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秘聞:曾當蘇共人質 越了解共產黨越反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5月30日訊】(新唐人記者秦端平報導)近日,台灣知名舞蹈團體雲門舞集,首次在俄羅斯烏拉爾地區葉卡捷琳堡市演出,中華民國前領導人蔣經國上世紀30年代曾在該地生活工作。日前有美媒發文,披露蔣經國當時一些不為人知的經歷,稱其曾被蘇共扣為人質並發配到該地,而這段特殊的經歷讓原本是共產黨員的蔣經國看清了共產黨本質,從而走上一生堅定反共的道路。

《美國之音》5月29日發表文章披露,在俄羅斯很受歡迎的台灣雲門舞集劇院,今年再次參加契訶夫國際戲劇節活動,並首次前往葉卡捷琳堡市演出。位於歐亞大陸分界線上的葉卡捷琳堡是俄羅斯烏拉爾地區首府,蘇聯時代被稱作斯維爾德洛夫斯克。中華民國前領導人蔣經國上個世紀30年代曾在當地工作多年,並在那裡結婚生子。

文章說,蔣經國於1925年前往蘇聯留學時年僅15歲,當時就讀於「中國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亦即常被中共稱作的莫斯科中山大學。蔣經國當年的同學中包括了鄧小平、烏蘭夫等中共領導人。

研究蔣經國在蘇聯歷史的學者拉林說,1933年,蔣經國前往葉卡捷琳堡,在烏拉爾重型機械廠先當車間工人,後來成為工廠報紙的副主編。當年的許多文件顯示,蔣經國在參加工廠團組織和黨組織的活動時經常發言,顯示他是一名「很鮮明的共產主義者」。

在此期間,蔣介石曾派來特使勸說蔣經國回國,但遭到蔣經國拒絕。蔣經國當時對特使說,他不會返回蔣介石統治下的中國,因為他的事業在蘇聯。

但真實的情況並非如此簡單。拉林表示,蔣經國當時所講的話與蘇聯政治宣傳的口徑一模一樣。他譴責了蔣介石,聲稱蔣介石是中國革命的「叛徒」,以及蔣介石在中國建立獨裁統治鎮壓無產階級等。但實際上,蔣經國當時的一舉一動都在蘇聯秘密警察的監控之下。他除了必須按照秘密警察的指示去做外,幾乎沒有其他任何選擇。在蔣介石特使到訪前,秘密警察曾登門拜訪警告過蔣經國。會面期間,秘密警察就呆在隔壁房間監聽整個過程。

文章還表示,蔣經國曾透露過他在蘇聯的12年生活是一生中「最艱難時期」。當年他曾多次要求回國但被蘇共拒絕。蔣介石也曾指示當時的中國住蘇大使館尋找自己兒子的下落,但許多努力都沒有結果。

許多歷史分析人士認為,斯大林當時把蔣經國扣留當作了人質。正是在蘇聯的這段時間,以及從事共產黨活動的諸多親身經歷,使得蔣經國從內部看清了共產黨本質,這使他後來走上堅定的反共道路。

根據學者拉林的研究,蔣經國為什麼會被送到葉卡捷琳堡,是因為他曾傾向支持布哈林和托洛茨基,也因此被列入當局黑名單。葉卡捷琳堡當時並非蘇聯經濟發達地區。蔣經國被送去烏拉爾重型機械廠其實是對他相對溫和一點的發配和迫害而已。拉林認為,蔣經國1937年3月離開蘇聯非常及時。斯大林的大清洗當時正值高潮,不離開他將自身性命難保。

頗為戲劇性的是,蔣經國能夠順利返回中國,與日本侵華有關。拉林表示,1937年時,中蘇關係發生了根本性轉變。由於日本入侵中國並佔領了與蘇聯相接壤的東北地區,感受到日本威脅的蘇聯開始支持中國抗日戰爭。在此背景下,中蘇關系迅速正常化。蔣介石當時提出同蘇聯合作的一個條件就是讓自己兒子能回國。直到那時蘇聯才同意放走蔣經國。

返國後的蔣經國,迎來生命中最重要的轉機,在政治上他切斷了與共產黨的一切聯繫,在思想上他父親不斷的以中華傳統文化薰陶他,經常在家書中要求他閱讀背頌傳統古文經典,一步步讓他回歸關懷人性的文化體系。

蔣經國曾經在《我所受的庭訓》一文中寫道:「父親指示我讀書,最主要的是四書,尤其是《孟子》;對於《曾文正家書》,也甚為重視。後來又叫我看《王陽明全集》等等。」

這些庭訓讓他在思想上產生極大的轉變,「父親不斷的薰陶,我的思想受了極大的影響,更認識了中國固有道德、政治、文化、哲學思想之偉大。」

在抗戰期間,蔣經國更看清共產黨謊言與暴力是其本質的一體兩面,看清中共欺騙人民抗日,但實際上「一分抗戰、二分應付國民政府、七分壯大」伺機奪取政權的本質。

中華民國政府退守台灣後,蔣經國對中共本質的認識越來越清晰深刻。1975年他曾表示:「毛共玩弄和解與統戰的手法,無非是利用人的私心和弱點,向來是要你的時候可以跪下來叫爸爸;不要你的時候就要殺你的頭。」直言和談只是中共鬥爭的工具之一,是分化敵人瓦解士氣的謊言,以方便暴力達到目的。

1949年後,當蔣經國立足中華文化的思想,看到對岸在中共統治下連綿不斷的動亂、饑荒、殺戮、各種恐怖統治及對傳統文化的摧毀,看到中共帶給中華民族這些前所未有的苦難時,他徹底擺脫了共產思想的附體,並清醒看到了民主時代的歷史大趨勢,進而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為台灣民主奠定了發展的基礎。

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鏈接: 【熱點輕鬆聊】蔣經國和台灣在給大陸作示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