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明:除夕的欺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悲劇就是將最美好的東西撕裂給人看,這是文藝創作中的創作手法。那麼要是人為炮製的悲劇呢,恐怕那選擇的時間,地點,參與者的身份,以及刻意撕裂的東西都是經過特意選擇與安排的了。發生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也是除夕天安門自焚偽案,就是這樣被刻意安排的慘劇。

中國人對過年有著特殊的情感,那是家人團圓、祭拜先祖、親朋敘舊的日子。然而在這時有人選擇在天安門自焚了。在這裏選擇自焚,到底是為甚麼?央視給出的答案是栽贓誣陷法輪功。

海外法輪功發言人得知中共的誣陷後,隨即指出:這些人不是法輪功學員。海外法輪功學員對天安門自焚偽案進行了慢動作細節分析,指出該事件是徹頭徹尾的陰謀,是中國有關當局有組織有預謀構陷法輪功的彌天大謊。凡是看過法輪功學員分析錄像的人,幾乎沒有任何懷疑的認為:這確實是中共為栽贓法輪功而炮製的假案。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更明確指出「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

然而這樣的分析極難傳到中國大陸。中國人接受的只能是中共炮製的錄像。看過中共編排的天安門自焚,人們產生的是對法輪功的仇恨。借助民眾的仇恨,中共將對法輪功的迫害加重到史無前例的地步。

十五年過去了,還是有許多人陷在中共炮製的自焚偽案裏,從而造成了對法輪功的誤解。我們從另一個角度從新審視一下當年那場自焚,是怎麼用欺騙的手法欺騙世人的。

一、劉春玲、劉思影母女修煉過法輪功嗎?

自焚者中有一對母女是劉春玲和劉思影。劉春玲在自焚中死亡。她十二歲的劉思影為甚麼也要去自焚?是自願還是被騙?小女孩慘烈的哭叫聲很能激發人的同情,引發了多少人對法輪功的仇恨!然而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普-潘的調查卻完全顛覆了央視的栽贓。

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普-潘在事發之後,立即前往在事件中死亡的劉春玲原居住地進行採訪,隨後在郵報上發表了採訪結果:劉春玲在夜總會上班,曾毆打她的母親和女兒。鄰居從沒見過她練法輪功。

劉春玲練沒練過法輪功?已經死無對證。但是錄象顯示,她不是被燒死的,而是現場被人用滅火器打死的。劉思影練沒練過法輪功,也是死無對證。在醫生說她已經脫離危險,逐步康復的時候,又突然宣布她死了。死亡的蹊蹺讓人懷疑:這是有意滅口。中共唯恐一個十二歲的孩子經不起外界的追問,所以才要了她的命。

美國記者的調查是完全可信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他本人的身份,他是外國人,又不修煉法輪功,只是想弄清自焚事件的真假,所以就個人身份來講,他是中立的,既不偏向中共,也不偏向法輪功;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中國政府根本沒有料到會有外國記者,那麼快就趕去自焚者的家鄉河南開封,進行實地調查,這是在完全沒有外界干擾的情況下進行的調查,客觀性是不容置疑的。美國記者根據調查得出的結論是──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甚麼黑幕?記者明確指出這是一起栽贓法輪功的偽案。

二、陳果是法輪功學員嗎?

自焚中最能挑起人仇恨法輪功的另一個女孩是陳果。她是中央音樂學院的大學生,年僅十九歲,相貌嬌好,多才多藝,可謂前途無量。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被燒得慘不忍睹,嚴重毀容,一場大火就那樣改變了她的人生,誰不從心底產生同情?然而人們在同情她的同時,自然也就將她自焚的責任全部推給了法輪功。中共的報導就是這樣引導著中國人去相信它炮製的謊言的。可是誰又知道陳果的大學同學王博,僅僅因為知道她的內情而遭到的迫害呢?

