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梁振英為何非要破壞香港舞蹈大賽不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原定在香港舉行,這本是香港的幸事。但梁振英與背後的中共江派勢力兩次窮凶極惡地執意操縱特務、黑幫、甚至警察進行破壞,導致場地毀約,比賽被迫移師台北。這個破壞事件使香港「一國兩制」蛻變愈發惡化。香港7月31日天降冰雹。這預示了,梁振英一夥與背後的中共江派勢力將受到上天嚴厲的懲罰。

梁振英一夥在兩次主導對香港舞蹈初賽毀約時均使用了卑劣的流氓手段。

梁振英一夥第一次施壓鄉議局毀約時編造了政府要用鄉議局大樓大劇院做「選舉」的虛假理由。當時鄉議局以電郵正式通知新唐人,明確說香港政府要使用劇院作選舉之用,因此根據優先租用團體次序,劇院將無法提供給舞蹈初賽。近日,梁振英一夥自揭謊言。新唐人紐約總部收到香港政府的信函,說港府並沒有租用場地用做選舉的安排。也就是說,港府當初讓鄉議局毀約的理由根本就是為了擠走舞蹈大賽而編造出來的藉口。現在毀約目的達到了,梁振英一夥企圖推出鄉議局來解脫責任。據悉,鄉議局第一副主席張學明配合梁振英和中聯辦促成了此破壞事件。實際上梁振英一夥和中聯辦都是聽張德江的,而第一次毀約事件恰好發生在張德江到港一週之後。此事件背後梁振英一夥和江派鬼影幢幢,暗中策劃使用了卑劣的流氓手段。

梁振英一夥在第二次毀約時使用了用滋事製造「安全」問題導致毀約的流氓手段。主辦方與新場地方麥花臣場館簽約後,與梁振英有密切聯繫的香港親共組織開始滋擾生事,而香港警方與食環署對舉報敷衍了事。場地方在毀約前一次雙方高層會議上曾試探過主辦方停辦的可能性。在主辦方明確表示大賽不會因為搗亂而停辦後,場館附近來自 「青關會」等親共特務和黑幫團伙數量增加到8個,騷擾明顯升級,由開始時污衊性的橫幅和展板,增加到擴音喇叭的宣傳,意在對附近居民、過往行人和商家造成影響,製造 「安全」問題。而警方聽命港府堅持所謂「平衡雙方利益」 對危害治安的搗亂行為基本不管,縱容和保護親共特務和黑幫團伙,實行實質上的「偏袒性執法」,甚至不擬定比賽期間的治安計劃。然後場地方以「安全」問題為由單方毀約。整個毀約事件過程與張德江劉雲山用 「白皮書」、催淚彈和框死真普選挑起「占中」和「雨傘運動」及企圖籍此開槍鎮壓(後被習近平制止)的過程極其相似,與2016年用「炸彈恐嚇」導致法輪功在港心得交流會被中途取消的過程如出一轍。由於梁振英與「青關會」等親共特務和黑幫團伙以及港警有直接的緊密聯繫,這種配合嫻熟的流氓手法背後若無梁振英一夥的授意和組織策劃是很難令人置信的。

現在的問題是:梁振英一夥為何非要毀壞香港舞蹈大賽不可?這種窮凶極惡的做法從正常人的邏輯來看簡直不可理喻。

香港舞蹈大賽是一個純技術性的藝術比賽,不含任何政治內容,對提高舞者技巧和一般人的藝術修養以及弘揚中國傳統文化都是有益的;甚至從單純的欣賞角度看也是賞心悅目之事。而破壞舞蹈大賽對提升梁振英低落的民意沒有任何幫助,反而徒增惡名,激起各方譴責,而且對香港的法治、文化自由傳統、國際聲譽和商業契約規則,以致對香港的整體繁榮都造成極大損害。

梁振英一夥的非理性行徑絕非出於一般正常的思維模式。梁振英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不代表港民,也不是習近平屬意的人,而是中共江派曾慶紅張德江特意安排在香港的代理人。因此毀約事件必須放到目前習近平清理江澤民犯罪集團(江派),也就是高層的政治博弈中去考察。

其實,梁振英一夥主使毀約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對文化藝術活動的封殺,而是在執行江派曾慶紅張德江全面「亂港」 的政策。也就是,在習近平清除江派已經到公開抓捕曾慶紅江澤民的關鍵時刻,曾慶紅張德江要梁振英用不惜毀掉多年打造的國際經貿和文化窗口、不惜毀掉對台統戰範本、不惜以「亂港」毀掉香港前途為賭注,來威脅和嫁禍習近平,要習放棄最後抓捕和審判曾慶紅江澤民,並伺機亂中奪習的權。江派與中共歷史上路線鬥爭中的派別和一般的貪污腐敗集團不同,其之所以成為江派是因為他們手上沾滿迫害法輪功的鮮血,也稱「血債幫」。這種害怕被清算殺頭的恐懼使江派不顧一切地與習近平對抗。在目前江派大員不斷被抓被判,資源幾乎用盡情況下,利用梁振英「亂港」,包括製造舞蹈大賽毀約事件,就成了江派負隅頑抗的最後掙扎。這使香港成為習江搏擊的戰場。呈現出來就是,梁振英在張德江授意下,利用曾慶紅留下的特務和黑幫班底,瘋狂和麻木地執行江派命令,走向覆滅的深淵。

這就是在舞蹈大賽毀約事件背後隱藏的廝殺,也是張德江利用梁振英「亂港」的真實原因。看不清這一點,就很難把握2012年梁振英上台和「青關會」成立以來香港一系列事件的內在軌跡。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行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