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共青團中央製造網絡文革 文宣系挑戰習近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7月18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南海仲裁案在中國激發的後效應近日持續發酵。在網絡上出現大批喊打喊殺的激烈言論的同時,抵制芒果乾、怒砸iPhone、暴打「耐克」男等極端行為也開始氾濫。日前,河北樂亭又有一批民眾到當地一家肯德基快餐店外拉橫幅,阻止他人到店內就餐。針對上述現象,有港媒發文評論說,經過數年的「民族主義培育」,中共終於「養蠱成功」,培養出一大批新一代紅衛兵。而共青團中央正竭盡全力地厲兵秣馬,在其操縱下,網絡紅衛兵們已「愛國病入腠理」。

港媒:「共青團在文宣勢力版圖中養賊自重」

7月17日,中國大陸微博認證用戶「唐山頭條」等多個帳號發布了多張照片,稱河北樂亭有民眾到肯德基快餐店外,拉起寫有「抵制美日韓菲,愛我中華民族,你吃的是美國肯德基,丟的是老祖宗的臉」等口號的大橫幅,怒罵在店中吃雞的食客「不愛國」,呼籲過往的民眾抵制肯德基。

此前,陸媒報導了大連一市民因穿美國耐克跑鞋被人指罵「漢奸」,繼而雙方大打出手的事件;中國網絡上則出現了怒砸iPhone手機,倡言抵制菲律賓產品,拒吃芒果乾、拒吃麥當勞、肯德基等所謂「愛國抵制」行動。

在這股呼嘯而來的「愛國熱潮」中,「小粉紅」們裹挾着強烈極端情緒的激烈言論肆意氾濫,被另一派觀點不同的網民斥責為進入「愛國精神病突發高峰期」的「別有用心的蠢貨」。港媒則稱呼這些咋咋呼呼着動輒罵人「漢奸」的群體為「網絡紅衛兵」。

7月17日,香港東網發表一篇題為《愛國病入腠理》的署名評論文章表示,南海仲裁案引發的中國人的輿論反響集中在社交媒體上爆發,那些「呼嘯來去的小粉紅」們以愛國的名義行動起來,挾持着「愛國的政治正確」,由借南海問題發洩愛國情緒,到痛斥趙薇、戴立忍,甚至辱罵周杰倫是「日本人的雜種」,如此種種表明,經過中共數年民族主義的培育「終於養蠱成功」。

文章直言不諱地指出,在上述輿論製造的過程中,中共共青團中央明顯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共青團在文宣勢力版圖中養賊自重,藉助政治正確的空檔,上下其手」文章寫道:「共青團中央正在積極地厲兵秣馬,竭力地將小粉紅與愛國青年收歸麾下,究其實質,這就是輿論權力上的擁兵自重。」

文章把這個「愛國主義情緒與未曾吐光狼奶的青年相結合」而誕生群體,稱為「網絡紅衞兵」。文章並指出,網絡紅衞兵們對中文世界的污染比網絡管控還要嚴重,而且「網絡紅衞兵不只是對民眾構成實質性的困擾,也對政府提出了挑戰——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網絡紅衞兵可以分分鐘將輿論鋒芒指向執政黨。」

分析指出,在南海仲裁一事上,北京當局已在第一時間表示要談判協商處理,用這種快速表達「壓縮了愛國情緒發酵的空間」,但是共青團卻抓住趙薇電影等事件「變相地混合並拉昇了南海仲裁輿論的強度」,這種作為與北京當局的輿論取態與立場「貌合神離」,反映出中共文宣系統內的複雜面。

文章最後表示,原本被中共利用的「愛國情緒」,正逐漸脫離控制而成為政策的掣肘所在。「愛國情緒反噬它的養育者與使用者,這也不是沒有歷史先例的」。文章寫道:「在共青團火中取栗似的操縱下,愛國病入腠理」。

共青團「高位截癱」的背後

事實上,有關北京當局對共青團工作不滿的消息,早在去年就已經出現。

2015年10月24日,香港《明報》報導引述來自北京的消息稱,當年7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央黨的群團工作會議」上講話時,曾對共青團作出嚴厲指摘,批共青團的組織處於「高位截癱」的狀況。

香港《爭鳴》雜誌2016年6月號則披露,4月下旬,中紀委在通報當年2月初對共青團中央專項巡視反饋報告及整改情況時,嚴厲抨擊共青團中央、省(部)、地二級共青團組織及其領導班子「意志衰退、組織癱瘓、人心渙散、工作無方向」,並指該組織存在「機械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利益化」等「五化」問題。

這個消息還透露說,劉雲山把中紀委對共青團中央的反饋報告一直摀住,不下達文件,不作傳達,不作討論。直至四月下旬中紀委查詢此事,劉雲山才辯解稱:「擔心影響干擾中心工作、任務,擔心影響、挫傷百万計團幹部的工作和抱負,擔心會被外部勢力乘機宣傳、抹黑」等等。

據公開的資訊,中共的工會和共青團都屬於其所謂「群團工作」的範疇,而現時專責中共黨務的劉雲山是群團工作的大總管。因此有分析認爲,習近平對群團組織的批評以及採取的一系列整治都是指向劉雲山的。

海外媒體則評論說,劉雲山一直都是江澤民掣肘習近平的代表人物。如果說此前周、薄、徐、令等政變集團是想靠武力「棒殺」、推翻習近平,那麼劉雲山勢力則是要以「文化政變」的方式,「捧殺」習近平,利用「軟刀子」扭曲習近平形象,最終讓習近平四面樹敵,從而爲廢黜習尋找機會。

責任編輯:唐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