王博是陳果的同學,石家莊人,修煉法輪功。陳果自焚時,王博正在被非法關押。當她看到央視播放的自焚中的陳果時,隨即指出:陳果以前練過法輪功,可是她早就不練了。

王博的這句話被關押者層層上傳,直達中共的上層。可是中共又層層下壓,非要不擇手段逼她放棄法輪功不可。為甚麼要那麼殘忍的威逼她放棄修煉法輪功?因為放棄了對法輪功的信仰,她就得認同央視的報導,從而昧著良心說陳果就是法輪功的受害者。

中共的酷刑確實曾使這個姑娘屈服。可是就是在她屈服後,中共也絲毫不敢讓她與外界接觸。從新復學後的王博上學都有警察貼身監視。幾年後,她與家人逃出中共的魔掌後,一家人自拍了個錄像傳到海外,詳述了她與家人遭迫害的經歷,再次將中共的謊言揭穿。流離失所的王博一家三口再次落難後,竟然有六個律師聯合出庭,為她一家做了「憲法至上、信仰無罪」的聯合辯護。這樣的辯護轟動國際,因為它從根本上否定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可是這個無罪辯護,有多少中國人知道呢?多少人不是繼續蒙在中共編製的假象中……

三、自焚背後的神秘女人李玉強

自焚者中破綻最多的當數王進東。烈火焚燒中,王進東的頭髮完好無損;他雙腿中間盛汽油的雪碧瓶也完好無損;警察在他身後單手拿著一個毯子,雙腿是立正姿勢,專門等他呼口號。呼完口號後,警察才將那個毯子蓋到身上早已沒有火燄的王進東身上。

其實關於王進東假燒的破綻非常明顯。這一點,連炮製自焚案的參與者、那個在自焚偽案中自始至終都參與採訪的女記者李玉強都不得不承認。

李玉強是中央電視台負責編造自焚偽案栽贓陷害法輪功的主要人員。二零零二年初,李玉強曾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實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過所謂的「座談」。當時有法輪功學員問她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和漏洞,尤其是已燒得焦黑的王進東,兩腿間夾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卻完好無損的漏洞。面對大家有理有據的分析,李玉強不得不承認: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 「補拍」的。

顯然,自焚偽案的真相李玉強最清楚不過。可是誰又知道李玉強是誰?央視關於自焚的系列報導中,始終只有李玉強這一個記者身份的人,而且這一系列報導與自焚相關的記者、編輯也都是她一個人擔任。可是中央電視台的工作人員至今都不知道李玉強是何方人士。誹謗法輪功的央視節目上,每逢李玉強出現時,不是背影,就是側影,從不正面示人。李玉強的神秘增加了自焚偽案的詭異。如果不是刻意編排的假戲,李玉強會被如此神秘的藏匿起來嗎?害怕編造的假案露出馬腳,乾脆就將馬蹄子包起,殊不知馬蹄子包的越嚴越厚,馬腳暴露的就越全面越徹底。

四、參與欺騙的繼任者們

天安門自焚偽案被炮製出來後,像美國記者那樣深入調查的中國記者始終不見一人,相反,幫助中共欺騙世人的御用文人卻屢見不鮮。其實,這就是中國的政治生態與新聞管制的真相。不管甚麼樣的新聞,只要是中共需要的,哪管真假!一些沽名釣譽之徒,或為了手中的飯碗,或為了更大的利益,紛紛丟棄良知,幫助中共欺騙民眾。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也就是自焚偽案四週年的日子,央視的節目主持人方靜,在焦點訪談節目中,重播二零零一年央視誣蔑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通過採訪這一偽案的當事人和策劃人,進一步詆毀法輪功。

在法輪功被迫害十多年後,主導迫害的江澤民一夥日漸式微的情況下,中共的紅頂商人陳光標親自跑到紐約,非常高調的聲稱要收購《紐約時報》。可是等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陳光標在紐約的新聞發布會一開鑼,其包藏的狐狸尾巴終於露了出來。發布會哪是甚麼收購《紐約時報》?而是標榜他要出資為十三年前的自焚者郝惠君和陳果母女整容。當時正是迫害法輪功的中共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被調查之際,迫害法輪功的江氏流氓集團,試圖通過重炒天安門自焚,來掩蓋「610」的罪惡,繼續欺騙世人。

一場歷時十五年的偽案,在被捅出諸多漏洞的情況下,仍然被偽案炮製者死抱著不放,作為它迫害法輪功的依據。從另一個角度說,它敢承認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嗎?承認了不就等於把自己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了嗎?所以死不承認是它唯一的選擇。然而,死不承認的欺騙終究是欺騙,玩弄自焚把戲者也已經到了自身難保的地步。天安門自焚的真相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所認識。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