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琨:梁振英攪局新唐人舞蹈大賽 習江再戰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6月23日,香港又曝出一條震驚世界的不可思議消息。作為國際商業中心東方之珠的香港,名為「香港鄉議局大樓大劇院」的商業機構,在梁振英政府的強制下,5月26日公然違背租約,在未得到對方同意的情況下,單方取消場地使用租約。

租約受害方–美國新唐人電視台香港分公司與大紀元國際有限公司,6月23日在香港召開的記者會上,向國際社會曝光了相關醜行。

4月20日,作為新唐人電視台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主辦方,美國新唐人電視台香港分公司向「鄉議局大樓管理委員會」遞出的租賃申請和相關付款被接納。鄉議局大樓管理委員會承諾,「申請絕對不會出現中途被取消或退租」,批准新唐人電視台在7月30日租用鄉議局大樓大劇院舉辦比賽。

然而合約剛剛簽訂一個多月,5月26日,出租方鄉議局卻突然通知承租方新唐人香港分公司,因為收到香港政府的要求,需要強制性收回已經租給新唐人用於大賽活動的場地,留作選舉用途。

這明顯是一種不可想像的國際商業交易毀約行為,對承租方和出租方都有巨大影響。承租方面臨計劃好了的相關比賽活動受影響的風險;而出租方出爾反爾,對自身的國際商業信譽無異於自毀長城。

新唐人中國古典舞大賽項目協調人吳雪兒表示,劇場租藉機構方面–鄉議局,也是受害者之一,他們是被迫取消合約。真正的責任方是不顧國際商業規則的香港特區政府–梁振英當局。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在記者會上批評說,香港是一個國際商業和金融中心,契約合約精神非常重要;這次的事件顯示特區政府用他的一些旁門左道的方式干涉合約,其實是一種政治打壓,但他們又不敢將真正的理由講出來,其實是一個沒有膽量的匪類行為。這種做法顯然不能被接受。

梁振英攪局新唐人舞蹈大賽的背後

梁振英當局冒天下之大不韙,不惜毀掉香港國際商業信譽的做法,其背後原因不能不深究。作為中共政治的特區,在中共高層權鬥日趨白熱化的趨勢下,沒人能超脫政治派系之爭,梁振英也不例外。

眾所周知,法輪功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極力迫害和打壓的對象,攪局與法輪功有連帶的一切活動,是江澤民派系人員的家常便飯。新唐人和大紀元都是法輪功學員為揭露中共江澤民派系惡行,創辦的獨立媒體,二者舉辦的相關活動,自然認為江澤民派系的眼中釘和肉中刺,這一點在香港尤為突出明顯。

香港回歸中國大陸交接儀式上,江澤民親自出面,其後其派系人物對香港的滲透把控越來越嚴重,從政治法制到經濟文化,香港自由社會受到越來越大的威脅。最可怕的是,香港特區政府在重大問題上不能代表香港市民的利益,相反卻成為中共派系鬥爭的工具。

據媒體披露,梁振英衝上台之日,就帶有江澤民派系的巨大「使命」。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自從1999年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對法輪功欠下的血債與日俱增,死死抱住權力防止被清算,成為該派系成員認為唯一手段。由江澤民主導、曾慶紅主謀,薄熙來、周永康試圖政變從習近平手中奪權的陰謀,最終因王立軍出逃美領館而崩潰洩露後,江派負責港澳事務的曾慶紅緊急改變計劃,將原定唐英年做特首的安排,替換成有著地下黨「身份」的梁振英,以確保能鐵心執行江派旨意。

本次梁振英粗暴介入攪局新唐人舞蹈大賽,不過是以往一貫破壞法輪功學員在香港相關活動的再現,只不過這次採取的手段更無所顧忌,不惜犧牲香港的商業信譽。梁振英本次的赤裸裸惡行,其實也不是沒有江澤民派系身影。

就在鄉議局5月26日在梁振英的施壓下被迫毀約之前,5月17日至19日,江派政治局常委、港澳事務主管張德江訪港,前後三天。而此前的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舉行揭露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大遊行,聲勢浩大,震動所有到香港旅遊的民眾。張德江到香港不會看不到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活動,作為江澤民派系的檯面人物,而且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記錄在案的張德江,給梁振英施壓,不難理解。

有觀察發現,張德江這次訪問香港,沒有明確表示支持梁振英,雖然他評價梁振英能夠「看到問題」,但卻沒有說梁振英作為特首「能夠解決問題」。緊接其後,毀約事件發生,恐怕不是純屬巧合這麼簡單。

攪亂或毀掉香港已經成為江澤民派系阻擊習近平反腐的主要手段

習近平王岐山上任後的強力反腐,江澤民派系成員是主要目標和對象,這一點被各界觀察得越來清楚。為了達到阻擊習王反腐繼續深入,江澤民派系成員可以說是已經達到不擇手段,而且不計後果的地步,這一點在香港表現的尤為突出。理由很簡單,因為香港特殊的國際政治地位,很容易讓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很快發酵成具有國際影響的大事件。在香港挑事攪局,往往比在中國大陸更能起到給習近平施壓、「出難題」的作用。本次新唐人舞蹈大賽被無理毀約,嚴重影響香港在國際社會的形象,明顯具有這個特徵。

其實,六月上旬和中旬發生在香港的何韻詩事件,以及林榮基事件,背景也相當複雜,江澤民派系故意挑釁香港民眾底線的鬼影也一再浮現。何韻詩事件引發了香港民眾對北京當局的敵視,而該事件可以說從頭到尾都是親江色彩濃厚的《環球時報》一手挑起;林榮基以及銅鑼灣書店系列故事的背後,同樣顯露出挺習與反習的高層博弈因素,以致有知名評論人士驚呼:香港已經成為高層政爭的輿論戰場。

6月22日,中紀委公布第十輪巡視名單,港澳辦位列其中,港府特首梁振英與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自然如坐針氈。對曾慶紅來說,這不啻「抄家底」的一大舉動。王岐山在港澳辦打虎,目的就是要打給江曾看的。據此觀之,一旦港澳辦的貪官被揪出來,就意味著北京高層在香港勢力的重新洗牌。從銅鑼灣書店被神秘人士接管看來,習近平徹底撲滅江派香港攪局亂源的決心已下,面對江派的反撲,更精彩大戲還在後面。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鏈接: 中共恐懼新唐人舞蹈大賽 梁振英毀約收回比賽場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