印在弘曆的腦海里,六十年後還在御制詩《晴碧亭憶舊》中提及此事。

在這半年之中,弘曆的體育天分也給康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然才十二歲,但是他反應之敏捷,舉止之精確,非常人可比。康熙親自教弘曆射箭,弘曆也真爭氣,首次習射就連中五矢,康熙喜出望外,賜給他一件黃馬褂。「或命步射,以示群臣,持滿連中,皇祖必為之色動。」(《避暑山莊紀恩堂記》)弘曆初次練習用火槍,教師把一隻羊捆在百步之外,他初次試射,就「一發斃羊」。康熙十分高興。

八月之初,秋高馬肥,祖父帶著孫子,開始行圍打獵。在永安莽喀圍場,康熙用火槍擊中一熊,大熊倒地良久,毫無動靜,康熙以為熊已經毫無威脅,遂命弘曆上前補射一箭,以讓這個孩子博得「初圍獲熊」的美名。弘曆上馬之後,不知為何,遲遲不動。康熙心中有些不高興。本來這個孩子一直膽子很大,今天見到熊之後怎麼害怕起來?康熙在馬上高喊:「弘曆,怎麼不進?」弘曆這才像醒過神來,催馬欲進。不料此時那倒地的大熊忽然一個翻身,直立起來,嘴裡發出一聲怒吼,直奔弘曆的坐騎撲來。眾人一剎那間都驚呆了,只有康熙反應及時,舉槍便射,子彈從熊耳射入,大熊如同半堵牆一樣應聲仆地。所有人都驚出一身冷汗。

這件事給康熙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似乎冥冥中有天意,保佑這個不同尋常的孫子。晚上回到帳中,他對隨駕的和妃說:「弘曆這孩子的命真是貴重!如果他早一點催馬過去,熊起馬驚,不知道會出多大的事啊!這孩子將來福氣比我還大啊!」(《嘯亭雜錄》)這次行圍之後,皇帝特意去了四阿哥的熱河賜園獅子園,指名要看看乾隆的生母。不知何故的鈕祜魯氏跪在皇帝面前,心中充滿疑惑。老皇帝命她抬起頭來,細細觀看,足足看了半分鐘之久,邊看邊說:「果是有福之人,有福之人!」(《清高宗實錄》)在這次晉見公公之前,鈕祜魯氏從來沒有引人注目過。生了這個孩子也沒能幫助她完全扭轉命運。直到雍正登上皇位前的十多年時間,她仍然被人們習慣地稱為「格格」。

然而康熙卻發現了這個媳婦的」異相「,這個普普通通的格格,日後確實如康熙所說,成為中國歷史上最有福氣的太后之一,長壽而且境遇順遂,享盡尊榮富貴。

乾隆皇帝的基因,得自他父親的那一半非常優秀自不待言。愛新覺羅家族的出色素質在此前歷代皇帝身上已經體現無餘。極高的智商、強大的自制力、無窮的精力、無比精明的頭腦、難以扼制的進取精神,乾隆身上這些素質主要應該都是得自父系。

乾隆母親孝聖憲皇后從母親身上得到的,是支撐這些精神因素的強大身體基礎。乾隆皇帝體格之健壯,壽元之高厚,在中國歷代皇帝中絕無僅有。在乾隆以前,五位皇帝平均壽命為五十四歲,而乾隆活到八十九歲,比其祖先的平均年齡高三十五歲。在兄弟當中,乾隆也最為長壽。他兄弟九人,均與他異母。其中夭折者五,活下來的最長壽者也不過六十歲,獨乾隆皇帝一枝獨秀,這不能不說與其母的遺傳因素有關。

出身平民家庭的鈕祜魯氏身上完整地保存了滿洲人在白山黑水中陶鑄起來的強壯和「皮實」。傳世的清宮「慈寧燕喜圖」中有老年鈕祜魯氏的畫像,畫面上的老太太方面大耳,心寬體胖。與那些出生富貴人家的后妃比起來,鈕祜魯氏身體強健,生性好玩好動。乾隆皇帝登基後,每次出巡,都要帶老太太一起走:她生前趕上的四次南巡,一次也沒落下。老太太一生還曾經三游五台,三登泰山,還到過嵩山。至於避暑山莊,那更是去了無數次。去世前一年,以八十五歲高齡,仍然跟著乾隆登上了泰山,步履甚健。

雍正弓馬平常,中年後經常鬧病。而乾隆天生擅長運動,敏捷性和平衡性極佳,各種兵器,上手很快,武功騎射,在清代諸帝中首屈一指。他終生好動,不樂安居,四處巡遊,以至有「馬上皇帝」之稱。活到八十九歲,一生沒有生過大病。在位六十四年,天天處理奏章,日理萬機,很少感覺疲倦。這應該是得自母親一系的遺傳。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熙皇帝從避暑山莊回京後兩個月,猝然崩逝於暢春園。

《清高宗實錄》卷一說:乾隆繼承皇位是「聖祖深愛神知,默定於前,世宗垂裕谷詒,周注於後」。乾隆也說,康熙當時之所以叫出他的生母來相相面,也是因為起了託付之意:「即今仰窺皇祖恩意,似已知予異日可以付託,因欲豫觀聖母福相也。」(《乾隆御制詩初集》)這個說法也許有所誇大,不過在傳位於胤禛的決定中,弘曆肯定起了作用。對於這個兒子,雍正心底有一種特殊的感念之情。

當年十二月,朝鮮國大臣金演在與清王朝的外事交往中聽到了這樣的消息:

康熙皇帝病劇,知其不能起,召來閣老馬齊,對他說:「我的第四子最賢,我死後立為嗣皇。胤禛第二子弘曆有英雄氣象,必封為太子。」乃以為君臣不易之道,賓士天下之要,訓誡胤禛。解脫其頭項所挂念珠,對胤禛說:「此乃順治皇帝臨終時賜朕之物,今我贈爾,有意存焉,爾其知之……」言訖而逝。(《朝鮮李朝實錄》)有人說這個記載不盡可靠。

不過,已經遠傳到朝鮮,可見這個傳聞傳播之廣,也可見在雍正剛剛繼位之際,未來的乾隆皇帝的大名以及其與祖父的特殊關係就已經廣為全國所知。從雍正登基之時,弘曆就已經成為太子的第一人選,已經是不爭的事實。雍正元年正月十一,雍正皇帝即位後首次前往天壇,舉行祈谷大典。還宮後,雍正把弘曆召到養心殿,賜給他一塊肉,讓他吃掉,此外沒再說一句話。弘曆默默吃掉這塊肉,味道十分鮮美,不過分辨不出是什麼肉。乖巧的他吃完肉後,也沒有多說話,就退了出來。不過此事給了他極深的印象。因為在此之前,不論什麼事,父親對他和弟弟弘晝同是同等對待。而這次只獨獨召見他一人,並且是在剛剛從天壇回來之後,顯然是有深意的。從那時起,聰明的弘曆就已經知道自己被父親默定為太子。

文章來源:看中囯 責編:王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