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魏則西之死與慘烈消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暗無天日的,,天天有人在慘烈地死去。魏則西相對於許多消亡者,死得還算安詳,也死得算是幸運。因為某種需要,死後的魏則西被用以大舉消費,讓生命感到惶恐者則被架上火堆燒烤。

癌症於全球而言是絕症,倘若魏則西死在了別家醫院,一準是波瀾不驚,問題是他死在了「莆田系」介入的武警醫院,而且武警二院在診療中,未對絕症患者據實相告,為利益曾誇大過治療預後。

魏則西之死被「熱議」,首先是因為共統區樂意為之推波助瀾,以凸顯區內的偽道德和偽正義。生命並無貴賤之分,許許多多慘烈消亡的生命根本得不到輿論的眷顧,魏則西之死則能被「熱議」。

在「熱議」魏則西之死的過程當中,同時也伴隨了共統區多個部門的聯動,而這些部門平時則仿若行屍走肉一般。習慣於塵封種種的傳媒,在聲討「莆田系」之時,也驟然記起了「鐵肩擔道義」。

在這樣的「熱議」當中,既粉飾了「我們的黨和政府」對生命的敬畏,對責任的擔當,對道德和正義的「不懈」貼近和追求,也映現了瑟縮在黨婆婆淫威下的傳媒,似乎在亂世也還有存在的價值。

而且「熱議」還能借題發揮,在對落水狗迂迴痛打的同時,也迎合著廟堂的某種需求,所以大可不必擔心「熱議」後,會被刪帖、刪網站、刪博客,不用害怕國保會找上門來,是故盡可「熱議」。

魏則西之死被「熱議」,也因為這一醫療糾紛觸動了太多人的神經。自共統區拋棄國家責任,將看病難變成了國民無可迴避的問題之後,十幾億的生命就普遍感到惶恐,惶恐的生命需要有出氣筒。

讓生命感到惶恐的,不單是醫療全無保障。專門設立一個武裝到牙齒的軍種,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國民,這本身就已夠讓生命感到惶恐。這軍種在不務正業謀利中,「出了人命」,勢必就引起公憤。

始作俑者在這回的「熱議」中,於是也就無可避免地被架在火堆上燒烤,在七嘴八舌中廣遭道義的審判。「熱議」魏則西之死,是民憤的一次宣洩,也是對「悶聲發大財」的普遍反思和憤而聲討。

罪該萬死的是始作俑者,而非若過街老鼠一般的「莆田系」。你不妨試想一下,在這樣的「國情」下,對民營醫療業壟斷性介入的不是莆田系,而是溫州系或別的什麼系,是否就不存在了看病難?

別國生產總值遠遠不及共統區,可人家的國民非但不存在看病難,相反是在享受全民免費醫療。醫療行業是一個專業性極強的行業。為甩包袱,讓民資分擔國民的醫療保障,這本身就是草菅人命。

草菅人命的共統區,樂見民資「土法上馬」,讓病中的國民在就醫中,遭遇的或是獸醫,不知出了多少的事故隱而不報,現因某種需要對魏則西之死大肆渲染,說破了這根本就是偽道德、偽正義。

魏則西再不濟,在生前也還能就醫,而有多少人則是有病都不敢看,沒錢看,只能在家靜靜等死。有多少人在官商勾結下的血腥強拆中慘烈消亡,又有多少人在新納粹的迫害下「離奇」地遇害……

相對於魏則西之死,無數在共統區慘烈消亡的生命,更多是死得無聲無息,死得全無公道可言。相對於無數冤魂的死不瞑目,以及慣有的反向作為和噤若寒蟬,有司和傳媒的喬文假醋,更見無恥。

任何鮮活的生命在不該凋落的季節,像殘花般凋落了,都讓我們為之深深痛惜,因為我們包孕在人類之中,因為我們並不是汪洋中孤立的島嶼。敬畏生命,敬畏的是生命的整體,而非生命的單一。

郭飛雄和魏則西一樣,有相同的膚色,用同樣的語言……魏則西死者長已矣,而郭飛雄們正在被虐殺。無視郭飛雄等等生命的危在旦夕,以及無數人的慘烈消亡,就也不配去「熱議」什麼魏則西。

寫於2016年5月5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581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1882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沆瀣一氣、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