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英國脫歐同床異夢之聯姻終告仳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從英國謀劃退歐開始,各類評論預測之文汗牛充棟,均是勸告英國不要打錯算盤,退歐必將帶來巨大損失。這些評論完全忽視了自二戰以來,英國與歐洲(主要是法德兩國)的舞步始終不太和諧,英國入歐之聯姻幾乎從一開始就埋下離異的種子。

英國脫歐理由不出撒切爾夫人當年之算

二戰結束後不久,英國首相丘吉爾就提出他的「歐洲夢」藍圖,希望通過歐洲一體化來防止戰爭再度發生。但法國總統戴高樂也描畫了一幅「歐洲夢」藍圖,完全與丘吉爾不同。由於兩位領導人都想由本國來擔任歐洲的領導者,這夢當然成不了現實。此後十餘年間,歐洲各國由煤鋼聯盟發展成歐洲共同體(EEC)之後,1957年與1967年英國兩度提出入歐申請,均遭到法國總統戴高樂斷然拒絕,讓英國人深感蒙羞。英國民間當時傳唱一首D-Day之歌,譏諷法國人忘記了英美盟軍於1944年6月6日的諾曼底登陸解放了法國,奠定了二戰勝利的基礎。為了證明自己不是狹隘忘恩,1967年11月二度拒絕英國入歐申請之後,戴高樂在愛麗舍宮記者會上發表聲明,指稱英國對建設歐洲共同體的抵觸根深蒂固,而且英國經濟狀況與歐洲不相配,必須轉型才有可能被考慮接納。這番話確實切中雙方婚姻難諧的實質,因為1990年撒切爾夫人對此有更詳細的表述。

直到蓬皮杜任法國總統之後,英國才圓了入歐之夢,於1973年1月1日加入EEC,但磕絆爭吵很快就成為英國與歐共體之間的常態。1975年6月5日,在經濟持續不景氣,通脹、失業率持續雙高的背景下,英國曾就是否脫離EEC舉行公投,結果是67.2%支持留在EEC。在英國國內,英歐關係成為一把利劍,經常被用來切割政黨和民意,甚至終結政治家的政治生涯。傑出的撒切爾夫人在執政時期實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與實行各種社會主義限制的歐洲格格不入,終被本黨親歐派逼宮辭去首相職務。不幸的是,2016英國脫歐的理由,完全證明了撒切爾夫人是正確的。

撒切爾夫人執政時期實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與實行各種社會主義限制的歐洲格格不入。1990年11月22日,撒切爾夫人在議會發表了她那著名的最後一次演講。在演講中,她在系統回顧了自己執政11年半的成績之後,論述了歐共體的問題,闡述了英國利益與留在歐共體中的主要衝突點:

1、歐共體不公平的補貼政策和中央集權,使英國的就業機會流失。堅定的反對補貼,反對那些對工業和保護主義的國家實行救助,反對政府不必要的管制、官僚主義以及以各國議會為代價的不斷增加的不受監管的中央集權。

2、歐盟帶走大量利益,工黨政策與留在歐共體綁定,坐視英國人的利益與權利流失。

3、單一貨幣和單一匯率是開後門的聯邦制,破壞了英國主權。

英國未加入歐元區,但這是經過一番挫折後的選擇。1990年10月5日,英國財政大臣梅傑宣布英鎊加入歐洲貨幣穩定機制(歐共體單一貨幣機制的雛形),但實行了不到兩年,1992年9月16日,在索羅斯做空英鎊的黑色星期三之後,英國政府因無力維持英鎊的匯率下限而被迫退出歐洲匯率體系(ERM)。後來加入歐盟時保留了英鎊。但前兩點,即反對歐洲中央集權與貧困移民,則成為今天英國人退歐的主要理由。

不知英國人現在退歐之時,是否想起他們至今也未予充分肯定的這位偉大女性、傑出政治家當年的忠告?

