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誰知道災禍何時臨到自己頭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隨著黨媒的集體介入,雷洋之死的有關細節漸漸清晰,至於真相,人們就大可不必奢求了,雷洋之死不會有什麼真相!至於家屬和律師強烈要求調取現場視頻資料,有媒體已經給出了答案:事發社區物業稱電子攝像頭壞了!那麼,滿大街的攝像頭呢?警方的執法拍攝儀呢?結論也是都壞了!

今日《人民日報》發布了權威的警方通報:[北京警方通報雷洋死亡事件]①雷某試圖逃跑,激烈反抗中咬傷民警,將民警拍攝設備打落摔壞,後被控制帶上車。②行駛中雷某突然掙脫看管,從車后座竄至副駕駛位置,踢踹駕駛員,打開車門逃跑,被再次控制。③將雷某帶回途中,發現其身體不適,送醫搶救無效死亡。④雷某在足療店嫖娼,支付200元嫖資。

愛國愛黨的雷洋是個好青年,在微信朋友圈曬的都是滿滿的正能量,他根本沒想到災禍會降臨到自己頭上,在他的潛意識裡,警察不會打人,猶其是不會打他這樣的好人,他誤以為便衣是一幫綁匪是橫行城鄉的黑社會,因此他反抗他逃跑他甚至向周邊的居民向茫茫的黑夜喊「救命」「救命」!然而不幸的是,死神己經倏然而至,雷洋逃無可逃!

剛剛成為父親的雷洋,在去首都機場接人的1小時09分內,迅速完成了嫖娼、被抓、反抗、逃跑、審訊、招供、死亡等全部過程。無論真假,公眾需要的是真相,而不是攝像頭壞了執法拍攝儀壞了的託詞!更不該由警方來反覆發布所謂的權威聲明,昌平警方一系列作為令其公信力幾近無存!換在任何一個法治國家,警方自動成為嫌疑人,且100%被陪審團定罪。不然的話,每一個人都會淪落為下一個雷洋!

有媒體事後敘述,5月7日當晚,有超過20位社區居民目睹了雷洋掙扎反抗的過程。當晚大約九點二十分左右,看到一位身高1米7左右的年輕男子突然從社區門口一輛車上跑下來了。當時那輛車並沒有發動。他跑進社區後大呼好幾次「救命」,聲音充滿了驚恐。這突如其來的聲響,驚動了社區很多人。

目擊者看到這個突然跑進社區的年輕人,身後有3個人在追他。追進社區後,沒追幾米就把他控制在地上了。之後又趕來三個人。雷洋倒在地上的位置就在社區一塊收費停車場藍色牌子下。目擊者注意到,雷洋額頭上有腫塊,胳膊上有血。另一目擊者看到雷洋頭朝上仰躺在地上,有人踩著他的腳在給他拍照。

「不要讓他們把我帶上車。」一位目擊者說,聽到雷洋跑進社區里喊了這句話。他當時還在大喊「這些人不是警察」。也因為如此,圍過來的社區居民一度以為並沒有穿制服的警察是壞人,即使他們出示了證件也不信,把他們圍住不讓離開。後來社區有居民打了110,附近派出所又來了兩位警察,確認了追打雷洋的人的確是警察,居民才散開。

雷洋第二次被警察帶走的時間大約在晚上十點左右,目擊者透露,他應該總共在社區地上躺了半個小時左右。最後,有三名警察把雷洋連拖帶拽地再次拖上麵包車離開。而在居民報警後,兩名派出所的警察趕來確認便衣警察們的身份後,雷洋沒有再吭聲,也不說話了。直到他再次被拖上車,也沒再喊什麼。(見《成都商報》、《新京報》)

雷洋之死給公眾帶來的衝擊與恐懼是前所未有的,誰也不知道災禍何時臨到自己頭上,如果說黨媒關注雷洋之死是出於正義和良知,倒不如說是出於恐懼!對公權力的恐懼!在一個沒有尊嚴、沒有人權的社會,每個人的生命都如同草芥!誰也無法預知自己在嫖娼或沒有嫖娼的情況下,會不會被警察塞進通往死亡的麵包車。

公權力不受制約是當今最大的腐敗也最讓人恐懼!公民的尊嚴、生命、財產安全在公權力面前如此不堪一擊,讓任何一個陶醉在「中國夢」里的人都不免心驚膽戰!如果再不改革,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這種黑社會橫行城鄉。當今黑社會亂象遠不僅僅只是在底層,在無法無天的公權力面前,每個人都是受害者,公民的合法權利根本得不到任何保障。

一個青年才俊一個滿滿的正能量好人莫名其妙突然喪命,而且還有一個嫖娼的污名,真是對這個時代這一代人絕妙的嘲諷!退一萬步說,就算是雷洋涉嫌嫖娼,也不至於被追打慘死!嫖娼只是一個道德問題,嚴格來講根本就夠不上什麼違法犯罪,何況雷洋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好青年好丈夫好父親好黨員,與你我他一樣或許還是一個幸福的小資或中產。

有人感慨唏噓:我們這代人註定是歷史的塵埃,在有生之年或許都無法抵達理想的彼岸。但如果所有人都甘做埋首撅腚的鴕鳥,那麼我們的後代也將永遠無法迎接光明的未來。正是歷史命運安排了個人宿命,決定了這一代的理想主義者必須接受如此深重的寂寞、無力和犧牲,以堂吉訶德的勇氣,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並如詩人海子所言——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條道路上。

在這個浮華與絕望交雜的時代,安逸是可以理解的平凡選擇,偶爾慷慨激昂幾句也不是什麼難事,至於掛羊頭賣狗肉的沽名釣譽之輩更是如過江之鯽。但這個社會總需要有那麼一些捨棄功名、拒絕誘惑的擔當者,舉起理想的薪火,穿越時代的黑幕,讓眾生腳下的大地不致徹底淪陷。

──轉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