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王毅:這個穿白褲衩的傢伙會是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歪叫部長王一先生在加拿大怒斥西方某女記者時,曾創造性慷慨提到「中國人自己」一詞,這應該是「中國人民」第一次被打包濃縮「自己」實體,從中共歪叫部官員嘴裡出口轉外。西方這一回不僅僅知道來自古代中國的瓷器,絲綢、茶葉;還有近代中國援外的大米,白面、武器和巨量屬於中國人民使用的幣——人證物證使西方媒體終於知道世界不僅有「中國」拆哪,而且還是有本質性實體「自己」的。王一表示:「中國人自己最有發言權」,從而坐實了「中國人自己」不但有勇於奉獻世界的勤勞長臂猿雙手,而且還配置著永遠無法封堵能諤諤發言的嘴巴。倘若沒有嘴巴?則如何行使中共歪叫部賦予「中國人自己」對外歪叫的「權利」?為配置見——嘴巴和手臂這是無論如何不可少的!如此、素描高手海底終於從王一釋放的信息中描摹出「中國人自己」漫畫——是一群既長著雙手能創造財富,又扛著大嘴能夠宣誓權利的傢伙,至於腦袋和下肢?王一隻就「中國人自己」最有「發言權」的宣示而侃侃點到為止。而有沒有人生自由?有沒有私產保護?有沒有言論自由?有沒有選舉自由?王一都以:

「你知道中國從一個一窮二白的面貌,讓6億以上人擺脫了貧困嗎?你知道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嗎?如果我們沒能很好地保護了人權的話,中國能取得這麼大的發展嗎?你知道中國已經把保護人權列入到我們憲法當中了嗎?最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你,是中國人自己。你沒有發言權,而中國有發言權……

——來闡釋「中國人權」。

在「人權」武裝到牙齒的王一嘴裡,以上的幾個緊要關鍵詞語——「擺脫貧困,人均8000美元,二大經濟體,列入憲法,中國人自己,中國發言權」——就算是代表詮釋了「中國人權」。綜上所述,由此我們知道曾「一窮三百」的日本和「一窮四百」且被蘇美東西瓜分的德國如今應該是沒有人權的,或者「人權」倘不如中國?因為二戰失敗導致其「亡國」——甚至比擁有主權的勝利中國更慘,它們還能把「人權」搞得比中國更好嗎?「中國人權」在王一的意識形態里不是實踐行使,而是反映折射;不是具體落實,而是抽象代表;不是量化指標,而是以此代彼——用一個小學生「因為發展……所以體現……」的因果造句來證明「中國人權」的進步。

如果歪叫部拿社會縱向進步就可以體現橫向「人權」的話,那麼照王一的意識,「五馬分屍」的秦朝刑律肯定不比當代「摘除器官」留個完屍進步——其後者是否就體現了中國「人權」呢?如果人均「8000美元」體現了「中國人權」的話,那麼、那些不能保障基本生活的廣大低薪失業者和弱勢群體是否就失去了「中國人權」?如果說穿著名牌駕著豪車的土豪昭示著「中國人權」,那麼露宿街頭貧病無依的孤苦是否就被剝奪了「中國人權」呢?這種社會反差現象無處不在,如果王一試圖展示中國的「光鮮人權」,為什麼就不能讓別人揭揭「陰暗人權」的瘡疤?原來「他的『人權』意識是『高范兒』不設底限?是『家法兒』外人不得染指?且一國人還不可以關注另一國的『人權』?

他把「人權」當「行政」——「不干涉他國內政」同等「不干預他國人權」。

「人權」難道不是人類世界共同追求的普世「權利」?而是一國之專制?中共歪叫部將何時準備停止這種反文明歪叫?

王一的「中國人自己」知道本國「人權」這句話本沒有語病,形同中國老話「瞎子吃湯圓心中有數」;「中國最有發言權」這句歪叫辭令也不會有邏輯錯誤,形同狗狗最有感觸大便解釋權,這個權利歸狗狗這是生物生理科學法統——當王一高調拋出這兩個大國外交託詞,但仍然沒有直面西方提出「中國人權」問題。因為「知道人權」並不等於「擁有人權」——我知道櫥窗里的甜點並不等於叫花子吃著蛋糕;而「最有發言權」亦不等於「人權」——媒婆對婚姻家庭最有發言權,但並不等於媒婆自己有幸福的婚姻。人權就是做人的基本權利,有就是有,無就是無,客觀就是事實,「中國人自己知道」?或者「中國最有發言權」?這都和做人基本權利沒有吊毛錢關係。

王一表示闡釋「中國人權」的權威是「中國人自己」?那麼我和讀者有必要清楚除了中國有王一這個「自己」概念之外,中國究竟還包含哪些「自己」元素?此處王一高調向西方宣示的「中國人自己」又都是些什麼傢伙?

正如我們有必要知道「朝陽群眾」這個傢伙到底是誰?

看看下面這張照片,王一的「中國人自己」話音未落,這個傢伙就冒了出來,我想這道這個傢伙是不是中國人?如果不是,那麼請問中共歪叫部長,下面這個傢伙到底是誰呢?草枯鷹眼疾而縱覽國際風雲的歪叫王一,你都說說這個狼狽不堪的傢伙他會是你嘴裡那個「中國人自己」嗎?

──轉自《作者博客》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鏈接: 吳良述律師:我被法院強行檢查手機並被暴力毆打的經過說明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