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圍選手鄭登富:用心跳舞才能感動觀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8月03日訊】「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蔚藍色的天空,就是天空本來的顏色嗎?還是距離太遙遠,沒看見它的最深處呢?拿下2015年台灣飛舞獎高中職組第二名的鄭登富,8月1日參加新唐人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他精湛的舞藝讓他順利進入複賽。這次,他透過中國古典舞將腦海中莊子的《逍遙遊》,做出自在光明而大氣無垠的演繹。

「如果不參賽,就對不起自己。」就讀於雲林縣立蔦松國中飛天藝術實驗機構高三的鄭登富表示,「中國舞注重內涵,著重內心的刻劃,舞蹈的呈現,就是人物在舞台上講述故事。五千年的文化、內涵,故事,都可以藉由古典舞呈現。」鄭登富說出自己幾度參加舞蹈比賽的初衷:「只有藉由比賽的方式,才能透過古典舞,把中國傳統的文化呈現給大家。」

「在熟讀中國古代史書、熟悉人物傳奇故事的過程中,都能讓自己變得更有內涵。」2014年到紐約參加「全世界中國古典舞」進入複賽的鄭登富強調,古典舞的比賽過程,為自己帶來非常大的收穫。曾把楊六郎演得相當傳神的他舉例,「只有深入了解其中的故事背景,例如古人忠、孝的觀念,才能演出那種悲壯的心情,自己不自覺就會想效仿古人的那種精神、事蹟。」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游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為了能夠演繹好莊子的逍遙心境與無垠境界,鄭登富在練舞時,心中同時也建構著一個完美世界,「我想像自己就身處在一個美好的世界中:光明、藍天、綠茵、花草,然後儘量把真實的自我呈現出來。」

「有別於武將的陽剛,這是一隻表現出行雲流水的舞蹈」,由於鄭登富笑之前跳的都是武將,而且同學們都說他比較嚴肅,曾經質疑《逍遙遊》這支舞蹈,會不會不適合他,鄭登富笑著表示:「但這將是我在蔦松藝術中學最後一次的參賽機會,因此想要做一點突破。」

「跳這支舞時,人物呈現古怪的表情,表現好奇、玩耍、開懷的心境。」剛開始時,鄭登富做不出這樣「開放」的表情,他坦承說道:「因為自己以前都演武將,也較習慣於嚴肅悲傷的表情,所以做不出來這些。」

但在觀摩多年來世界古典舞大賽選手參賽的錄像後,鄭登富選擇順其自然,在自己的舞蹈世界中擎開滄海,出入乾坤,「就是在生活中,將自己真實的內境表達出來,」他最後驚喜發現,「原來,這就是舒服,一種自在、逍遙。」


新唐人第七屆「
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8月1日在台北舉行,圖為少年男子組參賽選手鄭登富表演。(陳柏州/大紀元)


新唐人第七屆「
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8月1日在台北舉行,圖為少年男子組參賽選手鄭登富表演。(陳柏州/大紀元)

堅持到底,克服一切困難

「台上10分鐘,台下10年功」,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學舞至今7年,鄭登富也不是一帆風順,也許是身體天生條件比別人好,常能得到老師特別的指導,但也因此,練舞時愛偷懶,直到國中二年級被老師當頭棒喝後,他才痛下決心好好練舞。

正當一切向好的方向發展時,鄭登富手受了大傷,有些動作無法做到位,感覺進步比別人慢,不過老師沒放棄他,咬著牙,鄭登富走過學舞過程中最大的挫折,如今,不管遇到什麼挫折,他心中只有一念「堅持到底,克服一切困難」。

2014年,鄭登富遠赴美國紐約參加第六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有幸進入複賽,當看到全世界最頂尖的中國舞選手在舞台上的表現時,鄭登富形容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

回到台灣後,鄭登富拼命練習舞藝,每天除了學校的基本練舞時間外,他還額外自練2~3小時,也就是說,他一天練舞的時間將近 8~9個小時,他笑著說,「我都是最晚回宿舍的那批學生。」

說到中國舞給他最大的改變,就是揣摩角色時,常需要閱讀大量歷史故事,找出扮演角色的生平事蹟,從中了解到古人他們的內涵與精神層面,這給鄭登富很大的啟示,比如岳飛精忠報國的故事,使他學到,「不能為了利益成為忘恩負義的人。」

跳了7年的舞,「只把心放在舞蹈上,」這是鄭登富認為跳舞最難的部分,他也強迫自己努力做到,「我在跳舞時,盡量做到不要太在意周遭的事物,專心在跳舞上」,「如果只注重外在的動作,看起來也就是動作到位而已,但是如果用心跳舞的時候,觀眾會被你的舞姿所感動流淚。」

經過6個小時的比賽,鄭登富順利入圍,將於10月前往紐約參加中國古典舞複賽,他笑著表示,「非常期待可以與世界中國舞頂級好手一起學習切磋舞藝。」


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8月1日在台北舉行,少年男子組選手上場表演。鄭登富初賽風采。(白川/大紀元)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清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