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熒惑守心」險冠古今 北戴河會議老人不死天子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人類的表現和天上星宿行走的軌道是吻合的。否則的話就沒有生辰八字一說了。所以天上星宿走到一定軌跡對應著地上的時辰,和人間將出現的事情。人間如果不能和天地對應在一起,天地人合一就不存在。那人真的就是動物變的。所以中國傳統的文化精髓遠遠勝過表面的科學。」

這兩天在香港和中國大陸都發生了一些讓人瞠目結舌的亂象。香港9月份要進行立法會的選舉,7個參選人被香港政府給取消資格,因為涉及到了香港獨立的問題,一個名叫梁天琦的年輕人也因此被禁止參選,這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政府的做法是違反基本法的,法律規定只要你是香港公民就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沒有任何附加條件,也就是選舉委員會自己增加了附加條件,這是直接踐踏法律的政治行為。

這種行為對中國大陸人來說會覺得很正常,這是愛國主義的問題、原則問題。「國家利益過於一切」放在共產黨的框架下就是極端邪惡的,扼殺人尊嚴的。有評論講,如果走入法律程序,選舉委員會很可能會輸掉。但梁振英政府現在就是硬來。

與此同時,去年709事件中被抓的諸多維權律師有上法庭的,有取保獲釋的,也有檢舉他人的,維權人士胡石根被法院判處七年半有期徒刑。出人意表的是他們都在法庭上認罪,不再上訴。人們感到非常奇怪的是,在他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種表態讓我們看到了習近平、王岐山在打擊貪官的過程中,那些貪官的表現是一樣的。

與此同時在報導《俞振聲在政協直接點名劉雲山破壞習中央》中說:「香港《爭鳴》雜誌8月號發表短消息稱,在中共全國政協黨組會議和政協副主席例會上,都出現了點名批中共中宣部及其部長劉奇葆和主管中宣部的劉雲山的聲音。批評者指中宣部近年來『有意、有目的在宣傳系統搞極左、極右』,利用這種手段來干擾破壞北京當局的『宣傳方針』。」

俞振聲控制的政協敢這麼說,是為六中全會做準備。現在很多人關注北戴河會議到底開沒開?我說過,今年的北戴河會議有其實質但不拘泥於形式。傳統的北戴河會議恰恰是老人干政,這次北戴河會議搞不好就是弄死老人的。

而也恰恰就在這個時候,一年前發生了天津大爆炸,也逢北戴河會議期間。路透社在空白了將近兩年的時間後,再次接到了消息人士傳播的消息說,「軍中有人反對習近平」。對等去年的天津大爆炸,將近3千噸的硝酸銨沒人查其來處,而爆炸案也是今天不了了之。

無獨有偶,前兩天,替江澤民賣命的媒體直接說,習近平在7月30日深夜入住「0號別墅」,武裝到牙齒。在過去時間里,習近平清理了身邊以北京警衛局為中心的90%的軍官,自那以後,我們看到的所有的放料消息都是一邊倒的由習近平、王岐山和栗戰書故意放出的消息。而江澤民、曾慶紅沒有任何反駁的機會。遙遙領先的預言,謠言消失了。放出的料成為鋪墊,真實的一面展現出來了。

可是偏偏就在這個時候,路透社說話了,江派海外媒體也說自己能接觸到中共最高層機密,所以知道習近平住在「0號別墅」,到底是真是假先放一邊,這就是直接挑戰了,就是威脅,你習近平再有本事,我們知道你在哪裡,軍中有反你的,能殺了你。

如果習近平和政治局常委的人從7月30日神秘消失,八一建軍節完全消失了,就是他有所作為,但卻是國家高度機密,所以在我看來北戴河會議就是在這前後時間里,可能會出決定性的結果。結果出來後,六中全會只做一個程序上的完結。

如果他有行動,北戴河會議很可能會完成中紀委六中全會的宗旨和方向。到目前為止,中紀委六中全會的目標還沒動手做呢。如果他要動手做,真得是要抽乾中南海的水,大家死磕了。

在分析六中全會的時候,我講過就是從嚴治黨,給黨員立下規矩,那就是在全新的形勢下出現的,什麼叫「全新」?就是局勢出現了根本的變化,軍隊系統已經取消掉了7大軍區,砍掉了四大部委,現在變成了五大戰區,有了一個中心指揮部,這就叫全新的形勢。習近平自己說改革不存在,革命出現了。

同時間出的消息,報導《共青團中央精簡編制團派降格風光不再》中說,「共青團一直是中共幹部的搖籃,胡耀邦、胡錦濤和李克強等中共領導人都曾是共青團官員。」其實我認為團派根本就不存在,就像店小二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但為什麼這麼做?習近平從三中全會建立起國家機構來打掉整個黨的系統,團中央就是先鋒隊,送死的。所以在這個背景下,整個團的系統被弱化,脫離國家部門的權力中心。這就是中共政局目前的情況。

我無意中看到了一個報導《推背圖預言中國今明年大事兇險天象》,作者叫雪蓮,說今年是大凶之年。按照天象來講,「2016年熒惑守心,火星的縱向位置距離心宿特別近,再加上熒惑守氐的兇險,使得今年的天象,險冠古今。」。

