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迫害何時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明慧網近期報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下午五點多,秦都區公安分局雷少偉等警察綁架了十一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袁麗芹老人的兒子馬明海和女兒馬婕。袁麗芹老人多次去秦都區公安分局要人未果。六月一日,老人又到秦都公安分局找辦案警察雷少偉要人,雷少偉吼一聲:「你給我滾!」一邊把八十一歲的袁麗芹從辦公室沙發上提起來,摔在門外,袁麗芹老人掙扎地爬起來,抱住雷少偉的腿,雷少偉又將老人連拖帶踢,致使老人腰部嚴重受傷,至今還直不起腰,立坐困難。

目前,法輪功學員馬明海、馬婕仍被非法關押。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南京市玄武區法院在鎖金村第一法庭非法對六位法輪功學員開庭,所謂「公開」開庭,竟動用上百名武警荷槍實彈的阻止民眾旁聽,法院四周還布滿了大量南京市及各地區的「610」人員、便衣警察。

法院外,離法院前後一站路範圍內布滿武警,馬路兩側約一百多人,三人一組,延伸約兩站路長,中間還換崗休息。法院四周還布滿了大量南京市及各地區的「610」人員、便衣警察,他們的真正目的是暴力驅趕或綁架、阻止民眾自由旁聽、了解真相,只要發現有本區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就馬上綁架、帶走,根本無法靠近法院。

河北省衡水市故城縣法輪功學員張金升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已經被迫害致下肢無法站立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張金升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凌晨四點左右被故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翟紅軍等二十多人翻牆入宅,手持電棒劫持到衡水洞天賓館酷刑折磨。張金升被逼坐三天二夜鐵椅子,雙腿腫脹疼痛,大腿出現組織細胞淋巴結傷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傍晚六點多至八點左右,北京法輪功學員柳革新女士帶著四歲多的兒子小宇,和陳秀榮以及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市順義區馬坡講真相,由於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八點左右被六、七個警察綁架。撕扯中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按倒在地,柳革新四歲的兒子被警車碰到摔倒,胳膊和臉擦傷。

柳革新的兒子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二十多個小時,直到六月四日晚十點多警察讓柳革新給家人打電話通知接走孩子,否則就關進福利院。十一點多家屬趕來,他們又讓第二天早晨去接。六月五日早八點多家屬將孩子從福利院接回家。

小宇在派出所和福利院經歷了恐怖的三十八小時,遭到警察非法盤問父母姓名和家庭住址。這段經歷給孩子造成了深深的心靈傷害。至今對陌生人和家人還充滿戒備。

以上施暴事件只是近期發生的幾個案例,十七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暴案例罄竹難書。在逾二十萬法輪功學員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全球逾百萬正義民眾聯名舉報江澤民,要求將其繩之以法,並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的今天。中國大陸一些地區的公檢法等執法部門,仍然肆無忌憚的非法抓捕誣判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迫害,凸顯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流氓本性。

據明慧網資料顯示:2015年明慧網曝光的遭綁架、抄家和騷擾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9,095人次,涉及中國大陸30個省市,至少有18,895個家庭遭到嚴重騷擾。2016年2~4月份,中國大陸有至少2,250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非法抓捕。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整整十七年中,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耗費巨量國家資源,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至少有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綁架、勞教、判刑和殘酷迫害致殘、致死,至少逾六萬多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致死,無數家庭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據明慧網報導,為鎮壓法輪功所動用的國家和社會資源特別巨大,超過了一場戰爭。至二零一四年的十五年來僅被以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的數據顯示,被中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總數約239萬人次;中共投入洗腦班工程建設費用約23億元;洗腦班不法人員向學員「責任單位」強收「教育費」和「陪教費」約615億元,獲得中共政府「轉化獎金」約412億元,敲詐勒索學員家屬約173億元,合計約1,200億元。

中共政權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邪惡流氓集團,「縱觀八十多年的中國共產黨歷史,其所到之處永遠伴隨著謊言、戰爭、飢荒、獨裁、屠殺和恐懼;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被共產黨強力破壞;原有的倫理觀念和社會體系被強制解體;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扭曲成鬥爭與仇恨;對天地自然的敬畏與珍惜變成妄自尊大的『戰天鬥地』,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將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拖向深重的危機。」

摘自《九評共產黨》一書。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迫害就不會停止,人民就會依然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只有解體滅亡中共,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才能結束,人民才能從災難中解脫出來,才會有真正的平安和自由可言。目前,隨著控告舉報迫害元兇江澤民大潮和三退大潮的推進,中共江澤民集團已經是窮途末路,崩潰在即。願有更多的人能夠認清共匪的邪惡本質和惡魔本性,加入到解體中共的大局中來,徹底結束這場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還人類真正的自由與平安!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