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紅色恐怖下的明智選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讓很多人對法輪功望而卻步。可是在嚴酷的紅色高壓恐怖下,仍然有許多明智的人做出了明智的選擇。這從今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網的幾篇報道中所涉及的幾件事中可以鮮明的看出來。

佛性一出,神佛看護

《告訴你們真相,是不希望悲劇發生在你們身上》一文中,黑龍江樺南縣法輪功學員魏春榮這樣自述自己修煉法輪功的經歷:

「我今年六十四周歲,我有三個孩子,為了供孩子們讀書,我擺地攤賣菜、賣服裝,由於過度的操勞,我得了一身病:膽囊炎、肝管結石、神經官能症、胃竇炎、心臟病、婦科病。最嚴重的就是失眠,我常年睡不著覺,一直靠吃安眠藥頂著,後來連吃安眠藥也不好使了。我常年打針吃藥,藥瓶一筐一筐往外扔。儘管我每年治病就花費數千元,病不但沒有減輕還越來越重,最後全身浮腫,連哈腰的力氣都沒有了。

「病痛折磨得我痛不欲生,幾次想喝安眠藥自殺,但一想到丈夫和孩子,我這樣死他們能受得了嗎?真是活活不起,死死不起。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天,我拿起放在電視上面一直沒看的法輪功真相小冊子,小冊子上起死回生的故事深深的吸引了我也打動了我。小冊子上的三個故事,我覺得寫的是那麼的真實。我就想:人家得癌症的都好了,我要是信大法,大法師父也能管我,從今以後我什麼都不信了就信大法。就這樸實的一念,我就連著睡了三宿好覺,我覺得身體也有力氣了,我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從此走入了大法修煉。

「不到一個月,我就什麼都能吃了,身體上一切不適的癥狀全部都消失了,什麼活都能幹了。往年過年都是等孩子們回來再收拾房間,二零零五年過大年前,我提前收拾利索。我煉功才三個多月,可以說真是脫胎換骨,三個孩子回來後看到媽媽身體的神奇變化,一再驚嘆大法神奇。二零零五年二月,我在門前整壕溝,鄰居看到後非常吃驚,我就給她講法輪大法的美好。二、三月份,我上山背柴火,看到的人非常驚訝,說你能行嗎?我說:我能行,我修大法身體好了。」

佛家講: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什麼是佛性啊?其實就是人的先天本性。每個人都有佛性,只是有些人的佛性被自己在常人中養成的觀念埋得太深了,醒悟不過來了。魏春榮老人雖只是一個農村婦女,但悟性卻很好,看了法輪功學員發的真相小冊子就相信。當她發出要修煉法輪功的這一念時,神佛就看護她了。隨著她修煉,她的病也就全好了。

有些人你別看他官當多大,趁多少錢,可是病來了,不還得痛苦嗎?住再高級的病房,吃再高級的進口葯,那能和沒有病的人相比嗎?人家發出純樸的一念,病就好了,真是值得人們去深思啊!古人講「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你怎麼就不能發出純正的正念來呢!

修煉法輪功,上樓真輕鬆

《廣州交通部救助局財務經理侯月平遭迫害經歷》一文中,交通部南海救助局原財務經理侯月平,這樣自述自己修煉法輪功的經歷:

「修煉法輪大法前,本人是一個身體和精神面貌都很差的人,經常提不起精神和氣力。印象最深的是家住八樓,每天下班回來走八樓的樓梯讓我感到極痛苦的一件事,往往走到三樓就半層半層的數,上半層歇息一下再可以走,身體說不出的沉重說不出的累;反反覆復的婦科病去醫院看也總是斷不了尾;學習法輪大法前,年紀輕輕的在單位也要報銷藥費。不懂處理人與人的關係,造成關係緊張、精神緊張、使得身心疲憊,身體病痛越來越多出現,怕苦怕累怕受損失怕虧,思想負面自私,整天無精打采提不起勁。

「二零零六年五月,我聽人介紹說法輪功強身健體有奇效,當時就抱著看看書了解一下。沒料到這一看卻短時間讓自己感覺到脫胎換骨般的感受,大約一周的時間,什麼婦科病不翼而飛,變化出奇的驚人,從此再沒報銷過一分錢藥費。身邊的親人、同事、鄰居相處得越來越好,越來越融洽了。……身體沒有了以前沉重的感覺了,回家上八樓輕輕鬆鬆,有過多次走到九樓發現過了又倒回來,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身體有勁了,以前走路總是像拖個沙包的沉重變得走路生風,像有人推著走一樣,非常輕鬆。當時工作非常繁忙,但做多少事也沒有累的感覺。……

「自從學習法輪功後,大法讓我非常自然的就做到高標準要求自己。與人的交往越來越融洽,在單位也得到領導同事的肯定和信任,在二零零八年,單位將我由助理會計師提升為財務經理。」

侯月平的修煉經歷也很有說服力。以前,按她的說法,她回家上樓,那八層樓都得歇十多次。可是一修煉,可以一氣上到九樓,而且還很輕鬆,多上了一樓又退回來。咱就說一般人,別說上八樓了,你上上五層樓,你看看你輕鬆不輕鬆?人家不但病好了,家庭關係、同事關係也都搞好了,因為心性提高了,還被提了職,這誰能說法輪功不好呢?

對的選擇,幾乎痊癒;錯的選擇,突然死去

《遼寧省朝陽市尹秀芝被非法判刑七年》中,說到尹秀芝的丈夫薛占飛,原是遼寧省朝陽市建平縣第一看守所副所長。二零零三年他患了腦血栓病症。妻子修煉前後的變化他最清楚,他當然知道法輪功好了,找來法輪功的書籍看了幾天後,身體大有好轉,那病幾乎都痊癒了。可是考驗來了,公安局領導探訪他時,知道他要修煉法輪功了,國保大隊姜傑等人多次以工作為由對他施壓,逼迫他放棄法輪功。出於害怕薛占飛放棄了看書,最後在單位上班期間突發腦出血病逝。

這件事真讓人傷感。薛占飛看看書身體都發生了那麼大的變化,怎麼就不敢堅持了呢?他不想一想,看看書都能使他的身體發生那麼大的變化,那該是多麼珍貴的一部書啊!他的那些同事和領導,那是真為他著想嗎?怎麼就不能為他網開一面呢?明明知道法輪功這麼好,怎麼還去迫害呢?中共造成的紅色恐怖該有多恐怖啊!人死了,再後悔有什麼用呢?假如讓薛占飛從新選擇,他還會選擇放棄法輪功嗎?可是人已經死了,在他腦出血突然病逝時,他是連一點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真可悲啊!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七年了。在殘酷的迫害下,有多少中國人作出了明智的選擇。法輪功是好是壞,只有修煉的人才最清楚。那些連法輪功的書籍都沒有看過的人,他們有什麼資格否定法輪功呢?這些人對法輪功造謠的目的是什麼呢?您對法輪功的認識還停留在中共媒體的誣陷抹黑上嗎?您有沒有自己親自了解一下呢?請作出您明智的選擇吧,明智的選擇會給您一個全新的世界!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