報導中說當出現這個天象就是朝廷中出現莫大的混亂,所以是大凶。作者認為這種大凶天象意味著天子以至於皇子會出現險情。今天中國的天子是習近平,

「而當今社會的人卻笑古人愚昧,不是因為現代人有多智慧,而是因為對『熒惑守心』的天象,已經不懂其含意,」

上一次出現這樣的天象是2001年,沒人解釋這種天象對應發生了什麼。而2001年同樣是當時中共的六中全會,江澤民本應交權,胡錦濤上台。而張萬年卻發動宮廷政變,導致胡錦濤沒有拿下軍委主席的權力,江澤民繼續把握軍權,接著出現了中國大屁股撅起的年代,一直到2012年。

「2016年3月24日~8月30日之間的天象,整體上都叫做熒惑守心,在3月24日~5月11日是順行守心,而後開始逆行守氐——守氐也是一個兇險天象。熒惑守氐,有賊臣,死國君。」

2016年再次出現這種天象,而且還出現了大水,應對了1998年蛤蟆上台的大水。所以說,習近平遲遲不動手同樣會遇到麻煩,如果他動手,被他幹掉的是江澤民,相對應的,這個圈畫圓了。從這個角度上來說,8月份成為了生死大劫,會出結果的。

作者說,這種天象出現會讓天子心驚膽戰,因為沒有人能夠逃過此劫,並列舉了歷史中的很多例子。並認為這種天象再次出現預示會有麻煩。

「熒惑守心是中國古代天象學中最重要、最兇險的天象。熒惑,是中國古代對火星的叫法。火星熒熒,色澤泛紅,軌跡變化難定,因此被稱為『熒惑』。熒惑是天象學中的罰星,代表兵亂、死喪等等。在西方的星相學上,火星也代表著戰爭、死亡等天罰。」

天地人合一,天上的表現對應著地上的反應,人受控於地球上的時空,時間是個神,直接控制著人生活的空間。人的生老病死就是時間的表現。這是對人的肉體而言,但當一個人能夠認識自己的靈魂的時候,師父能引導他超越肉體所攜帶的這種誘惑的時候,可能大凶就變成大吉了。

而人類的表現和天上星宿行走的軌道是吻合的。否則的話就沒有生辰八字一說了。所以天上星宿走到一定軌跡對應著地上的時辰,和人間將出現的事情。人間如果不能和天地對應在一起,天地人合一就不存在。那人真的就是動物變的。所以中國傳統的文化精髓遠遠勝過表面的科學。

人不相信神佛道,在現實環境中對自己的摧毀式的傷害是自己無法認知的。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句話,但很少人知道這句話中蘊含的生命內涵。

一個生活在廬山中的人,一個長時間在牯嶺居住的人,他永遠都不知道廬山的真面目。就像一個人以自我為中心,以自己佔有的利益為中心,他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但卻非常欣賞自己佔有的力度、佔有的能力和那種狡詐和姦猾。因為他局限於與身體同在的環境中,就像住在廬山中,廬山和人的身體都是同樣粒子構成的。陷入這層粒子中,你永遠不知道粒子的全貌,自己的貪婪、慾望和這層粒子是同樣的境界水平。他以為擁有了自己,實現了自己的價值,但實際上他是貧瘠的。

距離是一種美,這是我上大學的時候老師講的一句話。就像人的眼睛要想看清東西就要保持一定的距離,當人看清楚東西的時候,就能給自己帶來喜怒哀樂和欣賞。喜歡和不喜歡是人的一種品味的表現,只有保持距離,你才能看清。但一個人生活在自我中,自己的貪婪中,怎麼能認識自己呢?每個人都會說,最大的敵人是自己,但很多人都死在了自己手中。

因為一個人永遠都無法佔有自己想要的所有東西,就像習近平無論彰顯的權力多大,他都有自己的無可奈何。而其他的人根本不會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每一個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宣洩自己的情感。我說共產黨邪惡,就是當它摧毀掉人的靈魂的時候,一個人無神論,把科學當做宗教一樣崇拜時,就摧毀了自己與生俱來的生命的珍貴。

我們看過這樣的報導,一個大陸有錢人,看車展,要把車模一塊買了。他認為車模往那一站就是自己沒錢想賺錢,就是來賣身的。他買車也許比買人還貴呢,一個不賣的人很少去當那個車模。這是很多生意人眼中真實的一面,他們認為那些女人表現出來的矜持的一面都是為了要高價錢,吊胃口。很多有錢人能把所有的東西都買來的時候,他另一面卻是貧瘠的,因為除了錢,什麼都不存在了,他是孤獨的,內心貧瘠的生命。他最大的樂趣就是他要買,人家不賣,那種吊胃口的過程。當他一旦佔有的時候,他就沒有興趣了,為什麼?因為東西一旦擺在眼前,他就什麼都看不到了,一葉障目都無法見到泰山。

所以人們在佔有中,擁有的過程就是失去自己生命真實的過程,就是摧毀的過程。他犧牲內心中本該有的道德,無限度的佔有一切,失去的卻是自己。這是我個人從師父講的道理中體悟出來的。所以我才說人的靈魂是珍貴的。

有朋友在臉書上說,濤哥就像他的師父一樣,這裡我們說清楚,我沒資格被稱為師父,如果你認可我說的,願意的話可以成為我的師弟和師妹,對生命有機會有全新的認識。我不認為其他人有能力有這番認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