「大歐羅巴計劃「只是德法之夢

英國脫歐公投之後,一些歐洲領導人將這一決定稱做「嚴重錯誤」。德國總理默克爾說:「毫無疑問,這是對歐洲的一個打擊,是對歐洲統一進程的一個打擊。」大概為了證明英國人民犯了「錯誤「,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和法國外長埃羅於6月27日提出一項議案,隨之公布了他們醞釀已久的「大歐羅巴」計劃。這是一份打算將歐洲大陸變成一個超級國家的計劃,旨在分別從國內外安全、移民危機和經濟合作這三個關鍵領域推進歐盟進一步一體化。根據這套方案,歐盟成員國將失去各自在軍隊、刑法、稅收、央行和邊境方面的控制權,這些權力都將需要移交給歐盟。

現階段,一些歐盟成員國對歐洲聯邦主義化的傾向非常不滿,東歐、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和法國的反歐盟情緒正在高漲,德國外長公布這個方案,實為不智之極。捷克總理Lubomír Zaorálek強調,維謝格拉德集團的四個成員國匈牙利、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對上述議案持保留意見。波蘭外長Witold Waszczykowski表示:自歐盟成立以來,很多事情就已經發生改變。歐洲社會的情緒是不同的。歐洲和我們的選民並不願意將歐盟交給技術官僚。前義大利財政部總幹事Lorenzo Condign認為,在現在這樣的動蕩局面下,離心化趨勢正在加強,歐洲選擇更進一步的一體化幾乎是不可能的。

1993年歐盟正式成立,隨著成員國的逐漸增多,我對歐盟這種過分緊密的國家聯合體的前景不太看好,認為能夠堅持二三十年就不錯了。因為這些國家各有國情,經濟上的聯合遠比貨幣統一以及預期的財政統一、稅收統一要容易得多。以後的事實證明:正是雄心勃勃的德國帶頭違反了歐洲一體化的經濟與貨幣聯盟的相關規定,才埋下了歐盟債務危機的因數。

一般公認,維繫歐洲一體化的是三大核心支柱,即歐洲共同體、共同的外交與安全政策、司法內務合作。經濟與貨幣聯盟是第一大支柱歐洲共同體的核心內容。為保證歐盟經濟和貨幣聯盟的順利實施,歐盟在1997年6月17日在阿姆斯特丹首腦會議上通過了《穩定與增長公約》,藉此對成員國之間的財政加以約束。其中規定:1、財政赤字不得超過一國年度GDP的3%;2、累積債務不得超過年度GDP的60%。1999年,在實現貨幣一體化即歐元開始流通後,凡放鬆財政控制、財政赤字再次超過年度GDP總額3%的國家,若不能按期糾正,則應向歐洲央行交納一定數量的無息儲備金,如果在一定期限以後,該成員國仍不能重新達到3%的標準,這筆儲備金將被作為罰款予以沒收。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德國帶頭違反《歐盟穩定公約》相關規定在先,法國緊隨其後,埋下歐洲債務危機的伏筆,使得歐洲後來的經濟與貨幣一體化陷入困境。這一危機還未結束,面對2015年洶湧而來的敘利亞難民潮,德國政府不顧匈牙利等東歐國家的反對,宣布進入德國的難民不必遵循《都柏林條例》,即在入境的首個歐盟國家登記審查,然後才能進入德國。等到默克爾發現難民帶來的麻煩遠非她的政府所能控制,又突然宣布緊急關閉與匈牙利、奧地利之間的國境線,事實上終結了歐洲無國界的《申根協定》。

英國本來就對歐盟的債務危機心存芥蒂,難民危機初起之時,英國就決定不與德法兩國共舞。等到歐洲大陸陷入難民製造的各種性侵、恐襲事件之後,英國人民終於在去與留的公投中決定退歐。現在一些媒體認為英國應該採取體面方法留在歐盟,只是一種自慰。

英國的退出,根源在於英國與德法兩國主導的歐盟治國理念不同,英國雖然是世界上最早建立了從搖籃到墳墓這一福利制度的國家,但崇尚獨立自主、自由競爭的自由主義傳統一直存續,歐盟則早已實行了民主社會主義,養成社會成員對政府高度依賴的格局。治國理念的不同,註定英國從入歐開始,就與歐共體/歐盟的盟友們格格不入。在歐盟陷入更大的危機之前,英國退歐正當其時,因為退得越晚,英國與歐盟雙方受傷越重。以後英國如果還有政治家希望重溫入歐之夢,最好想想撒切爾夫人那段名言:「在我生活的歲月中,我們所有的問題都來自歐洲大陸,而所有的解決方法都來自全世界說英語的國家。」

──轉自《何清漣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