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跑龍套的「二會」代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年一度的「二會」,是中共流氓集團為強姦民意、裝點「民主」,例行舉辦的政治演出。與會代表並非嚴格由國人推舉產生,「二會」的跑龍套者遑論代表不了國人,就連他們自個都代表不了。

模式化的政治演出,向來是按照固定不變的腳本進行的。真能決定劇情變化的是主角,而非跑龍套的。配角們也都知趣,不敢拿出主人或師爺的架勢,更不敢和主角搶鏡,全曉得自個是跑龍套的。

這種知趣,表現在誰都恰到好處地裝二,所拿出的提案,無一例外是圍繞著一些小問題、假問題,飛濺些口水。跑龍套的都是聰明人,知道就是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問題所在,也是改變不了什麼的。

非但改變不了什麼,相反還有可能被打成另類,打入冷宮,從而失去下次在政治舞台上盛裝出演的機會。能參與跑龍套,在這些虛榮者而言仿若「殊榮」,由此在演出中多半眉飛色舞、神采飛揚。

「二會」的跑龍套者,參與這一政治演出時,有個固定動作是像木偶般舉手贊同:你說白的俺贊同,你說黑的俺也贊同;你要發動文革俺贊同,你要否定文革俺也贊同……俺就是為贊同而投胎的。

專業在「二會」政治舞台上跑龍套的申繼蘭,前前後後跑了十幾回的龍套,在每次的演出過程中從未投過反對票;被曝跑了的倪萍說:「在大的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

這些跑龍套的,說白了就是流氓集團的附庸、幫閑,是在強買強賣中,由匪類精挑細選,專門安排的一群托。這些應聲蟲,別說是代表不了你,就連他們自個都代表不了,更別說影響劇情的變化。

會議期間,跑龍套的全都好吃好喝著。會議結束後,跑龍套的即抹抹嘴巴,各自做鳥獸散。珍視這般演出機會的女演員,在盤算著下回再來京跑龍套時,要戴什麼樣的項鏈,要穿什麼樣的戲裝……

「二會」散後,這個淪陷的國家照樣是烏天黑地,一地雞毛,照樣是荒廢得就連殺人的事、搶人的事都沒人管……尤其聰明者,知道在火山口跑龍套並裝二,危如累卵,於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2016年3月6日寫於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521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1822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互聯網,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無良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