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版扛不動《炎黃春秋》?被揭一個作者化名寫3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8月10日訊】(新唐人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近日,山寨版炎黃春秋》第一期(2016年第8期)面世,儘管炎黃的原班人馬一再強調這期冒用「炎黃春秋」之名發行的僞刊與他們無關,山寨版的《炎黃春秋》還是在扉頁使用原「炎黃」的顧問、編委的名字。日前,杜導正、胡德華等人已發表公開聲明對此表示強烈抗議。有學者指出,這期偽刊在一期內刊發同一個作者變換筆名寫的三篇文稿,足以證明偽刊質量的「低劣」。

中研院出版推出的山寨版「炎黃春秋」第8期中,近日被北京一位知名專欄作家曝光了一個醜聞:這期雜誌上推出的3篇「頭條」文章,竟然出自同一個作者之手,只不過換用了3個不同的筆名。

據美國之音報導,被指為「偽刊」的新「炎黃」刊發的三篇文章——署名孟昭庚的《毛澤東在滴水洞那封長信問世之前後》,署名耕晨的《李德生動崛起前後》和署名為孟半戎的《原來「章羅」是這樣「聯盟」的》,實際上出自同一個作者之手。

據新浪博客介紹,孟昭庚1942年生於江蘇濱海,退休前供職於江蘇鹽城監獄。他常用的筆名有趙賡、淮駒、庚辰、耕晨、孟半戎,孟醒等6個。

針對上述醜聞,有北京資深媒體人在推特上評論稱,這個特大醜聞「充分證明僞刊之低劣」,「可見一代名刊淪落到中國藝術研究院僞班底的手裡,是怎樣欺哄讀者的。正如胡德華所說:你們扛不動這塊牌子。」

今年8月3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主導新推出的《炎黃春秋》第8期,從封面設計、包裝到內容題材,都與以往的《炎黃春秋》雜誌極爲相似,就連編委會名單也基本沒有變化。這種做法激起該雜誌原班顧問及編委的極大憤慨。

8月4日,《炎黃春秋》雜誌社發表全體顧問和編委的聲明,要求中國藝術研究院在其盜用的《炎黃春秋》名義出版的任何出版物上,不得盜用在聲明上簽字的顧問和編委的名義。炎黃春秋的這份措辭強硬的聲明還表示將保留依法追責的權利。

8月8日,前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兼法人代表杜導正,向中藝院及其院長連輯再次發出一份聲明函稱:「貴院新組織的以賈磊磊、郝慶軍爲首的『炎黃春秋雜誌社』在其出版的所謂《炎黃春秋》第8期扉頁版權欄將我列爲顧問,對此我不同意,不接受,不就任:請貴院責成賈磊磊、郝慶軍爲首的相關人員立即撤換雜誌扉頁,將我的名字從版權欄中刪除並作出公告。」

杜導正在聲明中還要求中藝院在收到本函的3天之內答覆,並保留依法追究貴院以及賈磊磊郝慶軍爲首的「炎黃春秋雜誌社的法律責任的權利。」

與此同時,被「僞炎黃」任命爲副總編的原炎黃春秋總編徐慶全也發表聲明說:「我拒絕接受你們任命的職務,在我反覆想你們表達我的態度後,你院新出版的《炎黃春秋》版權頁上,仍然把我列爲副總編輯,我很震驚!」他並要求「僞炎黃」立即將自己的名字從版權頁上刪除,並在3日內給予答覆。

此外,原炎黃春秋副總編輯王彥軍也發表聲明,重申自己8月3日當着中研院領導高顯莉書記以及兩位副院長的面,當場拒絕了所謂的中研院的「聘書」;一些原雜誌社的編委也紛紛發表聲明,拒絕與中研院出版的「僞刊」合作;被侵權的原炎黃春秋雜誌相關人員都表示將保留通過法律途徑追究相關機構和人員責任的權利。

8月9日,中國法律泰斗張思之在病床上發表聲明說:「鑑於炎黃春秋社委會發表聲明停刊,任何以炎黃春秋名義出版的刊物,概不得冒用本人爲常年法律顧問。特此聲明。」

筆名笑蜀的編委陳敏日前接受香港《明報》的採訪時表示,他也在編委會集體聲明上簽了名,大家同進退,不再擔任編委。僞炎黃將他列入編委名單,根本沒徵求他意見,是盜用他的名字,也盜用了他人的名字。新出版的這本雜誌與過往的《炎黃》沒有任何關係。他說:「他們做的,我稱之爲『掏心術』空留下軀殼。我沒有看過這本雜誌,也不想看」。

北京獨立評論人士,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則表示,《炎黃春秋》已經成爲中國依法治國的一個標誌,如果炎黃春秋徹底敗了,表示中國根本沒有依法治國。

此外,有消息指已有部分原《炎黃春秋》的客戶開始到郵局去退訂山寨「炎黃」。

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